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表兄
g,更新快,無彈窗,!

一眾護衛聽了,三三兩兩的就要對薛錦繡動手.

薛錦繡穿的是正式場合才會穿的曲裾,與方才那兩個家丁動手還可以.但對這些護衛動手委實是難以施展拳腳.

百姓們看著這麼些個大老爺們欺負一個女子,一個個兒都是義憤填膺.但礙于這人身份,大伙兒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周信看著薛錦繡一打十,盡管有些困難但也不至于占了下風去.薛錦繡無意中瞥見了人群中的周信,一點也不顧及自己形象的沖著周信喊道:"愣著干嘛,還不來幫忙?"

周信對這話置若罔聞,在一旁雙臂交叉的看著薛錦繡與那十人糾纏不清.薛錦繡看著周信那笑眯眯的樣子,不再指望著這人能出手幫自己.

有那麼一刻,薛錦繡因為情緒有點兒小失落而晃了一下神.

回過神來時,薛錦繡已經在周信懷里.

"作戰還能走神?"周信輕聲卻有力的說了一句.聽著像責怪,但卻飽含濃濃的關心意味.

那位公子哥兒瞧著眼看到手的美人成了別人的懷中人,上前就罵到:"哪里來的野雜種,敢管老子的事."

聞此一言,周信才將薛錦繡放到地上,說道:"在承周,強搶民女可不是小罪!"

那位公子哥兒冷笑了兩聲,"制定承周律令的就是老子的爹,你說老子有沒有罪?"

在一旁的百姓,擺了擺手小聲提醒周信說道:"這位壯士,這人惹不起啊!惹不起."

"老伯別怕.他就是當朝大官之子,我也信公道自在人心",周信出言安慰.

聽到周信這話,那位公子哥兒不服氣的說道:"老子表兄是當今三殿下周信,你惹得起嗎?",那公子哥說著,還不忘上前推搡周信兩下.

聽到來人報上了自己的名諱,周信面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問道:"你姓沈?"

那公子哥兒一位周信怕了他,趾高氣昂的說道:"怎麼?怕了?老子不但能告訴你我姓沈,還能告訴你我大名!"

周信沒出聲,等著來人報上自己的大名.

"爺爺我叫沈梓賦",公子哥兒高聲說道.

聽到這人報上了自己的大名,薛錦繡頓時起了捉弄之心,對著周信屈膝一拜,溫柔說道:"臣女多謝三殿下救命之恩."

周信豈不看不出薛錦繡是在故意擠兌他這位表弟,十分配合的拱手一揖,說道:"區區小事,錦繡郡主不必掛懷."

周圍的百姓聽見這兩人的對話,一個個兒的趕緊跪下給這兩人磕頭.沈梓賦看到這些人都跪下了已經十分慌張,但面上還是故作鎮定的說道:"冒充皇族可是死罪,你,你們倆就不怕爺把你們抓去報官!"

周信著實是不想打擊他這位表弟,但話說道這個份兒上.周信覺得不教訓教訓這個紈绔子弟委實不像是一個做兄長該做的.

想到這兒,周信從懷里掏出自己的令牌遞到沈梓賦面前,"看清楚了."

沈梓賦雖說大字不識得幾個,但好歹也是沈家的人,這牌子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個有背景的人.看到這兒,沈梓賦趕緊跪在地上,沖著周信磕頭,"三哥恕罪!三哥恕罪!"周圍的家丁.護衛見自己的主子跪下了,也都跟著跪在了地上討饒.

"你到處打著我的名聲作惡這一點,我們可以私了.但錦繡郡主這樁事情,你還是去與聖上說吧",周信言罷,帶著薛錦繡離開了現場.

一路上,薛錦繡異常沉默,一點都不想往日里那個俏皮的丫頭.

"被沈梓賦嚇到了?"周信問道.

薛錦繡搖了搖頭,語氣里帶著點兒小委屈的說道:"就是覺得你們這兒的人與我們那兒不一樣."

周信好奇發問:"你們哪兒的人怎麼個活法?"

"我們哪兒的民風很淳樸,勾心斗角的事兒不常見",薛錦繡說完後,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們哪兒強搶民女這種事也很少見."

周信點了點頭.青州那邊民風好是朝堂上下有目共睹的.也因此,高宗允許長清候在青州實行自治.

這樣的榮寵是承周的頭一份兒.地方自治不僅可以免貢免稅,就連法律也有一定的自治權利.

"你們那邊兒還有什麼習俗?"周信問道.

薛錦繡想了想,"父君還推行了新的姻緣法,男子一生只能娶一位妻子,不可以有妾室."

這一點周信也是略有耳聞.長清候自從推出這部法律後,以身作則,自己後院的妾室全都放回本家,還為她們尋了婆家.

"你是不是覺得身上流著沈家血脈的沒什麼好人?"周信突然問道.

薛錦繡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說句你不愛聽的,我覺得你母妃甚是難纏,你那個表弟也不是好人,但你不一樣",說道最後薛錦繡的臉有點發紅.

"沈氏原本也都是忠君報國的大族,但因為人多,一代一代傳下來就什麼人都有了",周信說道.

薛錦繡沒吱聲,周信接著說道:"我母妃原本也是一心伺候我父君的,但我父君不喜歡我母妃.久而久之,我母妃才養成了這樣暴戾的脾性",周信笑了笑,"至于我那個表弟,我也是頭一回見他."

"那你呢?"薛錦繡問道.

周信笑了笑,"我什麼?"

"你的故事",薛錦繡說道.

周信歎了口氣,"我小時候就被送到軍營里.不像大哥一樣做事考慮周到,也不似太子一般溫文爾雅,更不像老四一樣,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薛錦繡聽到周信把自己貶得一無是處,有點心疼,很久沒說話.

"你呢?"周信突然問道.

薛錦繡笑了笑,"我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世了,我是被二姨娘養大的.後來,二姨娘也病逝了."

兩人邊走邊說聊了許久,聊到天空又飄起了小雪花.

快到宮門口的時候,周信突然問道:"你打算如何處置我那表弟?"

薛錦繡抬起了頭認認真真的看著周信的眸子,然後又低下了頭.周信扯了扯嘴角,"你不用估計我的面子,我也不想流沈氏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