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瞧你高興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綽約難得見蒼璽有這麼正經的跟自己說話,胸口的小鹿一個勁兒的在亂撞.

"單憑王爺安排",傅綽約微微屈膝行禮說道.

蒼璽點了點頭,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走在了前頭.

到了目的地,蒼璽指著石凳對傅綽約說道:"公主請坐吧."

傅綽約沒有客氣,坐在了蒼璽的正對面.這兒原本就是個小花園,大約因為太偏僻的原因就荒廢了.

但看這園子破敗的樣子,傅綽約就一陣嫌棄.若非今日的東道主是蒼璽,傅綽約極有可能一拍屁股走人.

"王爺找我所謂何事?"傅綽約率先開口.

"本王先給公主道個歉,今日之事本王只是想醋一醋瓷兒,還請公主不要多想",

聞此一言,傅綽約的笑容將在了臉上,好一會讓才緩過來.

"我不奢求什麼,只希望璽王府上有一個屬于我傅綽約的小角落即刻",傅綽約輕聲說道.

話說道這個份上,蒼璽不是傻子就該聽得出,傅綽約一心想嫁入璽王府.至于到底是側妃還是侍妾,傅青滿沒有多大要求.

"本王今日與公主說實話吧",蒼璽無聲的歎了口氣,接著說道:"璽王府里的人只認一位一位女主人,她叫傅瓷."

蒼璽說完後,沒再理會正坐在石凳上發愣的傅綽約.

蒼璽再回到合歡殿的寢殿時,傅瓷已經醒了.香羅端著一碗黃嫩嫩的雞蛋羹進來,蒼璽一勺一勺的喂到了傅瓷的口中.

兩人小日子和美.盡管朝廷上已經炒成了一鍋粥.

不過,此時此刻最清閑的還不算是蒼璽與傅瓷,而是周信與薛錦繡.

薛錦繡自從知道周信喜歡吃西湖醋魚之後,主動去跟廚房的嬤嬤學做這道菜.相比起薛錦繡的手藝與對廚房的傷害程度,蒼璽突然覺得傅瓷即便是燒焦了的雞蛋羹都比薛錦繡做的魚好吃.

學到最後,薛錦繡委實堅持不下去了.有些事情,沒有天賦就是沒有天賦,就算下在多功夫也很難取得成效.

盡管如此,但薛錦繡卻足以討得周信的歡心.

事情還得從兩天前說起.

這幾日,傅瓷病者,蒼璽也就不好再盡地主之誼的陪著薛錦繡到處逛.薛錦繡也不是什麼棒打鴛鴦的主兒,將所有的私人空間全都留給了蒼璽與傅瓷.

兩天前,薛錦繡自己一個人溜達溜達著到了沈貴妃的宮殿前.正巧遇見一位年長的嬤嬤正在訓斥一位新來的小宮女.

小宮女受了委屈似的跪在地上一個勁兒的啜泣,旁邊是一個泡著許多衣裳的大盆.

薛錦繡在遠處就聽見嬤嬤沖著小宮女酸里酸氣的喊道:"就你這姿色,還想勾引大殿下?還真覺得大殿下誇你一句好看你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嬤嬤說著,手還不停的在小宮女標致的臉蛋上拍兩下.盡管隔得遠,但薛錦繡也能感受到這位嬤嬤的力道不小.

"想著爬上大殿下的床榻,就先在沈貴妃娘娘手底下好好活著.今兒個,這些衣裳你就給我跪著洗完!"為首的嬤嬤說著,身後還跟著兩個使喚丫頭不斷的將衣裳丟在那個小宮女面前.

看到這一幕,薛錦繡坐不住了.一個健步沖上去就給了那位嬤嬤一拳,"狗仗人勢."

嬤嬤剛要發作,看清來人這打扮就覺得此人得罪不得.但怎麼說自己也是貼身伺候沈貴妃的人,教訓個小宮女的權利還是有的.

"奴婢眼拙,不知小姐您是--"嬤嬤故意拖長了聲音.

薛錦繡最看不慣別人說話欲言又止和拖長音這兩點,遂而沒好氣的說道:"長清候是我父王."

聞此一言,嬤嬤趕緊跪下給薛錦繡行了個禮,奴顏婢骨的諂媚笑道:"老奴給錦繡郡主請安,方才多有冒失,還望郡主海涵."

薛錦繡不喜歡這種繁文縟節,直截了當的說道:"這個小宮女我帶走了,你們沈貴妃若是怪罪下來,就說人被我薛錦繡要走了."

為首的嬤嬤不敢違逆沈貴妃的命令,但也不敢故意找薛錦繡的不痛快.

"郡主有所不知,這個婢子勾引大皇子被沈貴妃娘娘抓了個先行,郡主還是不要插手的好",老嬤嬤的語氣中滿是叮囑,但也不難聽出這叮囑之中透露著幾分威脅.

"這人,今兒個本郡主帶走了!"薛錦繡沖著那個嬤嬤喊了一聲,說完就要拉著小宮女的手走.

小宮女被薛錦繡這猝不及防的一下嚇得差點兒一個趔趄跌在地上.

嬤嬤見場面有些失控,即刻喊來了侍衛.

"郡主請三思,這件事情鬧大了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嬤嬤冷聲說道,從她這冰冷的語氣中足以看出狗仗人勢這幾個字該如何寫.

此時此刻,薛錦繡已經被團團圍住.

老嬤嬤似乎震住了薛錦繡.一時之間,堂堂長清候爺的女兒竟然不曉得該做些什麼.

薛錦繡想要拉著小宮女沖出去,但還是用智慧的頭腦否定了這個方法.

千鈞一發之際,周信站了出來--如空中突降的天神.

"放了這兩個人",周信說話的聲音有些糙,但是不難聽.

看到周信,薛錦繡幾乎是兩眼放光.

"三殿下,這個宮女對大殿下圖謀不軌,是沈貴妃娘娘讓老奴來教訓她的",嬤嬤撇了撇嘴,搬出了沈貴妃這棵大樹.

"母妃那邊,我會去說",周信也毫不退讓的說道.

話說到了這種程度,嬤嬤也沒什麼可以狡辯的,遂而順了周信的心思,說道:"是."

聽到嬤嬤松了口,薛錦繡很開心的帶走了那位小宮女.

事後,薛錦繡與周信上山狩獵時,周信又提到了這件事.

天氣有些寒冷,周信生了個火堆,火堆上烤著一只野雞.薛錦繡問著香噴噴的野雞已經垂涎三尺.

"你還記得那個被你放走的小宮女嗎?"周信問道.

"記得啊",薛錦繡揪起一塊雞肉塞進嘴里,臨了還不忘吸吮一下手指.

"她死了",周信不冷不淡的說道.

聞此一言,薛錦繡大吃一驚,"怎麼會死了?"

"她本就是對我大哥圖謀不軌的人,我母妃留意她許久了",周信說道.

薛錦繡打了個寒顫,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那日--"

周信又遞給了薛錦繡一塊雞肉,低聲說道:"我瞧你高興,就沒拆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