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相大白(3)
g,更新快,無彈窗,!

"你與司徒氏打過交道?"蒼璽問道.

傅瓷應了一聲,將先前傅青滿為了為難自己以陪伴為由將自己召進太子府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說了一遍.

蒼璽聽完後,將手狠狠地排在了桌子上,吼道:"欺人太甚!"

岑玉站在門外,聽到屋里這麼大的聲響,趕緊進了屋.蒼璽看到岑玉後,擺了擺手,說道:"無事."

岑玉正要退下,迎面撞上了蒼洱.

"哎,你這人怎麼不看路!"岑玉說完後抬起頭來與蒼洱四目相對了幾秒,目光即刻看向別處,語氣微帶嬌羞的說道:"若是驚擾了主子們可怎麼好!"

蒼洱是得了密報才闖進來的,此時此刻沒工夫與岑玉廢話,直接沖著傅瓷拱手一揖,說道:"主子,屬下有要事相稟."蒼洱說完後,目光有意無意的掃了岑玉兩眼.

"但將無妨",傅瓷說道.

不等蒼洱開口,蒼璽搶先說道:"岑玉在門口守著."

聞此一言,岑玉眼神多多少少有些冷的掃了傅瓷一眼,但還是恭恭敬敬的抱拳領命,守在了門外.

"司徒氏身邊的人都被皇後的人帶走了",蒼洱微微大量了一眼傅瓷,接著又對蒼璽說道:"大殿下與三殿下那邊像是要有動作了."

"皇後娘娘可掌握什麼有用的消息?"傅瓷問道.

蒼洱搖了搖頭,"宮里人嘴巴嚴實,屬下打探不出來."

傅瓷應了一聲.這些人原本是唯利是圖的,如今能守口如瓶,想必皇後是提前交代過了.

"王爺覺得太子與大殿下哪個能成事?"傅瓷問道.

"周延有謀略,但心浮氣躁.周信是莽夫一個,領兵打仗是好本事就是沒有他大哥這樣一個好腦子"蒼璽說道.

話說道這兒,蒼璽的立場已經很明確了--他要保太子.

蒼璽說完後,才反應過來,沖著傅瓷問道:"你想救傅青滿?"

傅瓷點了點頭.她內心深處是厭惡極了這個人,但此時此刻不是發作的時候.既然蒼璽已經說了,周延坐不住江山,那麼暫時投靠周則也不是不可取.

"我只怕所有的意外都是我們的臆想",傅瓷突然說道.

"不會",蒼璽微笑說道,"既然已經驚動了大理寺,就表示母後要為傅家出氣",蒼璽說完頓了一頓,篤定一般說道:"這件事情,司徒氏輸定了!"

前世,傅瓷是個絕對不會把手伸到朝堂上的膿包,故而對司徒一家不甚了解.至于司徒一家的結局如何,傅瓷還真不知曉.

"本王要讓司徒妙境將當時的那一頓巴掌還回來",蒼璽抓著傅瓷的手腕,說道:"隨我進宮."

"彼時也是脫身之計,與那司徒良娣委實沒什麼的關系",傅瓷為司徒妙境辯解道.

蒼璽聽到這話,面上即刻有了怒色,冷聲說道:"她一府主母,放你回傅府的權利還是有的."

說完後,不由傅瓷分說,蒼璽將大氅披在了傅瓷身上後對蒼洱說道:"你去准備馬車,讓香羅姑姑跟著入宮."

桂雨還在因為蒼璽不肯讓她跟著噘嘴慪氣,傅瓷走到桂雨身邊,說道:"那碗奶白葡糖就當做我與你賠禮的."

雖然得了奶白葡萄,但桂雨心里還是多多少少有些不爽.

璽王爺這不是擺明了說她傻嗎?

不過,傅瓷心里確是很感謝蒼璽的這個決定.像桂雨這樣一個呆頭呆腦的人,進了宮什麼該講什麼不該說都不曉得.倘若再遇上個故意找茬挑刺的人,小命都得葬在宮里.

香羅就不一樣.這幾十年里,香羅跟著仇氏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論閱曆,總不比傅瓷與蒼璽少就是了.

蒼璽,傅瓷,香羅三人進了馬車,蒼洱趕馬.桂雨與岑玉留在了璽王府.

一入宮,蒼璽與傅瓷分兩路.蒼璽與蒼洱去見高宗,傅瓷與香羅去了椒房殿.

椒房殿里,傅鶯歌坐在尊位上,周則坐在傅青滿的床頭,傅綽約端著一份膳食站在一旁.宮人稟報後,傅瓷與香羅一同進去.

為了顯得真摯一點,傅瓷沒有過分顧及禮數.給傅鶯歌行了個禮後,傅瓷就跑到了傅青滿的床榻跟前.

躺在床榻上的傅青滿臉色慘白,幾乎沒有一點兒血色.看到傅瓷後,傅青滿下意識的轉身朝里.

傅青滿既然不喜歡讓她看,傅瓷就偏偏要讓傅青滿覺得自己難堪,遂而故作關心的問道:"三妹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傅鶯歌的火氣還沒下去,屋子里的人沒有一個敢開口回答傅瓷的問題.到最後,還是周則自己說道:"是孤錯怪青滿了,還請王嫂替孤勸勸青滿."

周則這一生王嫂喊的謙卑,傅瓷聽了受用,但在傅綽約聽來卻十分刺耳.

"到底發生了什麼?"傅瓷故作糊塗一般問道.

聽到傅瓷這一句發問,傅鶯歌冷哼了一聲,

"是孤的錯.孤誤以為青滿推了司徒氏讓她的皇兒不保,對青滿動了劍",周則說的一臉愧疚,但從他那冰冷的眼神中,尋覓不到一絲愧疚,更找不到一縷溫暖.

周則剛說完沒多久,傅鶯歌身邊的丫鬟就進門稟報說道:"那個太醫該吐得都吐了",說著將手里的公文遞到傅鶯歌手邊.

傅鶯歌一字一字的看的仔細,面上的神情也愈發不善.看完後,將公文甩在周則懷里,十分惱怒的說道:"看看你最喜歡的女人都干了些什麼事!"

周則拿起公文很快的掃了一遍,傅鶯歌不依不饒的說道:"你若不能給青滿一個公道,本宮就把你太子府的傅良媛留在椒房殿與本宮作伴了!"

傅鶯歌說罷,喊著傅綽約一起出了偏殿.

傅瓷從周則手里接過公文,很仔細的看了一遍.

這上面明明白白的寫著,司徒妙境想要犧牲腹中的孩子來換以後一個太平,故而出此下策,汙蔑傅青滿.並且,司徒妙境腹中的並非是個小皇孫而是個女孩兒.也正因為這,司徒妙境才更加大膽的算計傅青滿.

這是太醫交代的第一件事.往下還有,說司徒妙境為了讓周則這幾天日日留在她身邊看著自己難受的樣子故而在房間里點的香里摻了媚藥.

再往下,還有些零零碎碎的小事.雖然都不是什麼大錯,但累加起來也足以治罪.更何況,光前兩條就足夠司徒氏搭上一條性命了.

看完後,傅瓷心中五味陳雜.看著周則那副複雜的神情,一時之間傅瓷倒是有點心疼他.

司徒妙境是周則放在手心里寵著的.如今,犯了這麼大的過錯,還被皇後捏在手心里.且不論周則要不要想方設法救司徒妙境,單單讓周則不耿耿于懷也是樁難事.

"讓我勸勸青滿吧",傅瓷說道.

周則給傅瓷行了個禮,然後退出了房間,臨了還不忘帶上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