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本王銘記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綽約苦笑了一聲,"王爺還是趕緊進去吧,姑母等著呢."

聞此一言,蒼璽沒再多言.看樣子,傅綽約是冒著欺瞞之罪幫自己到椒房殿見傅鶯歌一面的.

"王爺進去之後,與母後長話短說.聖上的人,估計一會兒就該來了",傅綽約說完後,想了想接著補充道:"哦對了,椒房殿南偏殿有條通往銅雀樓的小路.那邊是錦繡郡主的住處,王爺一會兒可去哪兒避一避,有長清候在金陵,想來聖上不會為難著錦繡……"

傅綽約還想叮囑,蒼璽突然站住了腳步,問道:"你管周則叫什麼?"

傅綽約一愣,冷笑了一聲,"王爺覺得此刻我們除了順服還有其他的路嗎?叫他一聲聖上能保命."

聽傅綽約這話,蒼璽沒再說話.他心里很不舒服,對于傅綽約,他怨不起來.她說的沒錯,眼下,周則已經對朝野上下稱帝,只待三日後登基他就是名正言順的皇帝.他蒼璽,一個手無兵權的王爺還有什麼資本跟擁有承周江山的人爭?

來至傅鶯歌寢殿的門口,傅綽約小聲說道:"如今的人都不可信,我在這兒為你們守著."

蒼璽點了點頭,前腳剛邁進了寢殿的門檻,想了想又退出來對傅綽約行了個揖禮,"寄好恩情,本王銘記."

傅綽約笑了笑,"快進去吧."

蒼璽應了一聲,進了傅鶯歌的寢殿.

如今的椒房殿不比以前,雖說傅鶯歌寢殿的家伙什還是從前那些,但似乎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屋子里只有傅鶯歌與夭桃兩人,平日里伺候的婢女也都無影無蹤,估計是周則下了命令,只留下了貼身伺候傅鶯歌的丫頭.

夭桃看見蒼璽來此,趕緊上前行了個禮,輕聲說道:"娘娘還在為了先帝的事情傷心,還請王爺勸勸."

蒼璽朝著里屋看了一眼.傅鶯歌上半身倚在床頭,腿上蓋了截被子.她頭發有些凌亂,看上去十分憔悴.

"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還請夭桃姑姑講與我聽",蒼璽輕聲說道.

夭桃拿手帕揩了揩淚,"王爺去鳴喪龍鍾後,太子就穿著龍袍來了乾清宮禁足了娘娘,還不許人來探望."

說到這兒,夭桃才反應過來,急忙問道:"王爺是如何進來的?"

"是寄好假傳聖諭,本王才得以進來",蒼璽回答道.

夭桃歎了口氣,"委實為難王爺與公主了."

蒼璽沒應聲,環視了一圈屋子,看見桌案上放著份餐食.這食盒敞著蓋兒,里面的食物還冒著熱氣,蒼璽走上前去看了看,輕聲問道:"母後還沒用膳?"

夭桃點了點頭,"娘娘在屋里一直掉眼淚,奴婢怎麼勸都不聽.這膳食也不肯用",夭桃邊說邊拿手絹揩淚,接著說道:"這也不怪娘娘",夭桃邊把食盒里的東西端出來給蒼璽看邊說道:"這里面的吃食怕是娘娘也難以下咽."

蒼璽看了看夭桃手里的膳食.一碗玉米面粥冒著熱氣,餡餅上面有幾個黴點但也冒著騰騰熱氣,旁邊的小碟子上是一碟小咸菜,但聞著這咸菜散發出的味道,蒼璽也能判斷得出這些咸菜已經不新鮮了.

蒼璽歎了口氣,夭桃邊掉眼淚邊說:"別說是娘娘,從前奴婢的吃食也沒落魄到這個程度上."

蒼璽皺了皺眉,"一會兒本王會讓人送些新鮮的吃食來,就要勞煩姑姑親自給母後烹飪了."

夭桃擦了擦眼淚,趕緊給蒼璽行了個禮,"王爺哪里話來",說著,給蒼璽讓開了路,輕聲說道:"王爺還是趕緊進去勸勸娘娘吧."

蒼璽應了一聲,進了里屋.

蒼璽進去後,跪在了傅鶯歌的床前,輕聲喚了句母後.

"你何苦再鑽進周則給你下的這個套兒里",傅鶯歌抽泣說道.

蒼璽自然知道傅鶯歌口中說的套兒是什麼.周則禁足傅鶯歌不足為奇,但不許人探望這一條擺明了是來治蒼璽的.此時此刻,周則恨不得抓住蒼璽的把柄,繼而把小事做大,要了蒼璽的命.

"母後既然知道是太子給兒臣下了套兒,為何不好好保重身子來助兒臣一臂之力",蒼璽看著傅鶯歌神色認真的問道.

聞此一言,傅鶯歌直勾勾的看著蒼璽,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還是不停的流眼淚,卻多多少少有了些神色.

"助你一臂之力?"傅鶯歌反問了一句,"本宮已經被禁足在此,還有什麼能助你的."

蒼璽主動握住了傅鶯歌的手,"父君生前叮囑兒臣一定要護好母後,還留了一道聖旨給母後,母後信兒臣一回,且在這椒房殿委屈三日."

蒼璽後面說的傅鶯歌一概沒聽清,只聽見他提到了高宗,遂而急忙問道:"你父君,如何了?"

蒼璽不知道傅鶯歌問的這個如何了是指什麼.眼下,高宗已經仙逝,還能如何了?

想到這兒,蒼璽只好回答道:"母後放心,太子還是要稱帝的,有些事情他不能做的太絕."

蒼璽不知道這話能不能安慰傅鶯歌,但看到她沒有先前那麼悲傷,心里多多少少也就釋然了些.

蒼璽還想與傅鶯歌說什麼,但看著傅鶯歌這副樣子說多了她也聽不進去,索性作罷.

"王爺,快走吧",夭桃突然跑進來說道.

蒼璽急忙站起,夭桃接著說道:"奴婢聽見寄好公主與門外的人在周旋,王爺還是速速離開吧,否則被太子抓住定是要治王爺的罪的."

蒼璽沒應聲,傅鶯歌倒是比先前冷靜清醒了幾分,"這兒通南偏殿,夭桃你帶著璽王爺從小路出去."

夭桃應了一聲,傅鶯歌擦了一把眼淚,從床上下來,為蒼璽理了理衣領,笑著說道:"能出去就帶著瓷兒遠走高飛吧,這皇宮不是人呆的地方.你若是還念及著本宮對你的養育之恩,就讓綽約做你的小."

說完後,傅綽約出了里屋.蒼璽有些愣神,夭桃喚了他一聲,蒼璽才回過神來,跟著夭桃進了南偏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