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四殿下之死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沒見過任何一個人在火海里能像周義那麼鎮定自若.

許是,身上的傷已經疼透了,疼絕了,也可能是,這把火讓周義完完全全的解脫了.蒼璽看著從一個火折子燒成一大片最後變成火海,城牆上的人拼命的往下跑.蒼璽站在遠處,看著城樓上有燒死的,跌下來的.總之,十分狼狽.

蒼璽揮著手里的劍沖著身後的人喊道,"攻城--"

身後的士兵看著周義身陷火海一個個兒眼窩里都含著淚,士氣十分高漲,仿佛要把沈家軍都屠盡才肯罷休!

一眾士兵繞過火海沖進了城里.沈家軍沒料想有這個狀況,一下子慌了陣腳.

蒼璽將周義從火海里扒拉出來的時候,周義渾身都焦的發黑,勉勉強強還吊著一口氣.蒼璽不敢動周義,生怕輕輕一碰扯到了他的痛處.

"攻,攻進去",周義閉著眼睛,聲音極為虛弱的說,

蒼璽跪趴在地上,耳朵貼近周義的唇,才勉強能聽見周義的話.

"你放心,害你的,本王一個一個給你討回來",蒼璽將周義摟在懷里說道.

蒼璽的眼淚滴到周義的臉上,蟄的周義的臉生疼.周義微微睜開了雙眼,想要抬起手來為蒼璽擦擦眼淚.但奈何傷勢太重,胳膊實在是抬不起來.

"爺,再不趁著這個好時候攻城,我們就前功盡棄了!"程鉞跪在蒼璽身邊說道.

蒼璽看著懷里的周義,委實狠不下心來.

"以我殘軀,換你英明",周義咧著嘴沖著蒼璽邊笑邊說.這一會,周義的聲音比上次高一些,蒼璽能聽見,程鉞也能聽見.

"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蒼洱也在一旁勸道.

蒼璽抹了一把眼淚,對周義說道:"回營等我",說完,吩咐人備好擔架又命蒼洱帶著一支軍隊送周義回營.

看著送周義回軍營的士兵走遠,才再度上了戰馬.

一想到周義那副模樣,蒼璽心中悲憤交加,對沈家軍下了狠手.沈老將軍沒想到蒼璽領兵作戰這麼猛,一時之間手足無措.

一個時辰後,慈安大破.王軍俘獲沈氏子孫五人.蒼璽沒留情面,命人將這五人就地正法.

此時此刻,他已經殺紅了眼.才不管這些人是不是姓沈,抓住的,逃跑的,總之在視線范圍內的沈家軍統統殺了.

沈老爺子頗為得意的幾個子孫統統被蒼璽殺了.他自覺沒有回旋的余地,也不遠橫尸城門,遂而自盡在了營帳中.一時之間,周延成了光杆司令.

殺到最後,蒼璽也不知道自己手上沾了多少血,身上背負了多少命.直到最後,他看到了沈梓荷.

沈梓荷還是像將士描述的那般穿著一襲紅色鎧甲.她站在人群中,手執長鞭.在千萬將士中,竟沒有一人敢靠近她.

蒼璽也不知道沈梓荷打的到底是王軍還是沈家軍.不過,看沈梓荷這樣子,她該是有些神志不清了.

蒼璽想一劍殺了沈梓荷,但劍眼看到了她喉嚨處,他還是收了手.

這個女人,好歹是周義最愛的女人啊!

周義肯為了她,命都不要了,自己又有什麼理由殺了她.

倘若真的殺了沈梓荷,周義身上的刑傷和燒傷豈非白受了?

他要讓沈梓荷活著,痛苦的活著.

"因為老四,本王不殺你",蒼璽說完,朝著身後的人擺了擺手,"帶回營帳,看好."

士兵領了命,帶走了沈梓荷.

沈梓荷沒掙紮,任由著人拽著她走.

或許,從一開始沈梓荷就錯了.她不應該賭她已經完完全全的放下了周義.這個賭,她輸的毫無懸念.

擒住沈梓荷之後,王軍士氣大漲.聽聞沈老將軍自盡的消息之後,王軍士氣鼓舞直搗沈家軍的營帳.在這之後,蒼璽又帶人在三十里外活捉了周延.

周延是個詭計多端的主兒,但是沙場較量,比的不止是計謀.更何況,蒼璽不是愚笨的人,一般的計謀也誆不住他.

周延被擒後沒少想過掙紮逃跑,但奈何蒼璽的人一個個兒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弄得周延無機可乘.

周延抓住後,蒼璽把慈安古城這邊的事情通通交給了程鉞打理,他自己一個人快馬加鞭的朝著營帳趕.

如今,周義生死未卜,他委實沒有心情來處理各種軍中雜事.

蒼璽趕到營帳的時候,太陽已經偏西.他跳下馬,即刻就問周義的狀況.守門的士兵只知道死死的護住營帳,哪里能管什麼四殿下情況如何.

見這些人一個個跟呆瓜一樣,蒼璽也不願意與他們多言,徑直跑進了營帳.剛要進元帥的帳子,蒼璽就與蒼洱撞了個迎面.

不等蒼璽問出口,蒼洱率先跪在了地上,"爺,四殿下去了……"

蒼洱明顯能感覺到他說這話的時候蒼璽身子一顫.

"你說什麼?"蒼璽愣了很久才問道,"你再說一遍,誰去了?"

看到蒼璽這副樣子,蒼洱很是心疼.

"爺,人死不能複生,您還是讓四殿下早日入土為安才是啊",蒼洱在一旁勸道.

"不可能!兩個時辰前,他還好端端的!"蒼璽沖著蒼洱吼道!

"不,不可能,你們一定是在騙本王!"蒼璽邊搖頭邊沖進了營帳!

怎麼會?

周義還沒看見自己為他報仇,怎麼敢先行離去?

不可能!絕不可能!

蒼璽沖進營帳看見周義的那一瞬間,立刻向後退了幾步.

軍中最好的大夫正在沖他歎氣搖頭,床上躺著個人,頭上蒙了塊白布.

"他,他如何了?"蒼璽哽咽問道.

老大夫歎了口氣,哭喪著臉說道:"王爺節哀,四殿下去了."

聞此一言,蒼璽一口血噴了出來,即刻暈倒在了地上.

屋子里的人看見璽王爺吐血倒地,趕緊上去扶.剛剛平靜下來的一屋子,又陷入了混亂中.

片刻後,蒼洱拉著老大夫的袖子問道:"王爺到底如何了?"

老大夫知道蒼洱是蒼璽身邊惹不得的紅人,趕緊拱手作揖說道:"王爺是急火攻心,不會有危險.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