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夜潛敵營(2)
g,更新快,無彈窗,!

聞此一言,沈梓荷心頭一慌.

"已經歇下了",沈梓荷故作淡定的應了一聲,此時此刻她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接著微弱的光線,她看見周義笑眼盈盈的望著她,這笑容還似當初.

聽門外沒有動靜,沈梓荷又問道:"怎麼,有事嗎?"

"沒有,元帥讓我來看看九將軍是否已經歇下了",那小士兵回答道.

沈梓荷應了一聲,而後說道:"你回去告訴爺爺,多謝他關心."

那小士兵回應了一句之後便再沒了動靜.

沈梓荷聽著腳步聲漸行漸遠後才舒了一口氣.

幸虧方才那小士兵沒說沈老將軍請她前去,否則,沈梓荷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趕緊走吧,一會兒我爺爺會來",沈梓荷說道.

周義沒聽見一般,將沈梓荷拽入懷中,"你怕我死?"

沈梓荷微愣,沒回答.見周義還笑著盯著自己看,沈梓荷從他的懷里掙脫後,起身整理了整理衣裳,"你現在不走,一會兒走的機會都沒有."

沈梓荷是多多少少了解沈老爺子的性格的.他派來個小士兵前來慰問是假,刺探她這邊的情況才是真.方才沈梓荷那一套小把戲,蒙一個小士兵綽綽有余,但想要瞞過沈老爺子恐怕是難上加難.

此時此刻,那個小士兵應該是回去稟報沈老將軍了.沈梓荷猜測,再有一炷香的功夫,沈老爺子應該會親自前來.

想到這兒,沈梓荷打了個寒顫.將周義一把拽下床往門外推,"你若不走,一會兒尸骨都無存!"

沈梓荷是練武的,力道大.但周義也不是什麼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男人.兩人在這屋子里你一招我一試的竟比劃了開.

"終歸是個死字,我周義豈是貪生怕死之輩",周義邊說邊躲開了沈梓荷劈過來的一掌,繼而轉身繞到沈梓荷的身後,頗有幾分調戲的架勢.

"死?我要你活!"沈梓荷說著,再度把周義往外推.

周義靈巧躲過,沈梓荷一掌劈到門上,門隆的響了一聲後被人推開--來人正是沈老將軍.

"四殿下到底不凡,看來我這孫女沒有嫁錯郎",沈老爺子笑眯眯的說道.

看到沈老將軍,沈梓荷嚇出了一身冷汗,周義倒是看上去很自在.

"多謝沈老前輩稱贊",周義頷首行了個禮說道.

沈老爺子干笑了兩聲後,站在了沈梓荷的正面前.一拐杖就要打在沈梓荷身上,周義手疾眼快的替她承了這一下.

沈老爺子見自己打在了周義身上,臉上仍舊帶著笑意,語氣卻十分凌厲的說道:"四殿下還真是個有骨氣的."

周義剛想回答沈老將軍的話,卻被沈梓荷搶先一步攔下:"爺爺."

聽見沈梓荷這一聲喊,沈老爺子立刻變了臉,冷哼了一聲對沈梓荷說道:"你還有臉喊我爺爺?"

聞此一言,沈梓荷跪在了沈老將軍的腳邊,"末將求您網開一面,放他出去."

聽她這話,沈老爺子毫不留情的給了沈梓荷一腳,沈梓荷被他踹的仄歪倒地,周義上前扶住了沈梓荷,抬頭對沈老將軍開口道:"我既然闖了你沈氏的營帳,就沒想過活著出去.沈老將軍不必過分為難梓荷."

周義這話說的硬氣,沈老爺子對他生出了幾分傾佩之情.倘若不是兩軍敵對,沈老爺子應該是十分看重這個孫女婿的.

盡管相處不多,沈老將軍卻覺得此人若是肯,相比于周延,周信兩人,他倒是更想輔佐周義這樣的明主.

周延太過心機.其實,沈老爺子也擔心周延會不會給他來個功蓋天下者不賞,聲名震主者身敗.縱觀曆史,這種敵國滅,謀臣亡的事情還少嗎?

只是,沈氏一族被扒出來推到風口浪尖上,倘若不能一戰,沈氏就只有淪為階下囚的份兒.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放手一搏.

想到這兒,沈老爺子的目光第一次實打實的落在了周義身上,與之四目相對片刻後,沈老爺子終于收了笑,冷冰冰的開口問道:"四殿下可願輔佐大殿下?"

聞此一言,沈梓荷與周義都大吃一驚--他這是要拉攏周義?

見周義沒有反應,沈老將軍又說道:"依本帥看,太子絕非明主,四殿下該不會想為他人作嫁衣裳吧?"

沈老將軍把話挑明了,周義才切切實實的反應過來.

"沈老將軍請慎言,我父君尚在人世,母後垂簾聽政,即便輪也輪不到太子",周義知道他說這話是對太子的大不敬.但是,一想到周則對他與蒼璽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的態度,周義對這個人尊敬不起來.

沈老爺子從周義的語氣中聽出了他對周則的態度帶著厭惡,遂在心里舒了一口氣.看樣子,朝廷內部也不甚和睦.如此一來,他們想要破王師,直攻金陵城該是能賭上一把的.

想到這兒,沈老將軍突然變了臉色,沖著一旁的士兵說道:"都隨我出去,讓四殿下與四皇妃好好相處片刻."

說完,沈老爺子沖著沈梓荷投下來一道凌厲的目光,繼而率先出了門.沈老將軍走後,跟著他的士兵也都紛紛出了沈梓荷的營帳,最後一個出去的還不忘替他們把門帶了過來.

沈老將軍這一來一去讓沈梓荷沒反應過來.饒她平常聰慧,也在看到周義的哪一刻思索能力全都喪失.

周義沒理沈老將軍而是扶起了在一旁的沈梓荷.如今,他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倘若沈老將軍是個通情達理的最多把他囚禁,倘若不是,最多殺了他--這是周義唯一能想到的兩種結果.

被周義抱到床上後,沈梓荷突然反應過來一樣,沖到了營帳門口,推開了門.如今,她的門前已經被許多士兵團團圍住,不用想也知道是他爺爺下的命令.

看樣子,對于利用沈梓荷感情這樁事情,沈老爺子是早已經做好了打算.他想看到的就是這兩人愛的難舍難分,最後落盡他的圈套之中.

只是,在這之前,沈梓荷沒看清,周義也沒看清.

想到這兒,沈梓荷潸然淚下,嘟噥了一句,"完了,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