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喪龍鍾
g,更新快,無彈窗,!

然而,周則卻把傅瓷囚禁在了璽王府.

這十幾日來,皇宮與璽王府仿佛斷絕了聯系一般.

見傅鶯歌不說話,周則十分得意,好像這十幾年來一切不公都沒有白白忍受一般.

"來人",周則沖著兩旁侍衛喊道,兩個侍衛一起拱手等著周則下命令.

"帶皇後娘娘回椒房殿,無孤的命令不得讓娘娘擅自離開",周則吩咐道.得了命令的兩個侍衛一起來拉傅鶯歌.傅鶯歌不顧形象的跪地哭喊,侍衛不敢對皇後動手動腳,一時之間,局面十分混亂.

正當傅鶯歌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時,乾清宮的大門被人推開.

來人正是蒼璽!

蒼璽看著兩個侍衛在皇後身旁面色不善,又看見傅鶯歌跪坐在地上,周則站在一旁,趕緊上前攙扶起了傅鶯歌後才跪地行禮:"兒臣蒼璽,見過母後!"

傅鶯歌見到蒼璽的那一瞬間簡直是熱淚盈眶,急忙讓蒼璽起了身.

周則對蒼璽的態度從來都不友好.這一回,既然被蒼璽抓著原型了,周則也就省去了裝下去的麻煩.

"璽王爺回來的倒很是及時",周則冷冰冰的說道.

他沒想到蒼璽能回來的如此之快,快到打亂了他許多計劃.

原本,周則是打算在火上澆油一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給高宗這副病驅添一把火後.沒想到,讓傅鶯歌攔下了.

蒼璽回來之前,朝臣們多半是站在他這邊的.蒼璽那些個部下看他遠在慈安,自然懂得收斂光芒.如今,蒼璽回來了,他的部下們自然不肯再忍氣吞聲的過下去.

蒼璽沒正眼看周則,扶著傅鶯歌就要往乾清宮走.

見蒼璽如此傲慢無禮,周則攔下了這兩人的去路,"王兄領兵一趟,連孤都不放在眼里了?"

周則這話說的聲音很大,站在一旁守院子的士兵紛紛朝這邊側目,"不敢."

說完之後,蒼璽扶著傅鶯歌頭也不回的進了乾清宮的正殿.

蒼璽與傅鶯歌來到高宗床榻前,高宗的神色比以往要好一些.

高宗看到蒼璽回來,笑了笑.他的笑容很蒼白,也很和善,有點像剛剛把蒼璽帶進宮來的那個慈父模樣.

高宗張了張口卻什麼也沒說出來.

蒼璽懂他的意思,遂而握著高宗的手,說道:"父君放心,沈氏已經伏法."

高宗點了點頭,蒼璽提了一嘴周義後看見傅鶯歌在沖著她輕微搖頭,蒼璽會意,沒再把話說下去.

看樣子,高宗還不知道周義已經去了的消息.

也是.周義是高宗最疼愛的兒子,如今讓他這將死之人還要承受失子之痛,委實是有些不仁道.

話到了嘴邊,蒼璽改了改口,"父君放心,老四那邊一切安好.他受了些小傷,車馬勞頓兒臣已經讓他回去休息了."

高宗點了點頭,蒼璽從他那雙渾濁的眼睛里看到了點點淚光.

蒼璽猜測,高宗應該已經猜到了周義的死訊了.只是,礙于皇後在苦心瞞他不方便給她潑冷水罷了.

"朕,朕有話,交代璽兒,你們都,都退下",高宗斷斷續續的說完這句話,他聲音還是有些虛,卻比前幾日好了許多.

傅鶯歌點了點頭,帶著一眾宮女退出了房間.

傅鶯歌走了之後,高宗努力挺了挺身子想要坐起來,蒼璽十分有眼力勁兒的在高宗後背下面墊了個枕頭.

"義兒,義兒到底如何了?"高宗問道.

蒼璽不打算瞞著高宗,在他看來,高宗定是看出了端倪才會問他,遂而語氣很平緩的說道:"老四走了."

高宗閉了閉眼,眼部松弛的肌肉之下可以看到兩行老淚.

"痛,痛苦嗎?"高宗含糊不清的問道.

蒼璽微愣.

他沒料想高宗會問這個問題.

看周義那遍體鱗傷的模樣應該是受了不少傷.只是,他該如何跟一位窩在病榻上的老人說,他的兒子生前受了一頓皮鞭,最後還是被火燒死的?

思前想後,蒼璽決定不與高宗說實話,"不痛苦,父君安心,他走的很安詳."

高宗點了點頭,睜開了雙目.他想對穩穩當當的坐起來,但奈何氣力太小,始終沒能如願以償.

"護,護好皇後",高宗握緊了蒼璽的手,與之四目相對說道.

蒼璽同樣握緊了高宗的手,"父君放心,兒臣一定護好母後."

高宗笑了笑,那只緊緊與蒼璽相握的手沒了力氣.

蒼璽知道,高宗歿了.

在高宗的床榻前趴了很久,蒼璽才慢悠悠的起身.他也不過是個二十多歲的男人,這一月之間,家國統統陷入危機.

不僅如此,他看著親人一個一個的離去.

蒼璽的情緒緩了緩才出了乾清宮,傅鶯歌在門口一直站著.看到蒼璽出來之後急忙迎上去,"聖上--?"

傅鶯歌的話還沒說完,蒼璽打斷說道:"歿了."

聽到這消息,傅鶯歌往後退了兩步,多虧夭桃在一旁扶住了傅鶯歌.

今天這個結果,傅鶯歌早就想到了.只是,真的來臨時,傅鶯歌還是有些受不住.

蒼璽與高宗不是十分親厚尚且傷心難過,傅鶯歌這個被高宗寵到骨子里的女人該如何熬過這一關?

蒼璽想著,喉頭愈發哽咽.

"敲喪龍鍾吧",良久之後,傅鶯歌才說道.她的語氣很平緩,平緩到讓人察覺不到一點點的悲傷.就好像,死去的這個人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個與她絲毫不想干的人.

"母後",蒼璽輕聲喚了一句.

傅鶯歌擺了擺手,不自覺的留下了兩行眼淚,"本宮受得住."

蒼璽點了點頭,親自帶著人去敲了喪龍鍾.

喪龍鍾是一口古銅色的大鍾,上面雕刻著兩條龍.能配敲響這個鍾的是那些英明神武的帝王和那些個對朝廷有極大貢獻的人.此鍾不輕易鳴響,鳴響必是有國喪.這鍾二十年前敲過一回.

彼時,蒼璽喪父.

蒼璽的父親對朝廷貢獻頗多,能受得此鍾.

喪龍鍾響了九聲.每一聲,聲音都很渾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