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兄妹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則有點兒愧疚,不等開口與傅青滿解釋,司徒妙境就問道:"哥哥,這位漂亮姐姐是誰?"

傅青滿被司徒妙境這話問的一懵.

周則輕輕拍了拍司徒妙境的後背,"初晞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我與這位漂亮姐姐有事要談."

司徒妙境乖巧的點了點頭,周則沖著傅青滿有氣無力的說道:"走吧,我們出去說."

傅青滿深深地看了司徒妙境一眼,率先出了房門.

來到書房,周則給傅青滿倒了杯白開水,"她受了傷,太醫說她只有五六歲的智力.如今,我與她兄妹相稱,你能容得下她嗎?"

兄妹相稱?能否容下?

傅青滿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曾經相戀的兩個人如今以兄妹相稱,要是傳出去得多麼荒謬?

見傅青滿不回話,周則接著說道:"我給她起了個新名字,叫周初晞."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垅兩依依.空床臥聽南窗雨,誰複挑燈夜補衣!",傅青滿將這詩念得很是傷情,當真有幾分喪偶的悲戚.

"太子殿下與司徒夫人還真是伉儷情深啊",傅青滿嘲弄的說道.

"孤說了,如今她不是什麼司徒氏,是孤的義妹周初晞."

換個名字就能把往事一筆勾銷?

那倘若自己真的推了司徒妙境讓她的孩子沒了,那自己是不是也能換個名字,將這件事情一筆帶過?

恐怕是不能吧?

否則璧鳶也不會枉死!

"周則,你能讓她還我璧鳶嗎?"傅青滿語氣哀怨參半,讓人聽來十分不舒服.

"當時是孤一時沖動,孤向你賠禮",說罷,周則頷首抱拳向傅青滿深深鞠了一躬.

傅青滿看著周則這態度心里更加難過.原來,周則也會對除了長輩以外的人彎腰,還是為了一個叫司徒妙境的女人彎腰.

"罷了,我能做到最大限度是不讓她在我眼前,殿下能做到嗎?"傅青滿問道.

"好",周則答應道,傅青滿得了回複就要出門,周則突然沖著她喚了一聲,"青滿."

傅青滿站住了腳步,沒有轉身,努力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問道:"殿下還有何事?"

"謝謝你",周則說的聲音很輕.

傅青滿愣了愣,沒再說話,徑直出了門.

她想要的是夫君的疼愛,而非一句謝謝.

傅青滿出了太子府後直奔皇宮,周則重新回到了藏嬌樓.

彼時,在嬤嬤的指導下,司徒妙境正在拿著胭脂往臉上抹.

"殿下來了,夫……",意識到失口的嬤嬤趕緊改口說道:"小姐學東西學的很快,瞧瞧如今都能自己上妝了."

周則笑了笑,從桌子上拿起眉筆為司徒妙境描眉.司徒妙境看著鏡子中自己的眉毛在周則的描繪下變得十分好看,遂而問道:"哥哥以前給人描過眉?"

周則點了點頭輕輕的應了一聲,司徒妙境刨根問底的問道:"是方才那位姐姐嗎?"

周則畫眉的手微微一僵,回答道:"不是她,是我的妻子."

"哥哥胡說,方才金嬤嬤與我講過了.剛才那位漂亮姐姐是太子妃,哥哥是太子,那位漂亮姐姐不就是哥哥的妻子嗎?"司徒妙境不依不饒的問道.

"她是太子妃,但不是我的妻子",周則繼續為司徒妙境描眉.

聽到周則這話,司徒妙境突然睜開眼,差點讓周則把她的眉毛畫歪.

周則溫柔的笑了笑,說道:"我的妻子叫司徒妙境,是個跟你一樣漂亮的大美人."

金嬤嬤喚了周則一聲,周則扯了扯嘴角,"日後她都是要知曉的,我不想瞞著她."

金嬤嬤點了點頭,歎了聲氣.

這位金嬤嬤是周則的奶娘.如今已經有近六十的年紀了.若非司徒妙境一下子變成了這副需要人照顧的樣子,周則委實不想再麻煩這位老人家.

周則不放心讓府里年輕的小婢女來照顧司徒妙境,生怕這些小婢女又是他哪個妾室的眼線,亦或者就是來謀害司徒妙境性命的.

雖然只有五六天的時間,但司徒妙境已經與周則和金嬤嬤十分親厚了.金嬤嬤又哄了司徒妙境一會兒,這小人兒就又進入了夢鄉.

前兩天,周則瞧著司徒妙境很是貪睡,還以為是什麼後遺症.聽太醫說是正常現象後才多少安心了些.

司徒妙境睡下後,周則對金嬤嬤說:"阿嬤,明日我需得進宮一趟,你切要看住了初晞."

金嬤嬤點了點頭,"老奴明白,殿下放心赴宴即刻."

聽了金嬤嬤這句話,周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若不是身邊信得過的人太少,我委實不願意麻煩阿嬤."

金嬤嬤笑了笑,"我這一生沒什麼兒女,老來能照顧二小姐是我的福氣,殿下不必客氣."

"阿嬤,我會為你養老,絕不比那些有兒有女的人差",周則神情認真的對金嬤嬤說道.

金嬤嬤樂呵呵的笑了笑,"有殿下這話,老奴就知足了."

周則與金嬤嬤說了一會子話便告辭了.

周則看得出,金嬤嬤的體力有些不支.讓這樣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老照顧一個大人身體孩子思想的人委實困難了些.

送走了金嬤嬤,周則在雪地里坐到了三更天.若不是,除夕夜有入宮一同用膳的規矩,周則真想陪著司徒妙境看看這為數不多的金陵雪景.

天亮時,周秉喊起了周則,順帶著命人把吃食與正裝都准備好了.

周則穿戴好衣裳後,先去了藏嬌樓看了看司徒妙境.

彼時,司徒妙境還沒醒,金嬤嬤已經候在了大殿里.周則看著已經將一切都准備好的金嬤嬤,十分感謝的笑了笑.

"初晞貪睡,阿嬤大可多睡會兒",周則說道.

金嬤嬤笑著擺了擺手,"阿嬤年紀大了,也沒有那麼多覺要睡.如今,二小姐作息不穩定,我怕她醒來看不見我要哭鬧,就在這兒守著她醒."

周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樣子,能把照顧司徒妙境這件事拾到心坎里的也就金嬤嬤一位了.

見周則不語,金嬤嬤催促道:"殿下早些進宮吧.那日之事,已經讓太子妃不悅,殿下該好好陪陪太子妃.畢竟,她才是您名義上的正妻啊."

周則點了點頭,與金嬤嬤告別後帶著周秉進了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