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下次,你我兵戎相見
g,更新快,無彈窗,!

曹掌事的話無疑像一把匕首一樣直剜沈梓荷的心髒.

周義就這般討厭她?

曾經說好要攜手到老的恩愛夫妻竟然因為猜忌弄到這種境地.如此想來,沈梓荷只覺好笑.

說什麼此生不疑她,不過都是些騙人的話!

因著沈梓荷是皇妃的緣故,曹掌事不能對她用刑.然而,周義剛把沈梓荷關進大牢的時候有個蒙面的黑衣人來找過她.

黑衣人說,務必讓沈梓荷惹得周義厭煩.待這位皇子對四皇妃恩斷義絕的時候,再用酷刑讓這位四皇妃將串通沈家,謀害皇親的罪名認下.

黑衣人還許諾,事成之後給曹掌事一百兩黃金.

曹掌事身上背著不少人命,用一位不得寵的皇妃的命換一百兩黃金絕對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想到這兒,曹掌事隨手拿起了皮鞭.皮鞭很粗,上面還沾著黑紅色的血跡,讓人看了有些發怵.曹掌事命人打來了一盆鹽水,將鞭子往里一扔.原本粘在鞭子上的血跡被鹽水這麼一泡即刻溶于水中.方才的一盆清水,如今已經被染的鮮紅.

曹掌事從鹽水里撈出鞭子,打開了關沈梓荷那間大牢的門.先前,周義沒下令給沈梓荷斷食之前,曹掌事一直在隔岸觀火.

在四皇子府當事的人深知,四殿下對這位四皇妃是寵愛至極.也因為此,曹掌事一直在猶豫這一百兩黃金自己是拿得動還是拿不動.但眼下,看著周義的態度,曹掌事十分確定這些金子是逃不出自己的口袋了.

"四皇妃還是招了吧,不然莫怪老奴的鞭子不長眼",說著,曹掌事揮了一下鞭子.鞭子與空氣相撞,發出呼的一聲響.

沈梓荷看著曹掌事將一連串的動作做完,依舊在角落里一動不動.

她閉眼假寐,好像只要閉上眼睛,眼前這個人就不是受周義之命來打她,審她.

曹掌事的腳步越來越近.一鞭子呼嘯過來,沈梓荷動都沒動.

鞭子碰上沈梓荷那細嫩的肌膚,即刻就生出了一條血痕.

看到沈梓荷連最起碼的掙紮都沒有,曹掌事以為是自己下手太輕,遂而更用力的抽來.這一道鞭子,曹掌事用了狠勁兒.沈梓荷被抽的一個激靈,不自覺的咬了下牙.

鞭子落在她的後背上.單薄的衣裳承受不住曹掌事的力道已經開了個口子,沈梓荷的肌膚同樣被鞭子撕裂開來.

"四皇妃還真是嘴硬",曹掌事語氣帶著幾分酸氣,讓人聽著很不舒服,見沈梓荷還不理她,于是提高了三個音調說道:"老奴倒想看看一個被四殿下遺棄的女人,到底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說完,又一道鞭子抽在沈梓荷的後背上.兩條鞭痕相交織的地方已經血肉模糊,加之這鞭子之前在鹽水里泡過.鞭子的紋理之中帶著些鹽份.第一道鞭子給人是撕破肌膚的感覺,這第二道便感覺出了鹽水的功效了.

沈梓荷疼的咬著下唇不肯吭聲.

這頓鞭子,是周義的意思嗎?

一時之間,沈梓荷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勉強的伸手抹了把臉,在曹掌事第四鞭子下來之前,她轉過了身面朝著曹掌事.

曹掌事見沈梓荷終于有點服軟的態度,臉上帶著幾分笑意,還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種.

"四皇妃想好了?肯說了?"曹掌事收了鞭子問道.

沈梓荷沒回答曹掌事的問題,直挺挺的站起了身,語氣不帶絲毫溫度的問道:"這是四殿下的意思?"

聞此一言,曹掌事有點懵.

給沈梓荷斷糧是周義的意思,但四殿下並沒有說可以用刑.若非是看著這位四皇妃已經失寵,曹掌事是如何都不敢動手的.

事情是這麼個事情,但絕不能告訴沈梓荷實話.否則,萬一消息傳出去了,她的命豈非就喪在這兒了?

想到這兒,曹掌事努力保持鎮定甚至還加了幾分自信的笑,說道:"您是皇妃,若是沒有四殿下的意思誰敢對您動手呢?"

說完,曹掌事更加確定了一點--絕不能讓沈梓荷活著出去.

沈梓荷得到答案的一瞬間淚如泉湧.方才的四道鞭子她沒哭,單單"四殿下的意思"這幾個字卻讓她如何也抑制不住眼淚.

見沈梓荷被周義吃定了,曹掌事笑道:"老奴勸您還是認了吧,還能免遭些皮肉之苦.否則,到頭來都是一死.四皇妃您覺得是遍身傷痕的死了好看還是細皮嫩肉的死了好看?"

沈梓荷冷笑了一聲,一個健步到曹掌事身邊奪過她手中的鞭子快速將鞭子勒在她的脖子上,"我倒是想看看,咱們兩個誰先死."

這個時辰的地牢是沒有侍衛的,也正因為沒有侍衛守著曹掌事才敢對沈梓荷用刑.

沈梓荷練過武,拳腳不說能與蒼璽對手但也絕不再周義之下.

對付曹掌事這等只會拿著刑具耀武揚威的人,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曹掌事被勒的已經喘不動氣,雙手使勁兒往外扒,希望能緩解一下這即將窒息帶來的痛楚.曹掌事的眼睛已經開始向上翻,手上的力道也弱了些.到最後,沈梓荷用了狠勁兒,曹掌事的脖頸都被她勒斷.

看著這人的尸體,沈梓荷厭惡的踢了一腳.

這是她第一次殺人.

沈梓荷圍著不大的地牢盤查了一遍,發現有幾個高窗翻出去是四皇子府一條無人走的小路.篤定沒人後,沈梓荷一個躍身跳到窗口.

沈梓荷輕功了得,以至于從窗戶跳到地上的時候幾乎沒有聲音.

在這座院子里生活了半年之久,沈梓荷有點舍不得,但一想到這院子里的主人竟然想要了她的命,沈梓荷眼神也變得有幾分悲戚.

她順著小路走,到了一處與後街相同的地方,縱身一躍翻上牆頭.她在牆頭停留了片刻,朝著這諾大的四皇子府唯一一處還亮著燈的地方深深的看了一眼.

"下次,你我兵戎相見",沈梓荷輕輕說道.

說完後,她最後朝哪個院落看了一眼,翻下了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