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軟禁(1)
g,更新快,無彈窗,!

"父君英明",蒼璽頷首說道.

在高宗面前,蒼璽並不想有過多的隱瞞.並非是蒼璽對高宗有多崇敬,而是高宗這人看著木訥實則英明的很.蒼璽的那些個小心思,高宗即便不能十足十的才出來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高宗指著桌子上的奏折,示意蒼璽上前,強壓著怒氣說道,"看看這兒."

蒼璽走近高宗身旁.桌案上擺著四五個敞開的奏折,蒼璽拿起了最近的那個,快速掃了兩眼,"彈劾大殿下的?"

高宗閉著眼睛點了點頭,"不只你手里的這一份,這幾分都是",說著,拿手揉了揉太陽穴.趁著高宗閉目,蒼璽匆忙瞥了一眼折子的署名,心里有些感動.

最近,周延沒什麼把柄落在文武大臣手里,能有這麼多人一起彈劾他必定是暗地里有人動了手腳.方才,蒼璽留意了一下上書的這幾位大人,幾乎全都是傅騫的門生或者交好的大臣.看到這兒,蒼璽心里明白,背後安排這事情的該是傅瓷而非國公傅騫.

"兒臣有一事稟報,還請父君屏退左右",蒼璽說道.聽他這麼一說,高宗睜開了眼睛,揉了揉眉心,頭也不抬的說道:"胡易輝,你把人都帶下去,誰都不許放進來."

胡易輝領旨,帶著一種宮女,太監出了禦書房.見門關緊了,蒼璽才單手從懷里取出寫好的奏折,呈給高宗.

高宗把折子往桌子上一扔,開口問道:"也是彈劾老大的?"

蒼璽頷首應了一聲.

"朕看累了,你說說吧",高宗倚在龍椅的靠背上,雙眼輕輕閉上.蒼璽領命,把這幾日璽王府的事情統統稟報給了高宗.

高宗聽完,良久沒緩過神來.

先前,高宗是踩著自己兄弟尸體登上皇位的.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為了這皇位,不惜手足相殘.

"朕還沒死呢!"高宗一激動,一口血湧上喉頭,從嘴角滲出來.

蒼璽見狀,想喊太醫前來給高宗診治,卻被他攔下.蒼璽無奈,只好在一側安撫高宗的情緒.

與此同時,周延也到了禦書房的門外.

探子得來的消息,說高宗召見璽王爺,還是胡易輝親自派人去請了蒼璽.聽人回稟到這兒,周延心中就有點忐忑.

高宗召見蒼璽本是不足為奇,也用不著防備著什麼.然而,在這個節骨眼上,周延就免不得要多想--周信還臥病在床,自己先前干的那勾當事情到底是被誰聽到了,到現在還沒查出個所以然來!

這事情擱誰頭上,誰能不慌?

胡易輝敲門,得了高宗的應允後,才敢進門稟報:"聖上,大殿下求見."

"不見",高宗虎著臉說道.

聞此一言,胡易輝有點作難.周延已經在禦書房門前跪了一刻鍾的功夫了,高宗這廂不知道與蒼璽談什麼,單單聽語氣,胡易輝就知道這件事情絕對與周延有關系.

"聖上,大殿下已經在門外跪了許久了,不然您先讓他在偏殿候著?"胡易輝試圖為周延求情.

聽他這麼一說,高宗的怒火即刻就湧了上來,"出去!"

胡易輝抬頭看了看高宗,小步倒退著朝門口走,還不忘大量著高宗的臉色.

高宗見胡易輝這幅模樣,心里的火氣更大,沖著門口吼道:"他願意跪,就讓他跪著!"

胡易輝退出了房間,蒼璽上前給高宗順氣,出言安慰道:"父君萬莫因此氣壞了身子."

高宗咳嗽著,嘴里還不忘罵著周延.好不容易氣順了,高宗開始將自己踩著兄弟尸體上位的故事給蒼璽聽.

三十年前,太子昏庸,聽信小人,禍害忠臣.彼時,高宗看不慣自己的兄長這種做派,養精蓄銳了五年之久才與太子兵戈相見.當年,世宗寵愛太子,若非最後一仗是高宗贏了,否則自己恐怕就是各個懸尸城門的人.

最後一仗,高宗打贏了.即將的金殿主,成為了階下之囚.高宗記得,自己的老父親為了那個陷害忠臣的兒子跪在地上求自己放他一馬.彼時,高宗沒應允,還活活的將自己的老父親氣的一命嗚呼.

現如今,這是因果輪回嗎?

講完這段往事,高宗暗自揩了揩眼角的淚.他知道,史書典籍上會寫著自己有多麼英明神武,多麼正氣凜然,謀權篡位這檔子事情,沒人會提.但是,只有高宗與他那些還活著的弟兄們知道,高宗是踩著自己兄長的尸體上位的,還將自己的老父親逼到了絕境.

高宗心里也清楚,他那些個還活著的兄弟個個兒瞧不起他!

但是,這江山總得有個能鎮得住的人守著.

誠然,高宗就是那個人!

話是這麼說,但高宗並不認為周延有治國之才.

在立太子之時,高宗將這幾個兒子的情況不偏不倚的考慮過.

周延的本領做個守城的城主綽綽有余,但絕對沒有天子那種豪邁之氣.

周則膽子比周延大,為人處事上也在周延之上,但卻不是最佳人選.

周信是個能領兵打仗的,對于朝政這些事情,他不敢興趣,也沒那麼大的野心.所以,自始至終,高宗就被將這個兒子算入太子之列之中.然而,沒想到,他原本想將這個兒子保護卻受傷最深.

周義,是高宗最看重的一個兒子.但是,這個兒子的心思卻從未放到過朝堂之上.

"你回去吧,沈氏那邊朕擔著",高宗說完沖著蒼璽擺了擺手,示意蒼璽出去.蒼璽沒再在留在禦書房討高宗的嫌,行了個禮就要出去.

蒼璽還沒走,高宗突然開口說道:"你那臂膀的事情朕也聽說了,不用刻意瞞著.朕知道這些日子委屈你了,信兒那邊的事情朕會派人接手.你把璽王妃接回去好好養身子吧."

高宗一氣將這些話說完,蒼璽道了聲謝,出了禦書房的門.

來到門外,蒼璽見周延直挺挺的跪在門外,心里五味陳雜.

周延見門開了,下意識的抬頭望去,恰好與蒼璽四目相對.兩人僵持了一小會兒,周延最先發笑,問道:"想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