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百步穿楊(2)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沒說話,傅瓷遞給蒼璽了一支箭.

因著周延站的里蒼璽比較遠,蒼璽接過箭時還不忘調笑一句,輕輕在傅瓷耳畔說道:"你不用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本王的射術好得很."

傅瓷沖著蒼璽笑了笑,拎著個花瓶朝著站台走去.

傅瓷站定後,蒼璽嘴角微微上揚的拉起了弓箭.

這右臂看著是一副完完整整的好樣子,但實則蒼璽每次發力都是撕心裂肺扯著骨頭的那種疼.

盡管如此,但蒼璽並沒有在面上有過多的表示.傅瓷遠遠的看著蒼璽這副故作輕松的樣子,心里有點打顫.

平心而論,說傅瓷心里不害怕都是假的.蒼璽的右臂吃力發痛,她是真擔心蒼璽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殞命于此了.

"別動",蒼璽沖著傅瓷溫柔說道.

聞此一言,傅瓷心中的緊張感果真少了幾分.

看著蒼璽的箭沖著自己飛過來,傅瓷本能的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眼睛時,只聽見砰的一聲.箭穿過花瓶正中靶心.傅瓷舒了口氣,沖著蒼璽微微一笑.

蒼璽上前去親手將傅瓷牽下站台.

傅騫在一旁心里松了一口氣,周延的臉色卻變得不怎麼好看.

他本以為蒼璽先前的種種都是裝出來的,沒想到即便如此也抓不出蒼璽的破綻.他的屬下追影親口說自己將來人的右臂打斷.如今,看蒼璽這副模樣,壓根不像是胳膊斷了的人.

想到這兒,周延心中更加忐忑.

不是蒼璽,那會是誰?

周延陷入神游.

最後還是被周懷墨的一聲喚才將她從沉思中反應過來.

"大皇兄在想什麼?"周懷墨問道.

見周延遲遲不肯說話,周懷墨帶著些許嘲弄的語氣問道:"大皇兄莫非要抵賴?"

聞此一言,周延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本王說出去的話,怎會抵賴?"

說著,自己取了弓箭.仇氏夫人在周延眼神示威之下,慢慢的的朝著站台走去.

仇氏夫人步子邁的很小,步子也看的有些抖.周延在一旁看著心里有點不爽,別人家的夫人都是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怎地他周延的夫人就膽小如鼠,這是不信任他嗎?

想到這兒,周延心中有點惱了,催促道:"走快點,磨磨蹭蹭的做什麼?"

聽周延這麼一說,仇氏夫人心里更加害怕,竟然在平地上摔了一跤.周延沒上去扶,任由著侍女將她攙著起來.周延朝身旁的小厮遞了個眼神,小厮上前請仇氏夫人站在站台上,將花瓶放在了頭上.

仇氏用手托著花瓶,遠處還是能看見花瓶微微發抖.周延皺了皺眉,歪頭冷冷的盯著仇氏看.仇氏被周延這一盯,嚇得不敢動.

傅長川夫婦與蒼璽夫婦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暗自發笑.

蒼璽用左手將傅瓷攬在懷里,在傅瓷耳畔輕輕說道:"別急,本王為你報仇."

傅瓷會心一笑--她的這位璽王爺,可是會記仇的!

仇氏好不容易不發抖,周延重新瞄准了仇氏頭頂的花瓶.

蒼璽默默的從懷里掏出一枚棋子,握在手心里,只等著周延發箭的哪一刻.

嗖--

周延的箭從弓里一躍而出,仇氏看著這麼長的一支箭朝著自己飛過來下意識的一躲.仇氏這一躲不要緊,箭直沖著她飛去,眼瞧著就要穿顱而去.

眾人都看著,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

千鈞一發之際,蒼璽右臂發力,棋子剛好打掉箭,仇氏嚇得倒在地上,眾人也都舒了一口氣.

見此狀況,周延的面色更加難看.

沒抓住蒼璽夜潛大皇子府就算了,還在國公府里丟了面子!

侍女將仇氏扶起,幾個人三三兩兩的朝著蒼璽一眾人的方向走過來.周延不肯正眼瞧著仇氏.同時姓仇,怎麼他這位夫人,與仇老夫人相差這麼多!

仇氏過來後也沒理會周延.在她看來,自己不過是周延拉攏仇氏,傅氏的一架梯子.仇氏沒落,傅氏投靠太子後,自己也就沒什麼利用的價值了.哪怕說今日自己死在了周延的弓箭底下,周延也不會有絲毫在意.

仇芷雖說不聰慧,但在這一點她看的十分清楚.故而也就不會向周延其他的夫人那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來巴望著周延那不值錢的寵愛.

"妾身多謝王爺救命之恩",仇芷跪在地上給蒼璽道謝,周延的臉上更是不痛快.此刻,若非傅長川夫婦與傅國公在場,周延真能轉身走人.

傅瓷深知蒼璽的右臂不大靈便,遂而主動伸手將仇芷扶起來,笑道:"表姐莫要多禮,你我一家人."

傅瓷這話是說給周延聽得.按照常理說,出嫁從夫,傅瓷應該稱呼仇芷一聲皇嫂才是.但看著周延對妻子的這態度,加上周延對蒼璽的處處為難,傅瓷看著這人就來氣.

想到這兒,傅瓷格外感念當時蒼璽對她那一牽.若非如此,恐怕當日高宗會把自己指給周延做妻子.看著她這位表姐的境地,想來在大皇子府里她的日子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傅瓷對仇芷有些印象.兒時,她還是挺喜歡與這位小表姐玩耍.不知因為這個小表姐生的俊俏,還因為她脾性很好,心地也善良.

盡管如此,但傅瓷對這人一點兒惻隱之心都沒有.看著現在仇芷,像極了她的前世--任人擺布,唯唯諾諾.

到最後,被誰害了,怎麼死的還都蒙在鼓里.

前世里,仇芷最後是被周延賜了一杯毒酒.彼時,仇芷知道那杯酒里有毒,但還是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在她看來,這似乎是一種解脫.

"時辰也不早了,本王還有折子要處理,就不要煩國公與璽王弟了",周延說完,微微頷首頭也不回的朝著璽王府的大門口走.仇氏看著自己的夫君走,也只好沖著蒼璽夫婦行了個禮便追隨著周延的步子一起出去.

仇芷走後,蒼璽將傅瓷往懷里摟了摟,頗為委屈的說道:"我方才本想著拿棋子打碎花瓶的,你這位表姐也忒不經嚇了些."

傅瓷不顧傅長川夫婦與傅騫都在場,拿手指點了點蒼璽的額頭,笑道:"你呀,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