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娘家(2)
g,更新快,無彈窗,!

傅騫的這一席話讓蒼璽如大夢初醒一般!

是了,如此一來這幾日的怪事件就統統能解釋通了!

腦子里飛快的轉著,蒼璽卻依舊裝出一副醉得不省人事的樣子.

傅騫說完後,命幾個人將蒼璽抬到了北院.

那幾個家丁將蒼璽抬進傅瓷臥房的床上才關門離開.

聽著那幾個人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後,蒼璽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對著在一旁拿著毛巾要為蒼璽擦拭身體的傅瓷說道:"過來,讓本王抱抱."

傅瓷被蒼璽這舉動嚇了一跳.

"我還以為你真的喝醉了",傅瓷嗔怪到.

蒼璽笑了笑,將傅瓷拉近懷里,輕聲說道:"你們國公府的這些果酒,還不足以灌醉本王.我若是不裝醉,如何能這麼早就回來?"

聞此一言,傅瓷稍稍掙紮了下,說道:"我是璽王府的人,與國公府無干."

蒼璽喝了些酒,不如平時考慮的那麼全面,傅瓷話里的意思蒼璽也只當做玩笑.

蒼璽將傅瓷撈在懷里,嘴唇不住的去蹭傅瓷的臉頰,雙腿間之物已經硬如玄鐵.

"你打算住多久?"蒼璽輕輕咬了傅瓷的耳垂一下,問道.

傅瓷想了想,輕聲回答道:"半個月吧."

半個月的時間,無論周信的病情好不好終歸是有個定論了.再者說,就單看眼下,讓她與蒼璽分別十五個時辰恐怕都如隔三秋.如此算來,這十五個日夜該是多少年啊!

"這麼久?"蒼璽撇了撇嘴,傅瓷意外的覺得蒼璽這表情可愛.

傅瓷想問他季十七治病大約需要幾天,但這話到了嘴邊,傅瓷卻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換了個話題問道:"國公與你說了些什麼?"

"關于沈氏",蒼璽見傅瓷有興趣,遂而接著說道:"傅國公說,沈氏一族內訌已久.本王猜測,前幾日的事情恐怕就是這兩幫勢力相互爭斗的結果."

傅瓷聽著,開始回想前幾日蒼璽,薛錦繡與她講的種種.

思索片刻後,傅瓷覺得這樣一想這些事情也就講通了.

蒼璽與薛錦繡遇上的恐怕是兩幫人.一邊拼命的保著自己,另一方在暗中操作.

看樣子,沈清風是不打算讓周信活著了.只要周信活著,他先前涉足關于沈梓賦的一切都要被揭露在人前!

如此一來,沈清風為了保護兒子,自然會選擇這樣了解了周信的性命.倒是老頭子沈云贛一直偏袒著沈貴妃的那一雙兒子!

"王爺打算如何?"傅瓷問道.

蒼璽眯了眯眼,輕微笑道:"一鍋端."

蒼璽這話說的不是十分明確,傅瓷能想明白卻不懂蒼璽會如何做.

所謂"一鍋端",大概就是要看大廈將傾的一天.這其實也不難,只要沈清風的人還會下手,就不難抓不住把柄.謀害皇子是死罪,但這一項就夠要了沈家全家上下的人命了!

話說起來容易,但要是真的實施起來,恐怕就有難度了.

蒼璽的右臂帶著傷,沈氏的死士又是經過專門訓練的.

如此一來,若是真的讓蒼璽與沈氏的人單打獨斗,豈非是在送命?

想到這兒,傅瓷還想開口與蒼璽說上幾句話,卻被蒼璽突如其來的一個吻給堵住了嘴.

蒼璽的右臂不怎麼靈便,遂而也不好發力.傅瓷很小心的靠在他的左臂彎里,有些笨拙的回應著蒼璽給的這個吻.

一吻已閉,蒼璽咂了咂嘴,語氣稍帶嫌棄的說道:"這種事情上,王妃應該專心些."

被蒼璽這麼一說,傅瓷微愣,即刻羞紅了臉,"你的右臂--?"

不等傅瓷說完,蒼璽一個起身將傅瓷單手抱在懷里.傅瓷的手盤在蒼璽的脖頸上,輕聲說道:"就你這這分量,我一只手也抱的穩."

說罷,傅瓷已經被蒼璽放在了床上.蒼璽單手撐著床,輕壓在傅瓷身上,傅瓷有點不適應,微微動了下.

"本王的右臂不方便,你若是不想,盡管推開本王",蒼璽說道,語氣中有點失落.

被他這麼一說,傅瓷不敢再亂動.蒼璽得意一笑,"看樣子,王妃很喜歡與本王交歡."

"你要做就快些,廢什麼話?"傅瓷說道,說著拿胳膊捶了蒼璽的胸口一下.

蒼璽悶哼了聲.傅瓷以為碰到了蒼璽的傷,急忙問道:"可是我又碰著你了?"

聽傅瓷這話,蒼璽故作委屈說道:"王妃若是心疼本王,就多多配合些."

被蒼璽這麼一說,傅瓷倒是像板上魚肉一般任蒼璽宰割.

云雨過後,傅瓷枕著蒼璽的左臂,有點迷糊的問道:"你要如何對付沈氏?"

蒼璽不怎麼困,看著傅瓷迷迷糊糊的樣子,特地的把聲音當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看著傅瓷已經睜不開眼,蒼璽輕輕拍了拍她,溫柔說道:"睡吧."

蒼璽這麼一說,傅瓷果真就睡了過去.

再醒來時已經天亮.傅瓷下意識的朝旁邊蹭了蹭,床上卻空無一人.

傅瓷睜開眼,蒼璽已經不在床上.傅瓷忙喚來了桂雨,問道:"王爺呢?"

桂雨邊為傅瓷穿衣裳,邊說道:"王爺一大早就起身走了."

聽桂雨這麼一說,傅瓷有點失落.桂雨勘破傅瓷心事一般,說道:"王妃這是想王爺了?"

"你是愈發的沒規矩了",傅瓷嗔到.

"王爺有話帶給主子,主子聽是不聽?"桂雨俏皮問道.

"你這妮子",傅瓷點了點桂雨的額頭,接著問道:"王爺說了什麼?"

桂雨俏皮一笑,說道:"王爺說早膳已經為主子准備好了",桂雨說著沖著門外拍了三下手,接著就有五個婢女端著菜上來.

"王妃請用膳",桂雨俏皮說道.

傅瓷看著桌子上的飯菜,心情大好.但出于關切,傅瓷接著問道:"王爺可還有其他的話?"

"王爺說,只給主子十日的時間,十日後王爺親自來接主子回門."

"十日",傅瓷嘟噥了一句.

十日不長,但要真的過起來委實也不短.

這十天,蒼璽要全權負責周信的安全.昨晚聽了蒼璽的講述,傅瓷愈發覺得沈氏的人防不勝防.

讓周信入璽王府,府里的人必定會魚龍混雜.到時候,連抓誰的把柄都不知道,如何揪出真凶?

想到這兒,傅瓷愣了愣神.

桂雨喚了一聲,接著說道:"王爺會讓蒼洱每晚來北院一趟.到時候,主子有什麼事情盡管吩咐蒼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