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請君入甕(3)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微微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布置下去了.

這種事情,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都安排好了之後,蒼璽派人請沈氏也找個安全的地界兒躲起來,沈氏沒聽,仍舊站在凝輝堂的院子里.

見勸不動沈氏,蒼璽沒再執著.

或許,她已經想好了自己將來會怎樣了.今夜的事情,倘若蒼璽得手,那麼沈氏一族這五六百口人命恐怕都會折在這兒.倘若是沈氏得手了,直覺告訴她,無論是高宗還是沈家的人都不會再留著她這個人了.

既然如此,無論怎麼打算都是死.沈氏倒是想得通透,願意為自己的兒子去死.

"隨她去吧,你們守好,本王要活的",蒼璽吩咐道.

侍衛得了命令,又回到了自己當值的地方繼續守著.

一刻鍾之後,紅玉來報沈清風的人果然悄悄潛入了璽王府,直奔凝輝堂.

蒼璽讓紅玉躲在了暗處,自己重新躺在了床榻上.

蒼璽動了動耳朵,聽見腳步聲逼近.紅玉躲在暗處也愈發警惕.

習武之人,聽力與反應更加靈敏些,故而警惕性也格外高一些.蒼璽屏住呼吸,聽著黑衣人推門而入,沖著床上就要揮刀而下.

蒼璽一個翻身,左手正鎖在來人的咽喉上.黑衣人回到就要沖著蒼璽的左手砍去,紅玉一棍子打在了他的肩頭.

黑衣人吃痛,揮刀就沖著紅玉砍去.然而,他的脖頸被蒼璽握著,尺度把握不好,一下子看在了紅玉隨手抄起的木棍上.

木棍一下子斷成兩截兒,蒼璽的左手力道不是很足,黑衣人順勢掙脫,與兩人開始打斗.黑衣人看准了蒼璽不肯用右手與他大都這一點,故意招招朝著他的右半邊揮去.蒼璽躲閃,紅玉反攻,兩人好不容易才與黑衣人打了個平手.

紅玉的武功比著蒼洱還是差一些的.之所以讓紅玉來,是因為紅玉在感官上格外的敏感些.讓蒼洱守著周信與薛錦繡,蒼璽也格外放心.

與黑衣人交手了有一盞茶的功夫.王府的侍衛都已經守在門外,只等著蒼璽一聲令下,這些人就持槍拿盾的沖進來.

很顯然,蒼璽與紅玉與黑衣人交手有些吃力.若是蒼璽帶著武器,右手沒受傷,與黑衣人打個平手該是不成問題的.但此時此刻,蒼璽的兵器不在身邊,右手又使不上勁兒.紅玉一遍要顧及蒼璽的身體狀況一邊又要想著該如何拿下這個黑衣人,遂而有些分神.

三人又纏斗了一盞茶的功夫,看得出來,黑衣人的體力已經有些跟不上了,時時刻刻想著逃出凝輝堂.紅玉是那種後來者居上的,一點兒機會都不給黑衣人.蒼璽左手寫個字做個畫還成,若真的打斗,恐怕是沒那麼方便的.

好在,有紅玉在,蒼璽也不至于太狼狽.

黑衣人沈匕首沖著蒼璽的右半邊身體揮來,蒼璽已經被逼在了牆角,這一刀下來委實沒地方躲.

紅玉眼見不好,掌風沖著黑衣人劈來,黑衣人的肩膀有點受損,但也硬生生的在蒼璽的右臂上劃了一刀.

紅玉見狀,急忙去護著蒼璽.黑衣人見有機可乘,急忙沖出門外.門外的侍衛,武藝不及蒼璽與紅玉,盡管人多,但不是黑衣人的對手.

片刻功夫,這些人就全都躺在了地上.

眼瞧著紅玉與蒼璽追了出來,黑衣人一把抓住在院子里的沈貴妃,將匕首架在沈氏的脖頸上,"放我出去,否則我拉她陪葬."

蒼璽與紅玉見被挾持的是沈氏,多多少少都有些驚慌.此人,畢竟是高宗的妃嬪,在璽王府出事終歸不好.

"放開她!"蒼璽厲聲說道.

眼下,黑衣人已經是慌不擇路,他殺不殺沈氏都是一死.倘若挾持了承周這位貴妃娘娘,沒准能換的自己一線生機.

如此想著,黑衣人將刀往沈氏的脖頸上逼緊了幾分.

匕首很鋒利,被黑衣人這麼一弄,沈氏個脖子上立刻出現了一條紅印兒,還有細細的血跡從這兒滲出來.

"放我出去",黑衣人加大了聲音沖著蒼璽吼道.

沈氏沒說話,一個勁兒的沖著蒼璽笑.在這種情況下,蒼璽沒時間去想沈氏這笑容究竟有何意義.

"王爺答應本宮的,請你做到",沈氏說完,沖著刀刃上使勁兒一碰,喉管幾近被割斷.黑衣人沒想到堂堂沈貴妃會有如此舉動,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黑衣人就想接著沈氏來逼迫蒼璽將自己放出去.他沒想到,沈氏會自盡.

這信號不是沈貴妃給自己發出的嗎?

她怎麼會自盡?

黑衣人沒敢多想,扔下沈氏的尸體後就要把匕首往自己的肚子上捅.好在紅玉眼尖,及時制止住了黑衣人.

紅玉將他拿下的那一瞬間,一幫子侍衛上前來將這人捆了起來,將她的面罩扯下.

蒼璽左手握著右臂被劃傷流血的地方,問道:"就你一個人?"

黑衣人把頭一撇,不看蒼璽.

"他想咬舌!",紅玉喊道.

聞此一言,這幫子侍衛趕緊制止.

在做好不讓這個黑衣人自盡的相關措施後,蒼璽才吩咐下去把他送進宮去讓高宗親自審.

把這一系列的事情處理好之後,蒼璽才感覺到自己吃痛的胳膊,紅玉拿繃帶粗略的給他纏了纏.

"我送您去找季公子",紅玉說道.

蒼璽擺了擺手,"你親自將沈氏的尸體送進宮去,將今夜的情況如實講給聖上.還有沈貴妃說要本王保大皇子一命的話也傳達給聖上."

蒼璽吩咐完後,紅玉卻不動彈的仍舊盯著蒼璽的右臂.

紅玉包紮的粗略,這繃帶的最外邊已經被血滲透,蒼璽拿左手摁住之後,說道:"你去,本王自己去找十七."

聞此一言,紅玉才拱手一揖領命吩咐人將沈貴妃的尸體擺好,往宮里抬.

一切都處理好之後,天已經黑的透徹.蒼璽朝著星月閣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北風呼嘯,蒼璽打了個寒顫.

令蒼璽寒顫的風是一層,還有一層是沈氏何以就一下子想開了?

還有沈氏為什麼要伙同華氏一起害自己的親兒子?

這里面,分明疑點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