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此人姓沈?
g,更新快,無彈窗,!

周信已經昏迷了兩日.

沈貴妃已近瘋狂的狀態,薛錦繡一聲不吭的在床前守了兩日.高宗心急,卻不露于色.沈梓荷來看望了周信兩趟,卻被沈貴妃罵了出去.

第三日頭上,太醫坐不住了.特地避開了沈貴妃在的時候悄悄與薛錦繡說道:"與其這樣耗著讓殿下痛苦,不如讓殿下早登極樂."

太醫說這話的時候沒敢看薛錦繡的表情.他知道薛錦繡不是個不通情達理的人,然而在讓她放棄周信生命這樁事情上,太醫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把握.

聽到這消息的薛錦繡沒哭也沒鬧,一臉溫和的問道:"當真沒救了?"

太醫歎了口氣.這些話他本不該說的,但這幾日下來,看著錦繡郡主不眠不休的守在三殿下床頭,饒是深諳明哲保身之道的太醫也忍不住對薛錦繡破格說了這些.

"三殿下生還的機率實在渺茫",太醫拱手一揖,歎了聲氣,"是老臣無能."

薛錦繡閉了閉眼睛,再睜開時眼睛已經變得朦朦朧朧.她原本以為,經曆了這些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之後她該是沒有眼淚的.

"再等等吧,再等十日",薛錦繡說這話時面上帶著笑.

太醫歎了口氣,頗為無力的點了點頭.

"這話別與沈貴妃娘娘講了,我怕她撐不住",薛錦繡說道.

太醫應了一聲後站在一旁不敢多語.

按照常理來說,以周信的身體素質在小腹不致命處捅上一刀委實不是什麼大傷.壞就壞在,周信是個認死理的,對自己下了狠手.

薛錦繡不知道那日發生了什麼,只知道自己被高宗叫來了的時候,周信已經氣息微弱的躺在了自己的面前.

後來,薛錦繡也多多少少的打聽了些.小宮女們說的唯唯怯怯也沒個統一的口述.但整合她們的話來看,是周信與沈貴妃起了沖突.

薛錦繡本就對沈貴妃沒什麼好感,出了周信這樁事情後,薛錦繡對她的態度可以稱得上是厭惡.但畢竟本性使然,薛錦繡對沈貴妃最起碼的尊重還有.

在婢女的幫助下,薛錦繡給周信喂了兩回粥.薛錦繡能感覺到周信能往下咽,她相信,只要吃得下東西,就還有的救.

趁著沈貴妃不在的功夫,沈梓荷來到了周信的寢殿.她怕驚動了沈貴妃,遂而也沒讓人通傳,直接站在了周信的寢殿門口.

"郡主",沈梓荷輕輕喚了一聲.

薛錦繡聞聲回頭,看到站在門口的沈梓荷,將眼角的淚擦了擦,努力扯出一個微笑,說道:"四嫂來了."

沈梓荷點了點頭,將手里的食盒放到桌子上親自盛了一碗雞湯遞給薛錦繡,"我煮的,你嘗嘗."

薛錦繡接過碗,湊在鼻子前聞了聞,若有所思.

他在周信府上喝過一模一樣味道的雞湯--是個老廚子煲的.

彼時,薛錦繡還感歎為何三皇子府里的伙食一向不怎麼好吃,但唯這一道雞湯很是可口.周信沒有給她明確答複,只說這位廚子只會煲這個雞湯.

薛錦繡抿了一小口,沖著沈梓荷微微笑了笑,"四嫂與三殿下很熟嗎?"

聞此一言,沈梓荷有點懵,但轉瞬即說道:"三殿下從小長在軍營,一年回來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委實談不上熟這個字."

薛錦繡沒再問下去,而是與沈梓荷說了說周信近來的情況.

估摸著沈貴妃午睡快醒了的時候,沈梓荷主動向薛錦繡請辭.臨走前,欲言又止的說道:"四嫂有句話,原本不該說,但看著郡主著急我心里著實過意不去."

此時此刻,薛錦繡已經是沒什麼不能接受的了,遂而微微彎唇,輕聲說道:"四嫂請講,但凡是能為三殿下做的錦繡都願意去做."

沈梓荷點了點頭,說道:"我素聞璽王爺認識一位叫季十七的神醫,坊間流傳他有妙手回春的醫術.只是--",沈梓荷故意把話卡在了這兒,等著薛錦繡開口問她.

"只是什麼?"薛錦繡問道.

"郡主可能不曉得朝堂之事,如今璽王爺與三殿下稱得上是政敵.只是不知道璽王爺肯不肯伸以援手",沈梓荷說完後,假意說錯了話似的微微捂住了自己的嘴,驚慌說道:"錦繡妹妹就當四嫂從未來過,告辭,告辭."

薛錦繡沒攔著沈梓荷.她是不怎麼聰明,但不傻.薛錦繡看得出來,沈梓荷是故意想把消息透露給自己.

盡管不知道沈梓荷到底打的怎樣的算盤,但薛錦繡還是打算找蒼璽試一試.

下定了主意後,薛錦繡朝著門外喊了一聲,即刻有個宮女推門而入.

"請璽王爺來一趟,說本郡主有要事相商",薛錦繡吩咐道.

小宮女領了命,退出了房間.

一盞茶的功夫,蒼璽來到了周信的寢殿.他將外袍隨手一解,遞給了小宮女,"尋我何事?"

薛錦繡給蒼璽遞了杯茶,開門見山的問道:"王兄可認識一位叫季十七的神醫?"

蒼璽端茶水的手微微一僵,繼而點了點頭,"認識."

聞此一言,薛錦繡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王兄可願引薦?"

蒼璽朝座位上伸了伸手微微點頭示意薛錦繡先坐下,薛錦繡稍稍平複了一下情緒,坐在椅子上說道:"我知道王兄與三哥是政敵,但畢竟人命關天.若是三哥就這樣死了,王兄也是勝之不武."

聽到薛錦繡這話,蒼璽心里有點發笑,但看到薛錦繡這副認真的樣子與病床上躺著的周信,蒼璽還是忍住了笑,一本正經的問道:"是誰與你說的十七?"

雖說薛錦繡感激沈梓荷向她透露這個消息,但她畢竟與蒼璽更加親厚些.蒼璽將薛錦繡的糾結看在眼里,也不為難.

"我只問你一句,你願說就說,不願說作罷."

"王兄請講."

"此人姓沈?"蒼璽問道.

聞此一言,薛錦繡微微抬了抬頭與蒼璽四目相對了一瞬繼而低下頭.蒼璽的目光太過凌厲,凌厲到容不得她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