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2)
g,更新快,無彈窗,!

小侍衛將食盒遞給薛錦繡後即被薛錦繡遣了出來.

紅玉看薛錦繡沒有吃碗里的東西也沒給周信吃才舒了一口氣,待那個小侍衛走遠後才進了凝輝堂的臥室.

"屬下紅玉參見錦繡郡主",紅玉拱手說道.

薛錦繡識得這個紅裝美人.前不久,正是這人趕著馬車來解了她與蒼璽的燃眉之急.想到這兒,薛錦繡也微微屈了屈膝以表對紅玉的感激之情.

看到薛錦繡對自己行禮,紅玉趕緊又作揖說道:"郡主折煞屬下了."

薛錦繡沒再與紅玉爭執禮儀上的東西,而是將方才那個侍衛端過來的食盒遞給了紅玉,說道:"紅玉姑娘,方才有個侍衛說是奉了王兄的命令給三殿下送來了補藥.我瞧著來人不是蒼洱與季先生就沒敢給三殿下服用."

紅玉接過食盒,端出來了個碗,湊到鼻子前聞了聞,"鵝湯?"

"鵝湯?"薛錦繡反問道.

紅玉點了點頭,小口嘗了嘗,不等薛錦繡攔下,紅玉就已經咽了下去,輕聲說道:"郡主放心,此湯無毒.不過,還是請季公子來看一看妥當."

聞此一言,薛錦繡點了點頭.出了方才那個侍衛那檔子事,紅玉有點不敢離開凝輝堂,遂而吹了個口哨喚來了一只鳥兒,薛錦繡看著紅玉對著鳥兒張口比劃了一會兒,鳥兒從窗戶飛了出去.

"你會鳥語?"薛錦繡問道.

紅玉應了一聲,接著說道:"這鳥會把消息傳給蒼洱,一會兒他會帶著季公子來."

領略過紅玉這身本事過後,薛錦繡是打心眼的佩服.無論是拳腳,還是這些技能,薛錦繡是真想跟著紅玉學上一番.只是,此刻還不是時候.

一盞茶的功夫後,蒼璽,蒼洱,季十七三人果然一同來了凝輝堂.

蒼璽進門後,關切問道:"出了何事?"

紅玉將鵝湯端給蒼璽,回稟道:"屬下從星月閣出來後,在門外看見一個拿著食盒的小侍衛進了凝輝堂,遂而跟了上來."

蒼璽將鵝湯往鼻子前湊了湊,聳了聳鼻子,接著將這鵝湯遞給了季十七,說道:"十七,你看看."

季十七把手指往碗里的湯水中沾了沾,湊在唇上就要嘗,卻被蒼璽攔下,"不可!"

見此狀,紅玉拱手一揖,說道:"主子放心,這湯屬下已經嘗過,無毒."

聽紅玉這麼一說,蒼洱有點氣氛的說道:"你傻啊?萬一有毒怎麼辦?"

"我心里有數!"紅玉反駁道.

蒼洱與紅玉還在爭論,季十七微微嘗了一口,輕聲說道:"這就是普通的鵝湯."

正當眾人都舒了一口氣的時候,季十七說道:"受了皮肉傷的人最忌諱的就是發物.鵝湯,正是發物."

聞此一言,眾人的臉色一度難看.

下流的手段蒼璽長這麼大見多了,這麼卑鄙的蒼璽還是第一次見!

"若是三殿下將這鵝湯喝了,會如何?"薛錦繡問道.

季十七歎了口氣,"傷口潰爛而死."

聞此一言,屋里一度沉默.看得出來,每個人都在問道:"紅玉,你去留意那個人."

璽王府里的侍衛少說也有五百,一一去排查委實太難為人了些.但蒼璽既然下了命令,紅玉也只能娶執行.

看著紅玉漸行漸遠的背影,蒼洱不解的問道:"那人的目標既然是三殿下定然會再次動手,王爺為何還要讓紅玉去一一排查?"

"給沈氏敲個警鍾,讓他知道在我璽王府動手沒那麼容易",蒼璽說道.

蒼璽這話,蒼洱愈發不理解了.

按照蒼璽先前的吩咐不是要讓沈氏的殺手故意混入璽王府然後一網打盡嗎?如此想來,不應該故意露出破綻,讓沈氏的人覺得璽王府很容易潛入嗎?

怎麼現如今又要故意給沈氏一個下馬威了?

看著蒼璽運籌帷幄的樣子,蒼洱沒有多嘴問.蒼璽看了看天色,吩咐蒼洱說道:"你隨我去書房,本王又事交代.."

說罷,蒼璽正打算出凝輝堂,卻被季十七叫住.

"今兒個早晨我就看著你這右臂有問題,問了蒼洱才知道脫臼了",季十七邊說邊從藥箱里取出一小罐藥,一邊埋怨道,"受了傷都不知道讓我給你瞧一瞧."

說著,手已經搭在了蒼璽的右臂上.季十七伸手摁了摁,肩膀與手臂的銜接處恢複的比他想象的好.但季十七還是擺出了一副正經的樣子,說道:"你這胳膊若不好好將養著,早晚得廢."

看著季十七這副認真的樣子,蒼璽委實不好反駁什麼,趕緊接過他手中的藥,笑眯眯的說道:"那就有勞季神醫為本王調養了!"

見蒼璽端正了態度,季十七才肯放蒼璽會書房.

蒼璽與蒼洱來到書房後,蒼璽關了門遣散了所有奴仆.

"今晚本王要去趟花滿樓",蒼璽壓低聲音說道.

聞此一言,蒼洱眼睛睜得老大,"主,主子,王妃--?"

不等蒼洱說完,蒼璽就打斷,說道:"想什麼呢,本王聽說四皇妃流落花滿樓,過去探探虛實."

聞此一言,蒼洱才舒了一口氣,趕緊賠笑說道:"屬下就知道王爺不是心猿意馬的人."

蒼璽白了蒼洱一眼,正兒八經的說道:"今日入夜後,你讓紅玉守在凝輝堂,你去趟國公府."

蒼洱點了點頭,蒼璽又囑咐道:"今日鵝湯的事情告訴王妃,問問她怎麼看.另外,別讓國公府的人瞧見你."

蒼洱一一應下後正准備退下,卻又被蒼璽叫住,"你早去早回,莫耽誤了王妃休息."

前面的要求蒼洱都能應下,但這一條蒼洱怎麼聽覺得怎麼都是在為難他.早點回來這點固然對,但早點去這一點委實是不通情理!

方才蒼璽還說讓他別被國公府的人發現了,現下又讓他早點去.若不是趁著夜色黑,他如何能不被發現的混進去?

想著璽王爺這是護妻心切,蒼洱也咬著牙應下了.

冬日的天黑的早.不過辰時,蒼洱交代了紅玉幾句就穿著夜行衣悄悄潛入了國公府.蒼璽也換了身便意的衣裳去花滿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