第二百三十四章 仇夫人的遺願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母親?"傅鶯歌嘟噥了一句.

陳秋實點了點頭,"正是",見眾人疑惑不解,陳秋實接著說道:"老臣隱居後,仇夫人對老臣關愛照顧頗多.老夫人的兒孫有難,老夫豈有不幫之禮?"

陳秋實說完,傅鶯歌又給他屈膝行了個禮.

說實話,傅鶯歌與陳秋實的接觸並不多.兩人唯一能相互知道的樞紐也就是高宗了.但此番事情看來,陳秋實的確是個重情義的.

"多謝陳將軍肯對我這未亡人照顧一二",傅鶯歌說道.

"娘娘言重了",陳秋實拱手說道.

待傅鶯歌與陳秋實坐下之後,蒼璽沖著二人拱手一揖說道:"關于太子登基這樁事情,母後與前輩有何看法?"

提到周則,傅鶯歌眼神里多了幾分冷漠.這幾日,他算是看多了人情冷暖,也知道了如人飲水的道理.

"本宮若是知道這個逆子竟然想害死先帝登基,本宮斷然不會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傅鶯歌負氣說道.

陳秋實歎了口氣,"娘娘莫要自責了",說完,陳秋實看了看蒼璽,"這些事情,璽王爺已經與老臣說了.老臣冒昧問一句,這位在殿上拿出玉龍頭來的夫人是--?"陳秋實說完,看向傅瓷.

傅瓷走上前去行了個禮,傅鶯歌解釋道:"這位是本宮的嫡親侄女兒,璽王爺的正妃."

傅鶯歌這介紹讓傅綽約聽著有點不舒服.自打傅瓷嫁進了璽王府,傅綽約對"嫡女","正妃"這幾個詞異常敏感.但奈何,在這個非常時候,傅綽約也不好使小性子.

陳秋實捏著胡子想了想,總覺得這人他眼熟.

蒼璽見狀,趕緊解釋道:"前輩與瓷兒在您的茅屋原是有過一面之緣的."

"哦--我想起來了",陳秋實笑眯眯的說道,繼而走到傅瓷身邊,問道:"璽王妃可否讓老臣看一看您手上的這玉龍頭從何而來?"

傅瓷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這枚玉龍頭,點了點頭,繼而從食指上將它摘了下來,"前輩客氣了,您請看."

陳秋實接過玉龍頭,瞧了又瞧,繼而熱淚盈眶,"是它,就是它!"

看到堂堂硬漢陳秋實紅了眼眶,眾人有些面面相覷.

陳秋實拿手擦了擦眼角,接著對傅鶯歌拱手一揖,說道:"讓娘娘見笑了."

傅鶯歌親手為陳秋實添了杯茶,問道:"老將軍何故激動?"

陳秋實歎了口氣,"說來話長.敢問王妃,這玉龍頭是何人贈予你的?"

傅瓷微微頷首,輕啟朱唇回應道:"正是祖母仇氏."

陳秋實將玉龍頭塞回了傅瓷的手中,接著問道:"仇老夫人可曾囑咐什麼?"

傅瓷想了想.那日,仇氏說的話聲聲在耳.她至今想不明白,她的祖母為何將玉龍頭留給自己?

"祖母交代,若是傅氏大廈將傾,希望妾身能拉一把傅氏.畢竟,妾身身上也留著傅氏的血."

這可謂是仇云柔的原話了.

陳秋實聽完捋了捋胡子,"仇夫人在信中曾說,讓老夫千萬幫一幫這玉龍頭的持有者.想來,仇夫人說的就是璽王妃您了."

"我?"傅瓷有點驚訝.

陳秋實點了點頭.眼神有些說不出的滋味.離愁亦或是惋惜.總之,大概是以為鐵骨錚錚的將軍很少流露出的那種神情.

"前輩可知這玉龍頭有何用處?"蒼璽問道.

"見玉龍頭者猶如見君啊",陳秋實邊說邊朝北邊拱手作揖.一禮行罷,陳秋實接著對蒼璽說道:"王爺須知,這玉龍頭是保命石亦是催命石啊!"

蒼璽對著陳秋實行了個禮,"多謝前輩提醒,蒼璽自當謹記."

"老將軍今後如何打算?"蒼璽問道.

"太子若是能入先帝一般勵精圖治,我也就圖個安樂,重回山林過我的逍遙日子.若不然--",陳秋實頓了頓,眼神也變得有些陰森.

"若不然",陳秋實瞥了蒼璽一眼,"若不然,老臣也只好遵從聖上遺願,輔佐我承周明主!"

陳秋實說到這兒份上沒人敢接話茬.

他所謂的輔佐承周明主,在許多人眼里應該是大逆不道!

"噤聲--",傅鶯歌呵斥了一句,看了一眼周圍的奴才,接著說道:"老將軍當心禍從口出啊!"

陳秋實不以為意,"他這一無軍功,二不興民的,有何權利來治我的罪?"

在場的眾人皆明白陳秋實所指之人是誰.那幾個伺候的丫鬟,奴才聞此一言,皆有些慌了神.恨不得不再抬頭亦或是堵上耳朵,再不聽著五人討論軍國大事.

若是平常,這些丫鬟們有伺候這麼多達官顯貴的機會,一個個兒求還來不及的上趕著去.現如今,皇後失勢,太子掌權,這一個個人像極了隨風而去的船槳.

這大概就是那類見風使舵的人吧?

總之,這一番交流下來,蒼璽倒是十分佩服陳秋實的膽氣與武藝.

天黑之後,陳秋實與蒼璽夫婦一同離了深宮.蒼璽見陳秋實的茅舍在郊野,瞧他來回奔波十分不易,便在璽王府給陳秋實劈了一間房.

蒼璽這廂安排的差不多了,金鑾殿里卻有一人坐臥不安.

周則滿臉疲憊的用手撐著頭.一旁的燭光映在他的臉上,將他眼角的那些個細細的皺紋照的明顯了幾分.

看他這樣子應該是十分疲憊的,疲憊到傅青滿抱著周謹記到他面前他也絲毫未察覺.

"聖上操勞國事也該注意身體",傅青滿說道.

聽到傅青滿的聲音,周則抬起了頭,揉了揉眉心,輕聲說道:"坐."

聞言,站在大殿里伺候的太監趕緊給傅青滿搬了椅子來.傅青滿坐在周則旁邊,周則在逗弄她懷中的小兒.

"怎麼沒帶著謹綿來?"周則側首問道.

這被點到名的周瑾綿正是周則與傅青滿的小女兒.這名字是傅青滿給取得,寓意"恩愛綿長".

傅青滿笑了笑,"謹綿的身子向來孱弱,這一到了春日里又對百花花粉過敏.太醫囑咐了,春日里該少帶著她出來走動."

周則點了點頭,"是朕疏忽了."

兩人相顧無言.直到周謹記一聲啼哭才打破了這屋里的安靜的氛圍.

見周謹記啼哭,傅青滿趕緊去哄.

這一哄二哄就是不見好,到最後還是奶娘抱下去喂奶,周謹記才止住了哭.

周謹記被抱下去之後,周則讓左右的人都退下後才開口問道:"愛妃來此,所謂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