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恨他
g,更新快,無彈窗,!

蒼洱悄悄潛入國公府後直奔北院.

對這府邸,蒼洱算不上熟悉.但他跟著蒼璽來過幾次,躲過國公府侍衛還是綽綽有余.

來到北院,蒼洱敲了三下門.桂雨已經在門後等了良久,聽見有人敲門,心里一喜,趕緊問道:"誰?"

蒼洱看了看左右,小聲應道:"是我,蒼洱."

聞此一言,桂雨趕緊打開了北院的大門.看見蒼洱一身夜行衣,還帶著黑面罩,趕緊帶著他往里走,輕聲說道:"主子正盼著你來呢."

蒼洱嘿嘿笑了兩聲,說道:"王爺也盼著天黑呢."

說著,兩人來到了傅瓷的臥房門前,桂雨敲了敲門,說道:"主子,人來了."

此時此刻,傅瓷正坐在燈前縫制春衣.聽到桂雨的聲音,趕緊起身開門.

蒼洱進來後把面罩一扯,給傅瓷行了個禮,說道:"屬下見過王妃."

看著蒼洱來,傅瓷是打心眼里的高興,趕緊讓蒼洱免禮後還讓桂雨給他搬了個凳子讓蒼洱坐下說話.

"王爺那邊情況如何了?"傅瓷趕緊問道.

"三殿下已經安全在璽王府住下了,只是--",蒼洱頓了頓,接著說道:"今日有個侍衛冒充是王爺手下的人給三殿下送過去了鵝湯."

"鵝湯?"傅瓷嘟噥了一句,隨即反應過來,"有人要害三殿下嫁禍給王爺?"

蒼洱點了點頭,說道:"王爺讓我來問問主子的意思."

蒼洱說完這話,房間里一度安靜.傅瓷在考慮,蒼洱不敢出聲怕打斷了傅瓷的思路,桂雨守在門外給這兩人把風.

一盞茶的功夫過後,傅瓷拍了下手,說道:"這事應該不是沈氏的人做下的."

聽傅瓷這麼一說,蒼洱甚是驚訝.

不是沈氏會是誰?

"王妃可想好了,除了沈氏沒人比他們更想讓三殿下死于非命了!"蒼洱提醒道.

"這種招數,沈氏該是不會用的",傅瓷不太確定的說道.

沈氏盡管心狠手辣,但都是直面敵人.這種背後不知不覺下黑手的人,總讓人覺得不是沈氏的做派.

"我隱約覺得出了沈氏意外還有人想要三殿下的性命",傅瓷推測說道.

傅瓷說完後,急忙轉身朝著蒼洱問道:"你可知道三殿下平日里跟什麼人熟,又與什麼人有仇?"

蒼洱一愣,說道:"屬下無能.不過,王爺應該知道."

傅瓷點了點頭,神情十分認真的交代道:"你回去之後好好問問王爺,我總覺得這件事情不單純有沈氏的參與."

蒼洱應下後,又問道:"主子在國公府住的可還習慣?"

傅瓷笑了笑,低頭輕輕說了一聲:"習慣."

看著傅瓷這樣,蒼洱即刻反駁道:"主子在說謊."

傅瓷歎了口氣,"你回去只管與王爺保平安就是,這里的事情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事.莫要再讓王爺分神擔心了."

蒼洱應了一聲.他感覺得到,璽王府的事情並不簡單.這一系列的事情已經讓蒼璽分身乏術了.但還是不放心的問道:"主子既然嫁進了璽王府,有事就不該瞞著王爺.或者,主子跟屬下說誰欺負了你,屬下去教訓他!"

傅瓷笑了笑,"你這孩子.我是璽王妃,這闔府誰敢怠慢了我去.你早些回去,莫讓王爺擔心."

傅瓷既然不願意講,蒼洱也不好逼迫著她說,遂而拱手一揖,說道:"明日還是這個時候,屬下還回來."說完,朝著燈下的針線與還沒繡好的衣袍嘿嘿一笑,問道:"給王爺做的吧?"

傅瓷笑著點了點頭.見傅瓷還能發自內心的笑,一瞬間蒼洱釋懷了不少.看樣子,有他家王爺在,傅瓷心里還是能舒坦不少的.

這大約就是心里存了個人的美好所在吧--無論生活多苦,日子多難,想想他心里總是甜的.

蒼洱瞧了瞧天色,沒再多呆.出了北院的大門後翻牆出了國公府.

與此同時,蒼璽手握著桃花醉,進了花滿樓的大門.

先前,蒼璽是從沒來過花滿樓這等秦樓楚館的.老鴇不識得蒼璽,更不曉得他的身份.但單看蒼璽手里的白玉瓶子就知道此人是個有錢任宰的主兒.

"這位爺,今兒個來是聽曲兒看舞還是找個姑娘陪著?"老鴇奴顏婢骨的笑道.

蒼璽將白玉瓶子往腰間一別,說道:"你們這兒有個新來的姑娘,給爺准備一個包間,就她的了."

聞此一言,老鴇微微一怔,但接著反應過來,諂媚笑道:"爺說的是君姜姑娘啊.只是--",老鴇故意拖長了音調,目光望蒼璽的錢袋瞥去,"這君姜姑娘身價高,且只賣藝不賣身,不知道爺肯賞多少呢?"

"一百兩",蒼璽說道.

聽他這話,老鴇的臉色當場就不怎麼好看,"爺這就是開玩笑了.君姜姑娘一顰一蹙,怎麼也是五倍的這個價啊."

"黃金",說著蒼璽從錢袋里掏出一遝票子遞給老鴇.

老鴇接過蒼璽手里的票子,兩眼都發直,"奴家這就給爺去請君姜姑娘,小六子帶著這位爺去雅間."

老鴇說著,就有個十五六歲的小男孩站在蒼璽面前,青澀的說道:"這位爺,這邊請."

蒼璽隨著小男孩來到了雅間.片刻之後,老鴇帶著個身著白衣的蒙著面低著頭姑娘進了門.老鴇滿臉堆笑的說道:"爺,這位就是我們的君姜姑娘."

說著,手在那姑娘的腰間擰了一把就出了房間,臨走時還不忘把門帶上.

姑娘被老鴇這一下擰的有些吃痛,遂而抬起頭來看向來人,正好與蒼璽四目相對.

姑娘冷笑了一聲,沖著蒼璽行了個禮,說道:"原來是璽王爺,妾身恭候您大駕啊!"說著,君姜摘下了面紗.面紗之下,這個俊俏的姑娘果然是昔日俊俏的四皇妃沈梓荷.

蒼璽給自己倒了杯酒,輕聲說道:"坐."

沈梓荷笑了笑,"璽王爺大駕面前,豈有妾身坐的地方?"

蒼璽扯著嘴角笑了笑,"還生老四的氣?"說著,蒼璽站起了身,將杯中酒悉數飲下後走到沈梓荷面前說到:"你在他那兒受了委屈,他也因為你來青樓敗了名聲.你們倆之間的仇,也算是相抵消了,隨本王回去吧."

沈梓荷冷笑了一聲,"抵消了?"

待沈梓荷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後,緩緩開口說道:"不可能,我恨他,這輩子都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