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提防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醒來時天已經大亮.

從金陵城來慈安之時,蒼璽的體熱剛剛退下.如今,車馬勞頓又操勞過多,蒼璽的身子委實有些吃不消.

他撐著病驅來到營帳外.士兵三三兩兩的飲馬,准備弓弩,一點兒紀律與規矩都沒有.蒼璽歎了口氣.

難道承周要敗在高宗的這幾個兒子手里?

如今,天氣已經轉暖.慈安這邊雖說回溫慢些,但也稱得上是草長鶯飛.然而,在這昂然春季里,他手底下的兵卻看不出絲毫斗志.

蒼璽在營帳轉了好一會兒,最後在訓練場上遇上了程鉞.

程鉞正在操練士兵.從程鉞那股子勁兒中,蒼璽仿佛覺得這才是承周將軍該有的氣度與風度.然而,再看那些個士兵,蒼璽有點黯然失神.

蒼璽在遠處看了好久,沒忍心打斷程鉞.直到程鉞這邊到了休息的時間,蒼璽才走上前去.

程鉞看著蒼璽前來沒有驚訝.反而,他手下的士兵看到蒼璽之後卻十分驚訝.這些士兵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惶恐,他們害怕自己方才的慵懶被這位王爺看到,遂而一個個的給蒼璽行完禮之後都陸續低下了頭.

蒼璽與程鉞對視了一眼,蒼璽走上前去,對著諸位士兵說道:"本王知道,這幾日諸位兄弟操練辛苦.本王承認現如今的局勢的確對我們不利,但也請諸位兄弟放心,這種境況不會太久."

聽蒼璽這麼說,一小部分抬起了頭.蒼璽投以眾人鼓勵的目光,繼而說道:"今日你們流的汗,本王不會讓你們白流.事成之後雖不能讓你們一個個兒都功成名就,但本王保證讓你們豐衣足食."

說著,從懷里掏出了隨身帶出來的銀票遞給了程鉞,"這是本王臨行前璽王妃讓本王帶給諸位弟兄的.璽王妃知道諸位惦記家人,也怕苦了家人的生活,特地讓本王帶了些銀票,分給諸位弟兄."

程鉞把銀票分給了諸位士兵.士兵一個個兒都抬起頭來,或對蒼璽感恩戴德,或跪在蒼璽腳邊高呼唯他馬首是瞻.

這銀票是傅瓷提前為他准備好的不假,但卻沒說是分給這些將士的.傅瓷知道蒼璽出門在外必要用的銀兩,特意把家中的大部分銀票讓蒼璽帶著上路.

蒼璽之所以說是傅瓷給的,無非是想讓這些士兵念傅瓷個好.日後,倘若自己真的折戟在這兒,傅瓷也好受軍中人的照拂一二.

並非是蒼璽覺得與沈氏一戰毫無把握,而是他不確信自己能不能在周義被俘的情況下還能安心作戰.

蒼璽將眾人安撫好了之後,才拍了拍程鉞的肩膀,輕聲說道:"你隨我來."

程鉞應了一聲,讓他手底下的副將繼續訓練士兵,自己隨著蒼璽回到了蒼璽的營帳.

兩人一前一後的進門,程鉞與蒼璽已經可以到了心腹的程度,遂而在禮儀方面也沒有多少在意,待小士兵為蒼璽與程鉞添過茶之後,蒼璽將一眾士兵遣散,問道:"皇後那邊怎麼說?"

程鉞在蒼璽面前沒怎麼保留,毫無忌憚的說道:"恕末將直言,皇後娘娘身居後宮多年,不是個能拿主意的."

蒼璽沒否則.的確,傅鶯歌這幾年為高宗把後宮打理的井井有條,手也從未伸到朝堂上,突然要打理國家大事,傅鶯歌吃不消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王知道.你來慈安,皇後娘娘那邊可有帶什麼話來?"蒼璽接著問道.

"娘娘讓末將給王爺帶一句話",程鉞拱手一揖說道.

蒼璽點頭,示意程鉞說.

"娘娘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程鉞回答道.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蒼璽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清楚傅鶯歌為人.盡管她不是大理朝政的一把好手,但人情世故上,傅鶯歌該比他看的通透很多.之所以帶這句話來,皇後應該是知道了什麼或者有什麼難言之隱.

"聖上呢?"蒼璽接著問道.

聽到蒼璽提及高宗,程鉞接著補充道:"娘娘說,這也是聖上的意思."

蒼璽吸了一口冷氣,一時之間,這話讓他不知如何是好.

"還有一事,娘娘讓屬下代為轉告王爺",程鉞說道.

蒼璽應了一聲,程鉞靠近蒼璽壓低了聲音說道:"爺,三殿下醒了."

"醒了?"蒼璽有點吃驚的重複了一句.

周信竟然在這個時候醒了!

倘若他仍舊與周延同陣營,那蒼璽豈不是又多了個勁敵?

"娘娘說,王爺最好能速戰速決以免夜長夢多",程鉞說道.

蒼璽點了點頭.傅鶯歌叮囑的這一點他早就想到了.沈家軍驍勇善戰,逢戰必勝,而他們正處于弱勢不說,士兵還都一個個兒的萎靡不振.這樣作戰,蒼璽真不知道能撐到幾時.

見蒼璽不語,程鉞接著稟報說道:"末將來時,紅玉姑娘讓末將叮囑王爺多多留意太子的動向."

程鉞方才所說的話,蒼璽能夠理解.但這一樁,蒼璽委實不怎麼理解.

什麼叫多多留意太子?

如今,他們不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嗎?

難道,周則想在這個時候自斷手足?

蒼璽覺得,周則沒有愚蠢到這個地步!

蒼璽正想著,門外突然一陣嘈雜聲傳來,蒼璽眉頭微皺,程鉞起身打開營帳的大門,問道:"何人在此喧囂?"

士兵聽見程鉞這聲喊,即刻不再與那人爭吵,而是跪地拱手說道:"回稟將軍,此人說是沈元帥派來要面見王爺的.屬下看他可疑,所以與他起了爭執."

士兵回稟完,那被束著的人還不忘解釋說道:"請程將軍相信,屬下真的是沈元帥派來的,元帥說有要事需要與璽王爺當面商議!"

聞此一言,蒼璽走到營帳門口,瞥了這小士兵一眼後與程鉞對視了一眼.程鉞會意,對著那名攔著他的小士兵說道:"既然是沈老將軍派來的,那便放他進來吧."

士兵聽了程鉞的話,不再攔著那人.

蒼璽再次與程鉞目光相撞,兩人各存了幾分警惕之後,一前一後的進了營帳,那自稱為沈老將軍派來的人也跟著進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