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隱士高人
g,更新快,無彈窗,!

薛錦繡說完良久,蒼璽才反應過來她所指的是先前自己問她誰透露神醫季十七的消息.

沉默片刻,蒼璽輕聲說道:"馬車壞了,我們得想個辦法盡快回宮."

提到這兒,薛錦繡騰的一下子朝前跑了幾步,蒼璽給蒼洱遞了個眼神,蒼洱會意跟在了薛錦繡身後.在這荒郊野嶺馬受了驚也就罷了,薛錦繡萬萬不能再出事.

一會兒功夫,薛錦繡跑回蒼璽面前,微微氣喘的說道:"前面的云水謠我有故人,我們可以去試試看."

來竹林許多次,蒼璽倒是聽說前面有個地界兒叫云水謠.只是,哪兒住著一位避世高人,聽說與長清候熟識.

"你說的可是陳秋實前輩?"蒼璽問道.

薛錦繡點了點頭,"陳伯伯與我父王是故交,他常年作戰懂些醫術,該是能為王兄療傷."

聽薛錦繡這麼說,蒼璽也愉快應下.此處離季十七的竹屋不算遠,但若是腿兒著回去怎麼也得五六個時辰,反倒是離云水謠只有一個時辰的路程.

如此想來,也這也是唯一的方法了.

薛錦繡口中的這位陳伯伯蒼璽早有耳聞.三十年前,陳老是個叱咤疆場的將軍.高宗奪權以後,削武將威風,長文人權利.陳老將軍氣不過,一怒之下歸隱了山林.

三人走了半個時辰,蒼璽的體力便多多少少有些跟不上了.右臂脫臼,呼呼的北風一個勁兒的往骨子里竄.蒼璽打了個寒顫,蒼洱將自己的虎皮護腕給蒼璽戴上.蒼洱執拗,蒼璽一只胳膊論力道自然比不上蒼洱,便只能任由著他擺布.

三人加快了腳步,薛錦繡雖說是個鬧騰的但這崎嶇的山路她還是有些走不慣.常常一個不注意就有些仄歪.

"小心",蒼璽伸出左手扶住差點摔倒在地的薛錦繡.

蒼璽左手一吃力,右臂連帶著吃痛,不由皺了皺眉.薛錦繡看著右臂脫落的蒼璽,眼淚突然就掉下來了.

薛錦繡這一哭蒼璽有點不知所措,只能輕聲安慰道:"我在戰場上受過比這還嚴重的傷,這些小傷小痛不用在意",說著,蒼璽想活動活動右臂讓薛錦繡放心.

但胳膊還沒動成,蒼璽就疼的咧了下嘴.

薛錦繡見狀,趕緊擦干了眼淚.

"王兄……"

薛錦繡話還沒說完就被蒼璽打斷,"本王巴望著能吃一杯你與老三的喜酒."

薛錦繡點了點頭,蒼璽笑了笑,三人繼續前行.

約麼著得有三四刻鍾的時間,三人終于來到了陳秋實老將軍隱居的住處.

蒼洱剛要上去叩門,卻被薛錦繡攔下,"我來吧."

說完,不等蒼洱回複薛錦繡就來到了門前,三長一短的叩了四下.不一會兒,屋里出來了一個頭發花白,衣衫素淨的老者.

來人見到薛錦繡,微微一愣,語氣多少帶些詫異的問道:"姑娘是--?"

薛錦繡扯了個笑,"陳伯伯,是我,錦繡."

聽薛錦繡這麼一說,老人恍然大悟一般的哈哈大笑,問道:"三年不見,錦繡丫頭長這麼高了."

薛錦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問道:"伯伯身體可安?"

老人笑語愔愔的說道:"我離開了朝堂,好著呢!到是你爹,怎麼樣了?"

"我爹身體也好,前陣子還惦記著您老人家呢!"

陳秋實還想說什麼,目光落在了蒼璽身上,語氣也冷淡了幾分的問道,"這位是--?"

薛錦繡笑了笑,"這是承周外姓王爺蒼璽."

薛錦繡介紹完,蒼璽單手沖著陳秋實行了個禮,"蒼璽見過前輩!"

陳秋實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蒼璽一番,若有所思了片刻後,問道:"你父親可是蒼擎王爺?"

蒼璽微微頷首,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正是家父."

陳秋實扯了扯嘴角,最終沒說出什麼來.在陳秋實看來,蒼擎是承周唯一一個擔得起"王爺"這個稱號的人.當年,高宗被擒,蒼擎單槍匹馬入敵營,不僅解救了高宗還為戰爭勝利打了個很好的基礎.

只是,蒼擎的結局卻是讓人提起落淚.

想到這兒,陳秋實對蒼璽也多多少少有幾分另眼相看.他相信,蒼擎的血脈,不是孬種.

"你這臂膀?"陳秋實打破沉默,問道.

蒼璽看了一眼右臂,不等他開口說話,薛錦繡就搶先說道:"璽王爺為了護著錦繡,才受了傷,還勞煩伯伯為王兄接骨."

陳秋實拍了拍蒼璽的肩膀,蒼璽吃痛卻沒吭聲.

陳秋實歎了口氣,這胳膊已經完全脫落,即便是接回去也得恢複個五六個月.

"隨我進屋吧",陳秋實說完,自顧自的進了屋,薛錦繡緊隨其後,蒼璽給蒼洱遞了個眼色,蒼洱會意.待蒼璽進屋後,即刻吹了個口哨喚來了鴿子,他沖著鴿子比劃一番後,鴿子朝璽王府的方向飛去.

屋內,陳秋實將蒼璽的衣袍解開,拿著燒酒在蒼璽的肩膀處使勁兒搓了搓,直到蒼璽的肩膀發熱.

"有點疼,錦繡丫頭你摁住他",陳秋實說道.

薛錦繡對陳秋實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了解的.她這位陳伯伯是個硬漢,從來不會輕易說"疼"這個字.想到這兒,薛錦繡摁著蒼璽手加重了幾分力道.

蒼璽看到薛錦繡這副擔心還愧疚的樣子,忍不住安慰道:"你別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這點疼我還是忍得的."

蒼璽說完這話,他就有些後悔了.陳秋實的手法和力道帶來的疼委實是他沒想到的.許是自小就練就了那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的性子,又或是不願意讓薛錦繡擔心,蒼璽愣是一個子也沒叫出來.

一盞茶的功夫後,陳秋實舒了口氣,"好了,你活動活動試試."

蒼璽小幅度的動了動,拱手一揖說道:"多謝老將軍."

被蒼璽這麼一說,陳秋實有點惱了,沒好氣的說道:"老夫離開那烏煙瘴氣的廟堂已經多年,璽王爺還是慎言吧."

聽陳秋實這話,蒼璽有點慚愧,拱手說道:"是晚輩言語不當,還請前輩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