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夫妻分別
g,更新快,無彈窗,!

出了花滿樓的大門,蒼璽即刻回到了璽王府.

此時,天還沒亮.

蒼璽躡手躡腳的回到了寢殿.他原本以為傅瓷已經睡了,沒想到她竟然在為自己整理行裝.

聽到門被推開,傅瓷轉身沖著蒼璽笑了笑,"東西都給你收拾的差不多了,你若是急著走就讓蒼洱他們跟著."

蒼璽應了一聲.約麼著這個時辰,程鉞也應該已經見到皇後把該說的都說了.

想到這兒,蒼璽心里有點難受,皇後身後再不濟還有一幫可以多多少少幫著她拿主意的朝臣,最不濟還有周則在.在這個節骨眼上,周則不會害傅鶯歌.

然而,傅瓷身邊又有誰呢?

蒼璽想了想,無聲的歎了口氣.傅瓷身邊除了自己,她一無所有.

傅國公心眼是偏的,偏向傅綽約偏向傅青滿卻從來不偏向傅瓷.母族傅瓷靠不上,自己這一走,她真擔心這個小女子會吃虧.

"照顧好自己",傅瓷輕聲說道.

蒼璽應了一聲,聽她的語氣,就知她心中委屈.

的確,傅瓷心里確實不舒服.

蒼璽的發熱才剛剛好,右臂到如今還不能亂動卻要讓他在這個時候奔赴戰場.

"能不去嗎?"傅瓷憋了半天,帶著哭腔的問出了這句話.

這話說完,傅瓷的眼淚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蒼璽為傅瓷擦干了眼淚,輕聲安慰道:"本王答應你,一定平安無事的回來."

傅瓷一個勁兒的點頭,蒼璽單手將她攬入懷里,"聽話,在璽王府好好等著本王回來."

傅瓷應了一聲,隨後突然想起什麼來的一般,掙脫了蒼璽的懷抱,從自己的梳妝匣子中取出一個小盒子,"你帶著它去."

蒼璽左手接過盒子,傅瓷將盒蓋打開,里面正是仇老夫人留給傅瓷的那枚玉龍頭.

一時之間,蒼璽神情有點複雜.

這東西,周延想要,太子想要,傅騫也想要,仇老夫人卻偏偏傳給了傅瓷.這個東西,不止是個念想這麼簡單,還能號令三軍.

微愣過後,蒼璽示意傅瓷將盒蓋蓋上,把東西重新放回傅瓷手里,"你這傻丫頭,這東西能號令的是禦林軍,本王去慈安,哪兒的都是王軍,本王用不上的."

這東西具體的用途傅瓷還真不知道.她只知道這枚小小的玉龍頭是多少人巴望著的,至于到底有何作用,仇老夫人沒說過,高宗也沒說過.

將東西重新放回傅瓷手中之後,蒼璽輕聲說道:"你留著吧,你再金陵城里這東西能護著你,本王也好安心些."

傅瓷還想把玉龍頭遞給蒼璽,蒼璽卻再也不肯碰這盒子.一番安慰之後,傅瓷才又將這小盒子重新放回了梳妝匣子里.

待傅瓷放好後,又重新將給蒼璽整理的行裝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

蒼璽在一旁看著傅瓷的側顏,憋了好久才問道:"你就不問問本王身上為何會有別的女人的脂粉味?"

蒼璽說這話不是沒有根據.方才他去了一趟花滿樓,那青樓里的女子各個兒濃妝豔抹,隔著老遠都能聞見那股子脂粉的味道.蒼璽在里面呆了得有一炷香的時間,這氣味沾染到她身上不少.

傅瓷偏頭,與蒼璽四目相對,繼而一笑,"怎麼?王爺也想讓瓷兒成為悍妻,拿著掃帚追著你滿王府的跑問你是否對其他女子傾心?"

蒼璽被她逗笑了,順勢輕輕捏了捏傅瓷的臉蛋兒,"你這妮子!"

傅瓷笑了笑,貼在蒼璽的耳朵上輕聲說道:"我等你回來告訴我你對哪家女子傾心."

傅瓷說完後,還未來得及回身,就被蒼璽一把拉住,"本王現在就能告訴你,國公傅家嫡女傅瓷."

蒼璽說完這話,傅瓷的臉羞得通紅.傅瓷歪頭看了看窗外天色,故作正經的說道:"王爺若是要去,便早些趕路吧."

"你這是在趕本王?"蒼璽耍小脾氣的問道.

"我這是讓你早去早歸!"

聽傅瓷這麼說,蒼璽也收起了那副調侃的模樣.與傅瓷告別之後,單手提著行裝朝門外走去.

蒼璽已經備好了馬匹與行李在門口等著蒼璽.

傅瓷有點戀戀不舍的拽著蒼璽的衣袖,蒼璽溫柔的看著傅瓷,語氣十分親和的說道:"好了,本王走了.府里有事就讓紅玉幫襯著,朝中若有人欺負你就找母後告狀去."

傅瓷點頭應下,蒼璽撥開了傅瓷的手,側身上馬,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王府.

傅瓷在門口站了許久.看著蒼璽的背影消失在巷陌,她有點理解望夫石這個典故了.

蒼璽與蒼洱日夜兼程,在天再度黑之前抵達了周義在慈安的營帳.

蒼璽在朝堂上的信服力遠甚于周義,眾將軍看著他來之後,心里多少都有點底氣.蒼璽沒與這些人有過多的寒暄,而是直奔周義的營帳.

蒼璽還不待走進營帳,就喊道:"老四,老四!"

周義聞聲站起來,正與蒼璽打了個照面.

好在,他來的不晚,周義還沒有貿然行動!

蒼璽舒了一口氣.這還是個有理智的,知道等到他來再行動.

"你想好了?"蒼璽問道.

周義自然知道蒼璽所指,沖著蒼璽點了點頭.

"沈家的人可沒再把你當成女婿",蒼璽又說道.

周義笑了笑,"我知道.他們連造反的事情都干得出來,眼里豈是僅僅沒有我這個女婿?"

蒼璽沒接話.沈氏的造反,其實也有他逼迫的成分在.

倘若,他沒有管周信這樁閑事,可能沈氏還會做一做面子上的功夫,等到高宗駕鶴西去之後再開始這場儲位之爭.

"你見到過周延嗎?"蒼璽轉移話題問道.

對于周義要潛入敵營這樁事情他沒法勸.若是先前他能狠狠心,不顧沈梓荷的意見把她從花滿樓里撈出來,興許就沒有今日的沙場重逢.

"沒有",周義說完又補充道:"沈家很在意他,自始至終都沒見過周延的人出兵作戰,也沒見過周延本人."

蒼璽應了一聲.

看樣子,沈老將軍果然是個老奸巨猾的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