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救命稻草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樣的薛錦繡,蒼璽還是第一次見.

相識這些年,薛錦繡向來是一副活潑可愛的模樣.也唯有周信病的這一段時間,她開始學著以各種各樣的神情來面對各種各樣的人.

想到這兒,蒼璽有點心疼眼前的這個小姑娘,輕聲咳了咳說道:"沒事.王兄帶你去找季十七,不過十七向來對宮闈王府頗有意見,能不能請來就看你的本事了."

聞此一言,薛錦繡猛地抬頭看向蒼璽,一時之間竟然無語凝噎.片刻後,薛錦繡才問道:"王兄不怕三哥醒來繼續與王兄作對?"

蒼璽笑了笑,"你這傻丫頭,比起你說的政敵,本王更擔心妹妹嫁不出去.好不容易遇上一個你看得上的,我如何能以一己之私耽誤了你."

經蒼璽這麼一說,薛錦繡熱淚盈眶.都說傻人有傻福,大概是老天爺看她不通世事才遇見了蒼璽這麼好的表兄.

"多謝你",薛錦繡沖著蒼璽頷首道了個謝.

蒼璽眼瞧著這小姑娘褪去了一身狂傲.原本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竟然也學會了求人辦事的那套禮節.

蒼璽無聲的歎了口氣,朝著薛錦繡微微一笑,"換身便服,隨我去吧."

被蒼璽這麼一說,薛錦繡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在周信的床前守了三日.衣服也已經有三日沒換洗了,遂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王兄等我片刻."

蒼璽看了看眼前人這副憔悴的模樣.三日未曾洗漱的薛錦繡頭發已經不能簡單的用凌亂這個詞來形容,這身翠綠色的衣裳也沾了些藥湯,飯湯,想必是喂周信的時候無意留下的.

"反正也不急在這一會兒,你先舒舒服服的沐浴會兒,本王在寒煙閣等你",蒼璽說完起了身,待薛錦繡應了一聲後才出了房門.

薛錦繡為周信掖了掖被子,輕聲說道:"我還等你活著娶我呢."

言罷,薛錦繡吩咐了幾個信得過的婢女留在了周信身邊,其余的人跟著她回到了薛錦繡自己的寢殿.

周信受傷的這幾日,薛錦繡可以稱得上是寸步不離.多虧了房間里日日有人打掃,否則她養的那些個小動物恐怕要通通餓死.

薛錦繡抱了抱養在屋里的小羊羔.小羊羔身上的絨毛是新長的,抱在懷里甚是暖和.只是,在這分量上,小羊羔似乎比以前輕了些.

熱水打好後,小丫頭喚薛錦繡去沐浴,薛錦繡應了一聲,將羊頭往自己臉頰上蹭了蹭後才把它放在了搖籃子里,輕聲說道:"他會活著來娶我,到時候我把你當嫁妝帶過去."

由婢女伺候著,薛錦繡在熱水里泡了好一會兒,似乎要把這幾日以來的疲倦通通洗掉.

半個時辰後,薛錦繡隨便挽了個發髻,穿了身青色襖裙外面搭了個藍色的大氅.

"走吧",薛錦繡吸了口氣說完走在了前面.

風吹得有些厲害,薛錦繡下意識的攏了攏大氅.蒼璽跟在薛錦繡身後,將她的舉動通通看在眼里:"冷的話,拿著這個."

說著,蒼璽將手里的暖手爐遞給了薛錦繡.薛錦繡沒推辭,沖著蒼璽笑了笑接過了暖手爐.

"十七不喜歡宮闈王府那些個規矩,他不是個唯利是圖的人,你注意些分寸",蒼璽囑咐道.

薛錦繡輕輕的應了一聲,由婢女扶著上了馬車.

蒼洱依舊是趕馬車的命.馬鞭子與凌冽的北風交織在一起,讓人覺得格外的冷.

蒼洱駕著車朝竹林的方向駛去.剛過了新年,街道上的人還不算多,馬車行的格外快些.半個時辰後,蒼洱勒住了馬缰子,跳下馬車,說道:"爺,郡主,前面的路馬車進不去,還勞煩您二位腿兒著進去."

蒼璽應了一聲.季十七的竹林他沒少跑,四面八方都研究透了,也沒有找到一個能把馬車駕進去的入口.這兒三面環山一面是水,絕對稱得上是個好地界兒.

"這位神醫住的地方還真是有點兒別開生面",薛錦繡感歎道.

"十七不喜歡喧鬧卻是個活潑性子",蒼璽邊走邊說,還不忘為薛錦繡撥開周邊樹上干枯的枝子.

兩人一路暢聊,蒼璽極力開解著薛錦繡.然而饒是他如何說薛錦繡都笑笑應著,唯有提到她與周信的往日,薛錦繡眸子里才有了幾分神韻.

來到季十七的竹屋前,屋子的門沒鎖.季十七向來沒有鎖門的習慣.一來,這竹林鮮有人來,二來,季十七覺得拿著鑰匙出門是件累贅事兒.

蒼璽與季十七熟識,向來沒什麼禮節規矩可講.剛想推門而入卻被薛錦繡攔下,"還是叩門吧."

蒼璽沒反駁薛錦繡.他環視了門口一周,委實沒有門環可叩,遂而只能退而求其次沖著屋里喊了兩聲.

季十七聞聲,出門來看.見到蒼璽的那一瞬,季十七還是挺開心的,但看到蒼璽身後的薛錦繡,笑容僵在了臉上.

"你又為我攬了什麼差事?"季十七問道.

見季十七的目光落在薛錦繡身上,蒼璽趕緊笑著將薛錦繡推到季十七面前,"這是本王的表妹,長清候爺的女兒姓薛名錦繡."

被蒼璽這麼一說,薛錦繡上前盈盈一拜,"錦繡見過季公子."

"這位貴人不必多禮.不知道貴人來找我是想醫治何人?"季十七問道.

薛錦繡沒想到季十七說話如此直率,稍微一愣後說道:"當今聖上第三子周信."

聽薛錦繡這麼一說,季十七的臉上有點不好看.薛錦繡將季十七的這變化看在眼里,向蒼璽遞了個求助的目光.

蒼璽會意,將季十七拉到一邊說道:"我這表妹與那些庸脂俗粉不同,十七你行個方便好歹去看看."

"你這混蛋向來不給我攬什麼好差事",季十七沒好氣的說道.

聞此一言,蒼璽知道季十七還為了宋清月那事責怪他,遂而賠了個笑臉說道:"這回,你只管救人就好,讓聖上與長清候欠你一個情分,你這面子可大了去了."

季十七歎了口氣,"他說的周信可是會領兵打仗的那個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