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沈氏的血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梓賦的事情不過半日就被傳到了沈貴妃的耳朵里.

說到底,還是華氏夫人護子心切才讓這消息傳得人盡皆知.沈清風不在家,華氏自然要想盡辦法護住自己的小兒子,遂而只能來求一求沈貴妃.

沈貴妃與華氏的交情不淺.未出閣時,這兩人就是能同甘共苦的小姐妹.縱使後來沈氏入宮,華氏嫁與沈貴妃的庶出弟弟沈清風,兩人的感情卻沒有因為距離的變化而改變.

更何況,這些年沈清風的功勞也是支撐沈氏在後宮的重要支柱.

"臣婦還請貴妃娘娘救一救梓賦",華氏跪在地上哭訴.

沈貴妃見不得自己的小姐妹這副卑微的模樣,更可況從前的小姐妹還是自己現在的弟婦,自己豈有不拉一把的道理?

"你且起來,慢慢說說",沈貴妃伸手將華氏夫人服了起來.

華氏將事情的經過給沈貴妃講了一遍,這中間自然是把沈梓賦的罪過往輕了說.

事情說完後,沈貴妃歎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情是聖上負責,本宮委實是插不上手."

聞此一言,華氏趕緊說道:"臣婦聽說,這件事情現在是由三殿下在查.臣婦知道,三殿下最聽娘娘的話,還請娘娘對你這苦命的外甥伸以援手."

聽聞這件事是由周信負責,沈貴妃心里一沉.

高宗這是要逼著周信大義滅親?

想到這兒,沈氏心頭一涼.由沈梓賦入手,接下來就會使沈清風一家,繼而是自己的各位兄長,隨後就會是包含自己在內的整個沈氏!

想明白了這一層,沈貴妃有點兒毛骨悚然.她決不能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放心,本宮定會盡全力保住梓賦"沈貴妃說道.

聽到這句話,華氏安心了一大半.高宗的後宮,除了皇後傅鶯歌就數沈貴妃階品最高.華氏相信,高宗肯給沈貴妃這個面子.

華氏這麼想,但事實誠然不是這樣.

高宗許久之前就想著扳倒沈氏,但苦于沒有借口.沈梓賦非要往槍口上撞,這個怪不得高宗要對他施威作福.

華氏又說了許多感恩戴德的話才離開.華氏夫人一走,沈貴妃即刻命人召來了周信.

不等周信行禮,沈貴妃就問道:"你在負責調查沈梓賦的事情?"

周信應了一聲.

聞此一言,沈貴妃直接說道:"本宮命你就此收手."

周信沒有反駁沈氏的話,而是畢恭畢敬的說道:"父君已經命兒臣全權調查此事,兒臣不能辜負皇命."

聽到周信這麼說,沈貴妃氣不打一處來:"你這是翅膀硬了,要與沈氏反目了?"

周信跪在沈貴妃腳邊,說道:"兒臣不敢."

"不敢?",沈貴妃笑了笑,"你真以為你母妃是傻子,這樁事情你明明能攔下薛錦繡那個小賤人,你卻偏偏跟她一起去向你父君奏明."

"錦繡郡主好歹也是個郡主,母妃措辭還是注意些好",周信說道.

"很好,這就是本宮養出來的乖兒子.為了一個女人,竟然不惜滅了沈氏滿門!"沈貴妃沖著周信吼道.

"兒臣不敢",周信沖著沈貴妃行了個禮.

"別忘了你身上也留著沈氏的血!"沈貴妃沖著周信吼道.

又是這句話!

周信聽到這話,不再顧忌沈貴妃是自己的親娘,站起身來直勾勾的等著沈貴妃說道:"小時候,也是因為你這話,我才隨著王將軍進了軍營!你說我身上流著沈氏的血,一定要做個硬朗的男兒輔佐大哥,你不管不顧的把我送入軍營,讓我成為你在後宮的保障,成為大哥奪嫡的幫手!"

周信說著,將袖子往上一撩,胳膊上露出一道猙獰的疤痕,"看到沒,這是我十二歲那年隨著王將軍上戰場事被敵軍砍得.若不是王將軍及時將我救下,我可能都沒法站在這兒.你呢?除了大哥的太子之位,你的太後之位,你想過我嗎?"

周信說著,解了半邊衣衫,說道:"看到了嗎?這兒,十五歲的時候,隨著王將軍上陣遇敵迷了路在林子里被黑豹傷的.你知道那個時候我腦子里在想什麼嗎?"

周信看了一眼捂著嘴在哭的沈貴妃,輕蔑的笑了一聲,"那個時候,我體熱不退.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喊得全都是娘!"

此時此刻,沈貴妃已經泣不成聲.她知道,這些年對兒子的虧欠良多.

"別說了,母妃求求你別說了",沈貴妃哭著蹲在地上說道.

周信冷笑了一聲,"沈氏的血是嗎?我還給你!"

說著,從懷里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入自己的小腹.

在場的人都被周信這一舉動驚到了,沈貴妃也被嚇得不知所措.

看著周信被染紅的衣裳,沈貴妃良久之後才反應過來,沖著婢女喊道:"去找太醫!太醫!"

周信看著躺了一地的血,對著沈貴妃扯了扯嘴角,"娘,我不欠沈氏的.兒子在戰場上沒給姓沈的丟人."

沈貴妃被周信嚇得已經手足無措,聽到他這話更是懊悔不已.慌忙之中,沈貴妃一手抱著周信的頭,一手趕緊堵住了周信的傷口.

血依舊朝外冒,沈貴妃的手已經被血染的通紅.沈氏已經不在意手上的血腥與粘稠,一個勁兒的讓周信挺住.

周信是練過武的,知道哪里是要害以及下手輕重.

方才那一捅,周信是報了必死的心態,下手委實是不輕.

片刻過後,周信的意識已經開始變弱.

好在,在周信徹徹底底昏過去之前太醫及時趕到.

看到這一地的血,太醫顧不上給沈貴妃行禮,趕緊把手搭在了周信的大動脈上,謝天謝地的說了一句:"還有救,還有救."

被太醫這麼一說,沈貴妃舒了口氣.

"來幾個人趕緊把三殿下抬到床上",太醫吩咐道.

話一出口,立刻就有人來到周信面前,准備將周信先抬到臥房.

看到那幫子奴才笨手笨腳的樣子,太醫又囑咐道:"橫著抬,輕點兒!"

眼看著周信被抬進臥房,太醫就要跟進去,卻被沈貴妃一把攔住,"你與本宮講實話,有幾成把握?"

太醫歎了口氣,淡淡的吐出了兩個字:"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