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大廈將傾(3)
g,更新快,無彈窗,!

周義這話說的傅鶯歌心酸備至.

她這一生沒能為高宗添一個兒子,卻養大了蒼璽,周則,周義與女兒周懷墨.

沒想到,最後能護著她的還是自己的養子.

"你啟程之前,去王府看看你璽王兄.本宮聽說他的右臂受了重傷,如今朝堂上的情況你要說與他聽,你璽王兄是個能拿主意的",周義把傅鶯歌的交代通通應下後,問道:"父君的病……"

傅鶯歌吸了口涼氣,"老實說,本宮也不知道你父君還能撐多久."

周義輕聲應下.他心里清楚,此時此刻,沒有誰比傅鶯歌的心理壓力更大了.

周義仔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這個女人.可以說,正是因為她,她的母妃才會成為高宗的玩物,即使是生下他之後不久就病逝,自己的父君卻也沒掉過一滴眼淚.但是,周義偏偏對這個女人恨不起來.

這個女人,從小就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對待.自己不喜歡觸及朝政,只想一生安樂無憂,是她讓高宗點頭允諾了自己的要求.

周義又安慰了傅鶯歌一會兒,才向她辭行.

臨走,傅鶯歌突然叫住了周義,嗚咽說道:"我不是你親娘."

周義一愣,回首沖著傅鶯歌笑了笑,"兒臣病重的時候守在床前的是母後,兒臣調皮的時候,教育兒臣的也是母後.兒臣的親娘對兒臣有生育之恩,兒臣不會忘.但母後于我卻有教育之恩,兒臣不光沒齒難忘還要報答."

周義說完,跪在傅鶯歌面前,深深的叩了一個頭,"兒臣有一事要與母後講."

傅鶯歌伸手扶起了周義,輕聲說道:"你講,母後能應允的都應允你."

周義笑了笑,笑的很無奈,"梓荷因為兒臣的猜忌已經消失多日.倘若兒臣有命回來,兒臣希望母後能應允兒臣遠離朝堂去尋她歸來."

傅鶯歌點了點頭.

這個朝堂欠周義的太多了.

"謝母後應允",周義拱手說完後就退出了這大殿.

傅鶯歌看著空落落的大殿,再不像昔日一般金碧輝煌.這大殿還是大殿,只是,往後坐上這皇位的人就指不定是誰了.

想到這兒,傅鶯歌又是一陣傷心.

周義出宮後直奔璽王府.此時此刻,蒼璽,薛錦繡,季十七一眾人都守在星月閣.

周義進門時,季十七還在嘟噥蒼璽一點兒也不知道憐惜自己的身體狀況.

看到周義來,蒼璽眉頭微蹙.這幾日為著周信能不能醒來,蒼璽已經將大多數精力全都耗在這兒了,朝陽上的事情他還真的甚少關注.

但看著周義面色不善的來此,蒼璽本能的反應,朝堂之上定是出了大事.否則,周義不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來.

"出了何事?"蒼璽問道.

周義朝著蒼璽身後的人看了一眼,蒼璽會意.

"我們出去說",說著,率先走在了前面,周義沖著薛錦繡拱手一揖後不等薛錦繡還禮就跟著蒼璽出了門.

兩人來到蒼璽的書房後,周義才說道:"父君病危了."

看周義的神情,蒼璽就知道事情不好.但這話真正從周義口中說出來的時候,蒼璽還是沉默了好久.

"還有一樁事情",周義打破了沉默,"明日晌午,我就要出征了."

聞此一言,蒼璽又是一怔.

"出征?討伐何人?"蒼璽問道.

"周延",周義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十分輕巧,一點都不像手足相殘的樣子.

"沈氏造反了?"蒼璽問道.

周義點了點頭.見周義這反應,蒼璽暗自悔恨.他萬萬沒想到,沈氏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生事.

也是,沈貴妃已死.沈清風的人還被自己下了大獄,沈氏若是不搏一搏就該跟沈貴妃一樣了.

"朝堂上的將士那麼多,母後為何派你出征?"蒼璽問出這話就後悔了.討伐周延,一般的將士定是不行的,也唯有皇室中人才能鎮得住.這一戰,倘若不是周義,上戰場的就該是蒼璽.

"倘若本王沒猜錯,太子舉薦應該是我吧?你何苦攬到自己身上?"蒼璽問道.

周義苦笑了一聲,"王兄,我想梓荷了."

聽周義這麼一說,蒼璽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原來,說什麼家國大義,這小子不過是為了一個女人罷了.

可是,沈梓荷一入青樓這種消息,讓蒼璽該如何對周義說得出口?

"你……",不等蒼璽說完,周義就打斷說道:"王兄不必說我.我這次答應出征一半是為了父君,母後以及整個承周百姓,另一半是為了梓荷.我總覺得梓荷會重新回到沈家."

蒼璽歎了口氣,讓周義出去碰碰壁也好.只是,沙場之上,刀劍無眼.

蒼璽不知道該說什麼,周義倒是難得的話多.他將朝堂之上的事情全都講給了蒼璽之後,還不忘問問周信的情況.

"十七說老三該是能醒",蒼璽回答道.

聽他這話,周義皺了皺眉頭.

蒼璽見他這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說道:"有話你就講,你我沒什麼忌憚的."

"王兄,三哥身上畢竟有沈氏的血",周義說道.

蒼璽伸左手拍了拍周義的肩膀,"你怕老三醒來與我們反目?"

周義點了點頭,蒼璽也沒再說話.

關于這一點,蒼璽自己也琢磨不定.從小,他就與周信不怎麼熟,對他的脾性只能說是略知一二,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個忘恩負義的,蒼璽還真說不准.

不過,看他敢查沈梓賦,蒼璽私心覺得周信不是一個壞人.

"有錦繡在,他不會越矩.更何況,眼下他能不能醒來還是問題,不用擔心他會助沈氏一臂之力",蒼璽說道.

周信輕輕應了一聲,朝窗戶外看了看時辰.看這天色,想來是不早了.周義又交代了蒼璽幾句,臨走之時,還不忘叮囑蒼璽多多提防周則與傅騫.

蒼璽再回到星月閣的時候,周信已經有複蘇的跡象了.沈梓荷一直守在他身邊,兩天兩夜沒合眼.

季十七也表示,如今周信的命算是保住了.醒來,只是時間問題.

聽他這話,蒼璽略微安了安心.

"錦繡去休息休息吧,你若累到了誰來照顧老三?"蒼璽勸解道.

薛錦繡沒聽她的話,執意要守在周信的身邊.蒼璽不好再勸也就遂了薛錦繡的心願.季十七看著這兒也沒他什麼事情了,想與蒼璽此行回竹林.

原本,蒼璽是打算這樁事情過後就把他與傅瓷已經成親的消息告訴季十七.但眼下這個境況,蒼璽委實沒有多余的經曆處理這些瑣事.也就准了季十七的想法,讓蒼洱護送著他回到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