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命在這兒,你取便是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輩子,沈梓荷是被周義吃定了!

見沈梓荷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周義心里很是難受.遂而走到了她身邊,拍了拍沈梓荷的後背,輕聲說道:"沒事兒,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

聽周義這麼說,沈梓荷將埋在膝蓋上的頭抬起,與周義四目相對了片刻,哭喊道:"你干嘛來送死啊!"

看著沈梓荷掉眼淚,周義撐著笑顏為她拂去,輕聲說道:"你別哭啊,我的命在這兒,你若想要拿去,隨時都給",見沈梓荷還在哭,周義扳著沈梓荷的肩膀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聞此一言,沈梓荷一邊哭喊一遍伸手打周義.周義一下一下的都承受了下來,在一旁輕聲安慰沈梓荷說道:"你肯原諒我嗎?"

沈梓荷沒說話,抽噎了好一會兒.見她不語,周義以為沈梓荷對自己那些傷害她的舉動還是難以釋懷.

周義這邊情況稱得上是好的,至少沈老爺子還是留有情面的沒趕盡殺絕.但蒼璽那邊情況卻不是很好.

蒼璽被周義那一下子打懵了,好一會兒才醒過來.醒來後,蒼璽想不顧一切的沖到沈氏的軍營,卻被蒼洱與眾將士一起攔住.

蒼璽這邊剛剛掙脫了攔著他的將士翻身上馬,就看到了沈老將軍派來了士兵為他送信.信上有言:若是璽王殿下念及與四殿下的手足之情,不想他殞命沈營,請立刻撤兵遠離慈安.若有意向,可投奔大殿下,若執迷不悟,就請璽王爺做好為四殿下收尸的准備.

沈氏這話已經說的十分清楚.

沈老將軍並不想惹怒蒼璽,而是想要與蒼璽做一筆交易.只要蒼璽肯不與太子為伍,沈氏與四殿下與璽王爺都是能做朋友的.

依照蒼璽的本心來說,他並不希望保周則.周則表面溫潤如玉,實則蛇蠍心腸.這幾年,周則妾室的母族,哪一個不是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高樓塌.也就唯一一個司徒氏是周則掛在心尖上的,以至于司徒妙境不再為良媛之後,太子還肯撈他一把.

只是,這一點,傅騫就看不明白--以為傅青滿為太子妃後,自己就可以做一個名正言順的國丈.殊不知,這朝廷動蕩,絕非他傅氏一支大族就能輔佐的了周則的.

在蒼璽看來,周則一旦得勢,第一個冷落的就會使傅青滿.一日,傅氏也會淪為階下囚甚至刀下鬼.

想到這兒,蒼璽一陣頭疼.他單手撐在太陽穴處揉了又揉.蒼洱端著湯藥進了蒼璽的營帳,看蒼璽這副樣子,故意放低了聲音說道:"爺,該喝藥了."

蒼璽微微抬頭瞥了一眼蒼洱手中的藥,輕聲說道:"放哪兒吧."

蒼洱放下碗,看著蒼璽沒有喝藥的欲望,遂而故意說道:"這可是王妃特地叮囑屬下的."

聽他這話,蒼璽端起了桌子上的湯藥一口悶了大半碗.蒼洱從未見過蒼璽喝藥喝的這麼痛快過,平日在王府里不是都要傅瓷喂他家王爺才喝的嗎?

蒼璽喝完後,蒼洱端著藥碗就要離開,還沒等蒼洱離開房間,蒼璽就把蒼洱攔了下來,"你覺得太子可信嗎?"

聽蒼璽問自己,蒼洱是有點懵的.這種事情向來是蒼璽自己做決定的,即便是問,蒼璽也是與周義,傅瓷等人討論這些問題.

"屬下不敢妄言",蒼洱拱手一揖.

"你什麼時候也跟我玩起這一套來了?"蒼璽撐著側臉問道.

蒼洱趕緊低頭說道:"屬下不敢.只是--",蒼洱頓了頓,說道:"屬下與太子殿下接觸不多,怕誤導了王爺的判斷能力."

蒼璽沒應聲,蒼洱接著說道:"王妃與屬下談過太子殿下,屬下覺得王妃看人的眼光肯定沒錯,所以也就對太子殿下沒多少好感."

"瓷兒與你談過太子殿下?"蒼璽問道.

蒼洱應了一聲,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傅瓷先前與他講過的周則.

在傅瓷的認知里,周則是個世故的人.他與周延一樣,將自己的一聲都融入算計之中.姻緣,感情等等.有一條周則比周延做得好,那就是隱藏自己.

倘若說,周延是個禽獸,那麼周則應該算個衣冠禽獸.

這就是兩人的區別.所以,周延背後只有沈氏,而周則背後卻又許多沒有血脈關系的朝臣.

聽完蒼洱的講述,蒼璽扯了扯嘴角.

他家的小娘子也太可愛了吧.竟然用"禽獸"與"衣冠禽獸"這兩個詞輕而易舉揭露了周延與周則的本質上的區別.

"王妃還與你講過什麼?"蒼璽問道.

蒼洱想了想,撓了撓頭,"屬下能記得的也就這些了."

蒼璽沒再回應蒼洱,蒼洱見自家主子沒有搭理他的欲望也就端著碗退出了星月閣.

傅瓷說的不錯,相比于周延,周則更會掩蓋自己.若是說共同之處,他們倆還是有的,那就是--都十分禽獸.

想明白了這一層,蒼璽對于沈氏提出的條件有些動心了.倘若沈氏肯輔佐周義,豈不美哉?

蒼璽與沈老將軍打過幾次交道,他是個能慧眼識珠的人.蒼璽相信,他應該能看得出來周義比周延更值得輔佐.

只是,他的屬下與子孫會如何想,這絕非沈老爺子一聲命令就能解決的.

這是個問題,還有個更大的問題就是高宗與皇後.

保周則很明顯是與高宗同一戰線的,倘若倒戈相向便是謀逆.周則再不堪也是高宗選出來的繼承人,即便是高宗真的一命嗚呼,這皇位也萬萬輪不到周延與周義.

想到這兒,蒼璽又是一陣頭痛.

這些日子,亂七八糟的事情太多,讓蒼璽有點猝不及防.

想著想著,蒼璽倚著桌案睡了過去.

日夜兼程到慈安又經曆這樣的事情,饒是誰也撐不了這麼久.蒼璽能撐到此時此刻已經實屬不易.

程鉞回到營帳的時候,蒼璽已經趴在桌案前睡熟了.程鉞看著他這副疲憊樣子,歎了口氣沒忍心打擾.

倘若璽王爺再累垮了,這承周算是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