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七活八不活(1)
g,更新快,無彈窗,!

高宗一行人入座後,為首的太監擊了擊掌,歌舞便從四面的簾子里出來.

為首的舞女穿著一身紅色的舞服,用一塊紅色的面紗遮面.

隨著琵琶,古箏等一行樂器的想起,為首的舞女時而動若脫兔,時而又像驚弓之鳥.高宗看的認真,皇後欣賞的帶勁兒.

傅瓷看著台上人的身影,怎麼看怎麼覺得眼熟.直到台上的舞女從伴舞的人手中接過一盞盞紅燈籠,先遞給了高宗,又遞給了皇後,最後遞到蒼璽手邊時,傅瓷才認出來這蒙面的舞女是傅綽約.

一舞既畢,皇後笑著問道:"聖上猜猜這位跳舞的美人是誰?"

高宗在病中,有些眼花.但為了不打擾傅鶯歌的興致,隨便說了幾個沒到席的後妃名字.

傅鶯歌一一否認,到最後才沖著那蒙面舞女說道:"還不摘下你的面紗讓聖上看看你是誰?"

傅綽約解下面紗,一臉喜悅的給高宗行了個禮:"兒臣參見父君,母後."

高宗沒料想到時傅綽約,趕緊命人賜坐,"你姑母說你身子不大好,今兒個宴會沒法參加,朕還好一頓惋惜.沒想到,你這妮子是在給大家准備驚喜."

傅綽約微微一笑,"勞父君記掛,兒臣前幾日身子的確不適,好在母後派人悉心照顧."

聽傅綽約這麼說,高宗握住了傅鶯歌的手,款款深情的說道:"辛苦你了."

在場的人看著帝後深情一一為這兩人敬酒.高宗的身體不好,喝了兩杯酒就開始咳嗽,傅鶯歌舍不得再讓高宗辛苦喝酒,又不好在這佳節之時,違逆了大家的好意,遂而為高宗擋下了所有的酒.

喝了一陣子之後,沈貴妃提議讓在場的人出一個節目,傅鶯歌本想著反對,但看在高宗正在興頭上就應允了沈貴妃的要求.

周延讀書是個好手,但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才藝,遂而讓小兒子在眾人面前背了一段《洛神賦》.

周信沒有妻妾,唯那一身武藝能拿得出手,于是便為眾人展示了一番拳腳功夫.

相比于周延夫婦,周義與沈梓荷可謂是才子佳人.周義吹簫,沈梓荷跳舞.一曲驚鴻驚豔四座.直惹得在座的眾人誇這一對兒是郎才女貌.

蒼璽與傅瓷一人彈琴,一人鼓瑟,正寓意了"琴瑟和鳴"這個成語.在座的人幾乎是羨煞這一對佳人.

輪到傅長川與周懷墨的時候,沈貴妃突然提議說想看百步穿楊.

傅長川在朝廷上擔任的是文官的職位,但也不是不懂武藝.傅長川可以稱得上是禮,樂,射,禦,書,數樣樣不差的人.沈貴妃的這一番為難,委實是用錯了勁兒.

周懷墨口中叼著一枝花,傅長川拉弓,正中花心.兩人配合的默契,引得在場的人紛紛叫好.看到高宗叫好,沈氏灰溜溜的沒敢說話.

薛錦繡出了耍鞭子,一無長物.遂而在眾人面前,耍了一段鞭子舞.那靈動的身軀,更是得了在場的人一陣叫好.

最後,傅青滿因為身懷有孕的緣故不願意登台表演.原本周則是打算一個人舞劍給眾人助興,朱氏夫人卻說聽聞傅青滿書法了得,想要求一求太子妃的恩典讓眾人一飽眼福.

傅青滿與周則的意思都是推辭,但到了最後朱氏夫人讓周瑾城請傅青滿的墨寶.

傅青滿對周瑾城這娃娃甚是喜愛,看著小孩子這副天真相,傅青滿最終妥協.

見傅青滿應允,沈貴妃張羅著讓人取來文房四寶和桌椅.

傅青滿由周則扶著上了台,慢慢的坐在椅子上.

孰曾想,傅青滿坐下的哪一刻,椅子的腿斷了一根.幸虧周則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傅青滿,傅青滿整個人壓在了周則的腿上.

這一幕本在意料之外,高宗最先反應過來,沖著周圍的奴才喊道:"宣太醫!"

隨後在座的人都圍在了這兩人身邊.傅青滿腹痛不止,周則的腿也紮進了椅子腿上,血淋淋一片.

盡管如此,周則還不忘雙手托住傅青滿.

傅鶯歌命人將傅青滿就近抬進了一件寢殿,周義與蒼璽架著周則做到了板凳上.

太醫來時,傅青滿已經疼的昏了過去,身下也是血流不止.傅太醫顧不上禮數,直奔寢殿救治傅青滿,一番診脈之後,傅太醫跪在高宗與傅鶯歌面前稟報道:"太子妃娘娘恐怕要早產了."

聞此一言,傅鶯歌整個拳頭都十足十的握緊了.在承周有種說法,叫做"七活八不活".意思是說,在母親腹中呆了七個月的早產兒有成活的機率,但在母親腹中呆了八個月的早產兒成活幾率可謂是渺茫.

一旁的薛太醫已經為周則處理好傷口,周則聽到傅太醫這話,猛地站起來說道:"孤進去陪著她."

聞此一言,皇後最先反對.產房是不吉利的地方,出了太醫以外的男子不能隨便進入.

"本宮進去,你們都在門外候著",傅鶯歌說完後,與太醫一起進了產房.

產房里的傅青滿在含過參片之後,多多少少恢複了些力氣.皇後看著傅青滿那張慘白的臉,深深的對傅太醫行了一禮,"本宮信你.這是本宮的親侄女,有勞太醫了."

傅太醫剛想說話,傅鶯歌就搶下話來說道:"本宮知道七活八不活這話,本宮只求你竭盡全力."

有了傅鶯歌這一句話,傅太醫對著她拱手一揖,"臣定當竭盡全力."

傅鶯歌坐在床榻上,緊緊地握住了傅青滿的手,在一旁安慰道:"姑母在,不怕,不怕啊."

傅青滿沒有喊叫出聲,但光看那沾滿汗珠的額頭,傅鶯歌便知道此時此刻傅青滿如同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

"娘……娘",傅青滿張了張口,發出了幾個字音.

傅鶯歌聽到傅青滿在喚陳氏夫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聽傅青滿喊的更厲害了,傅鶯歌干脆應道:"好青滿,娘在,娘在."

傅青滿聽到了回應,緊緊的攥住了傅鶯歌的手,用微弱的氣息說道:"娘,他對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