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請君入甕(2)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這話語氣很輕,但威懾力卻十分足.

沈氏聽了這話,沒再攔著這幫子侍衛.蒼洱很識趣兒的給這幾個人遞了個眼神,這幾個人將蒼璽抬到擔架上朝著星月閣的方向走去,薛錦繡跟其後,蒼洱在一旁護送.

周信被送走後,蒼璽坐在了圓桌旁,捏了個茶杯美滋滋的品起茶來.蒼璽的右手不甚方便,一套功夫茶都是靠左手完成的.

他這氣質與威嚴或許是與生俱來的.盡管右臂不能動,卻絲毫不影響半點風雅.

功夫茶泡好,蒼璽飲了一小口,沖著沈氏笑道:"貴妃娘娘也別站著了,坐啊."

沈氏看蒼璽這幅模樣,心里多多少少有點忐忑.說來也怪,除了高宗,這是沈貴妃第一個覺得見到他會發怵的男人.

"王爺到底想干什麼?"冷靜下來的沈氏問道.

蒼璽放下茶杯,盯著沈氏問道:"娘娘與沈清風將軍的夫人華氏是舊相識吧?"

沈氏被蒼璽盯的心里發毛,加之蒼璽這一問話,沈氏心里更是驚恐--這個人,好似能將她所有的小秘密看穿一般.

"貴妃娘娘不會不知道擅自動用將軍令其罪當誅吧?"蒼璽帶著威脅的語氣問道.

沈氏打了個寒顫,聲音都變的尖細了許多,"王爺慎言!"

"慎不慎言是本王的事情,只希望沈貴妃每夜入睡的時候不要總夢見三殿下來討命就好",蒼璽說完,又品了口茶水.

蒼璽對自己的功夫茶是愈加滿意了.他邊品茶邊看著沈氏這副抓狂的模樣.

其實,蒼璽也不確定是沈氏伙同了華氏用沈清風的將軍令來指使沈清風手底下的人來害周信.

但是仔細一想,除了這種可能性,蒼璽委實是想不出別的來.

天漸漸暗下來,蒼璽命人找來個個棋盤,一個人在一旁下起了棋,沈氏縮在角落里,嘴里不知道在嘟噥些什麼.

這一盤棋,黑白哪一方都不占優勢.黑棋被白棋團團圍住,卻能絕處逢生.白棋看似稍微占著些上風,卻是一步步在黑棋的算計之中.

侍女送來了些吃食,點上了蠟燭用來照明.蒼璽吃的不多,沈氏一點都沒動盤中餐.小侍女單看沈氏這幅模樣,倒像是瘋了.但蒼璽卻不覺得沈氏是個內心脆弱的人.

蒼璽估麼著時辰差不多了,將一屋子的侍女遣了下去.自己躺在了先前周信躺的床上,背對著門口.

沈氏看這副情形,立刻明白了蒼璽的意思--他是想請君入甕!

先前,沈氏只覺得蒼璽是來盯著自己不讓自己做什麼出格的事情的.沒想到,蒼璽將周信轉移到星月閣,自己又扮作周信躺在這床榻上時想抓沈氏個現行.

想明白了這一層,沈氏心里又喜又怕.

喜的是,如此一來,身設險境的不是她的信兒.怕的是,沈氏這座高樓大廈怕是要一朝傾倒了.

沈貴妃這一生,為高宗生育了兩個兒子.沒想到,老來老來,長子被高宗囚禁,幼子被自己差點逼死.

想到這兒,沈氏心里愈發難受.

身為世家大族的女子,出嫁之時就已經是個明碼標價的商品了.夫君的寵愛,家族的利益,都要靠這個商品去爭取.

誠然,沈氏不是個好商品.夫君的寵愛給了旁人,家族的利益到最後她也沒能顧得了.

"沈貴妃現在回頭還來得及".蒼璽識破沈氏心事一般坐起身說道.

沈氏擦干了眼淚,走到了榻前,對著蒼璽行了個禮,"勞煩王爺讓本宮死個明白."

死個明白?

沈氏這是認下自己伙同沈清風的夫人華氏一同來謀害周信了?

不,絕不可能--沈氏那麼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如何會現在就認罪?

"本王不明白貴妃娘娘在說什麼",蒼璽避開不答.

沈氏笑了笑,眼淚卻順著眼角掉了下來,"王爺心里一定覺得本宮是個蛇蠍毒婦吧?連自己的兒子都害."

沈氏抹了一把眼淚,接著說道:"本宮不知道信兒還能不能活過來,但我的延兒還活著.只要信兒死了,聖上就會念及情分將本宮的延兒放出來."

聽到這兒,蒼璽吸了口冷氣.

"貴妃娘娘還覺得周延能稱皇?"蒼璽直截了當的問道.

沈氏邊笑邊抹干了眼淚,嘲諷笑道:"稱皇?"

蒼璽見她這幅模樣是愈發的捉摸不透這個人.

"先前,本宮從未想過讓延兒與信兒之中的任意一個人稱皇.本宮心里有數,不是自己的莫惦記",沈氏接著說道.

她這話,讓蒼璽聽得一頭霧水.蒼璽自打被高宗接到宮廷來養活的時候,就認識沈貴妃.印象里,他對沈氏所有的認識幾乎都是負面的--陰險,善妒,愛慕虛榮,貪慕權貴等等.總之,在幼時蒼璽嚴重,能形容壞人的詞語統統用在沈氏身上都不為過.

"很多時候,本宮也身不由己",沈氏說著,突然跪在了蒼璽面前.

被沈氏這麼一跪,蒼璽有點手足無措.對于這個女人,蒼璽委實是不知道該不該相信.

"本宮對不起信兒,希望王爺能救一救他,本宮願意助王爺一臂之力",說完,沈氏給蒼璽磕了個頭起身就要往門外走.

蒼璽一下子下床,拽住沈氏,說道:"你想干什麼?"

沈氏笑了笑,"本宮的母族不要本宮了,本宮只想保住兒子.若是沈氏真的倒了,本宮希望王爺能給延兒留一條生路.本宮不盼著他稱王稱帝,只想讓他們兄弟二人好好活著."

沈氏把話交代完了之後,除了門,沖著空中吹了個口哨,一會兒功夫就飛來了幾只鴿子.

蒼璽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知道沈氏要搞什麼名堂.但瞧著沈氏這副樣子,如何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是沈氏一族的信鴿,沈清風的人一會兒就來,王爺准備著吧",沈氏說完,嫣然一笑.

這一笑,很是淒涼.

這般模樣的沈氏,蒼璽還是頭一回見.一時之間,蒼璽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說道:"貴妃進屋躲躲吧,刀劍無眼."

聞此一言,沈氏笑了笑,"王爺去准備著吧,在一刻鍾沈清風的人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