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夜潛周延府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四對你如何你不是不清楚,他或許有什麼苦衷."蒼璽安慰道.

聞此一言,沈梓荷大笑起來.這笑聲讓人聽著後背發涼,談不上淒涼,大概就是心灰意冷那種感覺.

笑夠了,沈梓荷冷聲說道:"王爺請回吧."

"本王給你三日時間好好考慮,三日之後本王會再來.你若是願意離開這兒,本王帶你離開這兒."蒼璽說完就要出門.

在蒼璽出門前一刻,沈梓荷突然叫住了蒼璽,輕聲問道:"為什麼?"

"因為周義",說完,蒼璽不管愣在原地的沈梓荷就出了雅間的門.

看著蒼璽這麼快就出來,老鴇以為沈梓荷惹惱了蒼璽,趕緊賠笑說道:"這位爺,君姜不懂事兒,您多但帶著些."

蒼璽打量了老鴇一眼,將自己的錢袋子全都給了老鴇,"三日不去打擾君姜,這些錢夠不夠?"

老鴇打開錢袋子看了一眼,一個勁兒的點頭說夠,還不忘一邊恭維蒼璽.蒼璽沒再理會她,自顧自的走出了花滿樓.

嚴冬的天有點涼,蒼璽下意識的攏了攏外袍,朝著璽王府的方向走去.蒼璽走後,沈梓荷一個人在雅間里哭了很久.老鴇拿了蒼璽的錢,自然不敢去打擾沈梓荷.

在花叢中呆久了,老鴇自然知道方才那位出手闊綽的爺是對這位君姜姑娘憐惜非常,為了拉攏住這個能生財的主兒,老鴇自然不會去觸沈梓荷的黴頭來自討沒趣.

沈梓荷哭夠了,在窗戶前站了許久.她朝著四皇子府的方向望了很久.她不明白,周信既然能如此狠心,為何還要裝出一往情深的樣子?

同床共枕了這麼久,沈梓荷是愈發看不透周義的為人了.他能柔情待她,亦能狠心責罰.可以寵的她惹得承周女子各個羨煞,也能心狠手辣的賞她一頓鞭子.

從四皇子府逃出來後,沈梓荷不是沒想過回沈家.只是,她因為周信已經虧欠沈氏良多,這樣回去沈氏的人是斷然不會接受她的.

來花滿樓非她本願,卻是為了活命而不得已為之.與其說活命,不如說是報仇.這四鞭子,沈梓荷是定要千倍百倍的從周義身上討回來的.

想到這兒,沈梓荷的手十指緊握,就差掐出血印子來.

蒼璽回到璽王府之後,即刻召來了蒼洱詢問傅瓷那邊的情況.傅瓷有意瞞著蒼璽的話蒼洱一個字都沒吐露,直說傅國公待璽王妃是極好的.

蒼洱從小跟在蒼璽身邊伺候,蒼璽不認為蒼洱回欺騙他心里還十分歡喜.

"爺,主子還說鵝湯的事情怕是有誤會",蒼洱說道.

聞此一言,蒼璽眉頭緊蹙,問道:"瓷兒怎麼看?"

蒼洱撓了撓頭,"這個主子沒說",接著蒼洱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道:"主子讓我問問爺,三殿下有沒有什麼處的很好的人,或者有沒有什麼宿敵."

蒼璽將手撐在下巴上想了良久,說道:"相處得好的錦繡算一個,再就是沈老爺子對這個外孫疼愛非常.這處的差的--",蒼璽頓了頓,"即便是相處的差該是太子這邊的人,對于那些朝臣來說,完全沒有必要冒這個風險除掉老三."

"那些個朝臣想要動手也得顧忌大殿下的面子.爺,會不會是太子按捺不住了?"蒼洱分析道.

蒼洱說的這種可能,蒼璽不是沒想過.周則視周信為眼中釘,肉中刺.這樣大好的機會,能一箭雙雕的除去自己與周信,周則可是求之不得!

但理智告訴蒼璽,周則不會干這種事情.

一來,周則下手太明顯;二來,周信一旦死了,蒼璽也會跟著送命,在周則的勢力還沒強過沈氏之前,這種虧本的買賣,周則顯然不會去做.

想到這兒,蒼璽突然一愣,趕緊問道蒼洱,"你方才說什麼?"

"我說,那些個朝臣想要動手也得顧忌大殿下的面子,總不會是太子先按捺……"還不等蒼洱說完,蒼璽就打斷了他的話,輕聲哼了一句,"周延."

聽蒼璽這麼一嘟囔,蒼洱趕緊壓低聲音說道:"爺,這話可不敢說.大殿下與三殿下一母同胞,同氣連枝,哪有手足相殘的道理?"

"若是三殿下死了,他手里的兵權歸誰?"蒼璽問道.

"這兵權本該是聖上的.然而,倘若三殿下真的死了,聖上有權收回兵權分給其他將軍",蒼洱說著,突然停了下來,"爺是說,大殿下為了兵權會不惜殺了自己的親弟弟?"

蒼璽沒做表示.

一時之間,屋里一度沉默.

微弱的燭光在房間里搖曳,將人的影子拉的很長.蒼璽單手撐著額頭,眯縫著眼睛,似要睡著.

突然,一聲驚雷作響,雨瓢潑而下.蒼璽睜開了眼睛,站起身沖著蒼洱開口說道:"本王要去趟大皇子府,你在這兒守著."

不等蒼璽出門,蒼洱就早一步攔下蒼璽,拱手說道:"爺,外面雨大……",不等蒼洱說完,蒼璽就打斷他的話.

"無妨,給本王拿套夜行衣來."

見蒼璽下定了決心,蒼洱只好從衣櫃里取出了一套夜行衣.蒼洱想著外面雨大,特地給挑了一套防水的.

蒼璽換好了衣服匆匆出門,直奔大皇子府.

此時此刻,大皇子府歌舞升平.蒼璽伏在凌霄閣屋頂上,任雨水打在自己身上.這夜行衣防水是防水,就是有點滑.蒼璽在屋頂上費了好大力氣才面上能不被人發現的趴住.

屋里,大大小小的蠟燭點了不少,屋子被照的通明.五六個歌舞伎在周延面前有唱有跳,周延懷里摟著個美人,好不自在!

倏忽,同樣一個穿著夜行衣的人來到了凌霄閣門口,左右張望了一番.見此狀,蒼璽屏住了呼吸,身子也更緊的貼近了瓦片.黑衣人環視了一圈,沒發現任何異常便進了屋.

看見黑衣人來,周延即刻遣散了那幫子庸脂俗粉.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周延嚴聲問道.

黑衣人跪在地上低頭說道:"屬下無能"

周延一腳踢在黑衣人身上,厲聲呵斥道:"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