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她比任何人都堅強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起身湊近了看了看高宗手中的小瓶子.

瓶子十分精致,里面裝的是一些無色無味的白色藥末.

"這瓶子里的藥叫還魂散,吃上後能讓人舒服許多,但是它也在無形之中摧毀著使用者的身體",高宗歎了一口氣,"朕去椒房殿之前都會吃些."

聽到這兒,傅瓷眼眶有點紅.

先前,她只知道高宗寵愛傅鶯歌能冷淡六宮,卻沒想到高宗能為了皇後做到這個份上.

"你不用感動,璽兒也是個能托付終身的人.朕幾次要給你們賜婚,璽兒都說想要你一顆真心",高宗扯了扯嘴角笑著說道.

該交代的交代的差不多了,高宗從懷里掏出一塊玉佩,說道:"這玉佩是太上皇帝賜給朕的,朕贈予你."

傅瓷不敢接,高宗硬生生的將玉佩塞到了傅瓷的手里,"這玉佩是朕一直戴著的,日後或許能用到.朕贈予你就當謝你們夫婦幫朕平戰亂,保皇後吧."

高宗的話說道這個份上,傅瓷不收便是不識抬舉.見傅瓷將玉佩收好之後,高宗微微咳了兩聲,費力的說道:"朕不會動司徒氏.讓太子欠你個人情,你們夫婦的日子也更舒坦些."

傅瓷沒想到高宗會主動提及這件事情.

原本今日來此,就是為了與高宗嚴明利弊,求他高抬貴手放司徒氏一馬.高宗這麼為她與蒼璽考慮是在傅瓷的意料之外的.

"兒臣多謝父君",這一會高宗沒有攔著傅瓷給他磕頭.

"記著,太子若是昏庸,蒼氏可自立為皇",高宗說道.

傅瓷應了一聲,還想問什麼,話到了嘴邊卻沒說出來.

"你是不是想問,這些話為何朕不直接囑咐璽兒?"高宗問道.

"父君英明",傅瓷稱贊道.

"他是朕養大的",高宗把話說道這種程度,傅瓷就已經明白了.

在高宗看來,蒼璽是個正直的人,那些卑劣的手段自然瞧不上.加上,高宗對他不僅有知遇之恩還有養育之恩,這樣背信棄義的事情,蒼璽不會做.

想明白了這層,傅瓷一個腦袋兩個大.

高宗這是把她當成聖人了嗎?

"朕知道你為難,但朕希望你心中有黎民百姓",高宗說的嚴肅.

傅瓷應了一聲,兩人又聊了許久,傅瓷才向高宗告別.

盡管現在已經是臘月天,但在門外等著傅瓷的香羅手心里還是出了不少汗.高宗這人做事雷厲風行,又是個手段凌厲的.她真怕傅瓷應付不來.

見傅瓷出來,香羅趕緊跑上去,問道:"聖上可有為難主子?"

傅瓷搖了搖頭,問道:"王爺呢?"

"那會兒子錦繡郡主派人請王爺去梨園看戲,王爺親自來喊您,您不在王爺就只身赴宴去了."

傅瓷應了一聲,由香羅陪著回到了合歡殿.

傅瓷回去時,蒼璽還在梨園聽著小曲兒,看著戲台上佳人曼妙的身段.

蒼璽握著酒盅,小口嘬著杯中酒.薛錦繡也握著酒盞,看著台上精彩的表演,一個勁兒的拍手叫好.

這出戲叫《穆桂英掛帥》,是薛錦繡點的.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他們青州那邊的姑娘個個兒英姿颯爽,神氣十足,隨便搬出來一位都能有穆桂英的幾分神韻.

薛錦繡十分不理解,金陵城的姑娘為何個個兒走路駝背,見了生人一臉嬌羞,就連吃飯也是小口小口.

"王兄,我瞧著王嫂也是那種嬌滴滴的美人兒,與那個寄好公主也沒什麼差別,你為何對這兩人的態度天壤之別?"薛錦繡說著,抓了一把小吃,往嘴里遞.

蒼璽放下了正在把玩的酒盅,神情十分認真的說道:"你王嫂她在人前比誰都堅強."

于蒼璽而言,傅瓷的溫柔,撒嬌,小脾氣只對著他一個人.倘若自己的不再,傅瓷比誰都能堅強,比誰都能扛.

但傅綽約不是.傅綽約對誰都能諂媚,溫柔,撒嬌.她就像一塊泥巴,人人捏造且不定型.而傅瓷不一樣,傅瓷有自己的尺度,她是一個外圓內方的人!

這也許就是傅氏兩姐妹的區別吧.

薛錦繡與傅瓷接觸時間不長,蒼璽這話的意思她理解不了,遂而換了個話題:"你說,我在你們這兒京畿,能找到一個如意郎君嗎?"

蒼璽又飲了一杯酒,笑著對薛錦繡說道:"不害臊."

薛錦繡有些著急了,一本正經的說道:"女大當嫁!"

蒼璽認識的人里面,像薛錦繡這麼開放的委實是不多.蒼璽笑了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覺得老三怎麼樣?"

說道周信,薛錦繡的臉騰地一下紅了起來,蒼璽全都收在眼底,"被本王說中了?"

薛錦繡不是矯揉造作的人,既然蒼璽已經知曉的,她干脆毫不隱瞞的說道:"三哥比承周許多男兒強的多."

此時此刻,蒼璽雖然與周信有點勢不兩立的架勢,但想來想去,能配上薛錦繡的,放眼整個皇宮也就周信了.

周延是個老奸巨猾的主兒,周則的溫文爾雅與薛錦繡根本不搭,周義已經一顆心撲在了沈梓荷身上.只有周信,不曉得年齡還沒成家.關鍵是,周信那股子狂野和薛錦繡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王兄,你與三個認識這麼久,知不知道他喜歡吃什麼,玩什麼,去哪兒玩?"薛錦繡問道,語氣里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蒼璽又喝了杯酒,面上已經添了幾分紅.這酒是薛錦繡從青州帶過來的,比蒼璽喝的各種花釀要烈的多.盡管蒼璽酒量不錯,但一連喝了這麼多,也有些招架不住的微醺.

"你當周信是你啊,天天就知道吃喝玩樂!"蒼璽一醉,話就變得多了起來,點了點薛錦繡的額頭說道:"不過,本王還真的知道老三喜歡吃什麼."

聞此一言,薛錦繡端起酒盅,給蒼璽倒了一杯酒,"我先干為敬,王兄隨意!"

說罷,薛錦繡一杯酒下肚,蒼璽也不能白費了薛錦繡這番情誼,"你這妮子,老三自小就喜歡吃西湖醋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