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真相大白(2)
g,更新快,無彈窗,!

季十七沒作聲.畢竟,虎毒不食子.

看到季十七沉默,蒼璽很想告訴他,在皇室里這種情況其實很常見.

兩人各懷心思的沉默了一會兒,蒼璽沖著門外喊了一聲岑玉.

岑玉同蒼洱一樣,也是璽王府的暗衛--一個身手矯健,消息靈敏,反應快捷的姑娘.

自打蒼璽把蒼洱撥去伺候傅瓷之後,蒼璽就啟用了岑玉這個女嬌娥.

岑玉聽到蒼璽的聲音,即刻進了書房.

岑玉一身紅色戎裝,長長的秀發垂到腰際.岑玉長得好看,身材生的標志.尤其是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和那櫻桃小口.倘若不是這颯爽的氣質,倒真的待字閨中的貴族小姐.

"爺,有何吩咐?"岑玉拱手問道.

"去打聽打聽太子府的傅良媛",蒼璽說的很輕卻十分有力道.

岑玉領了命令,瞥了季十七一眼便出了書房.待岑玉走遠後,季十七才開口問道:"你派這麼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去,可靠嗎?莫讓人占了便宜去."

蒼璽用余光掃了季十七一眼,說道:"她的功夫不在蒼洱之下."

聞此一言,蒼璽暗暗歎了一聲--現在的娘們兒都這麼彪了?

正事討論完了,季十七又開始纏著蒼璽與他一同去國公府看看傅瓷.

前些日子傅瓷,蒼洱輪流給蒼璽做了不少思想工作.如今,正常面對季十七可以.但想要做到一點愧疚都沒有,恐怕還是不行.

蒼璽借口有公務,推諉了一番後,季十七才肯作罷.

好不容易擺脫了季十七蒼璽趕緊命人把季十七送回客棧.那模樣,活活一副做了賊的樣子.

月亮爬上梢頭後,岑玉一身疲憊的回到了蒼璽的書房複命.

"傅良媛被寄好公主帶回了皇宮待產",岑玉稟報道.

蒼璽微微蹙了蹙眉,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日",岑玉說完後,解釋道:"傅良媛失手將司徒氏退下台階,良娣娘娘九死一生也沒能保住腹中的小皇子.太子為了泄心頭之恨,差點殺了傅良媛.不過,最後死的是傅良媛身邊那個叫璧鳶的侍女."岑玉想了想,補充道:"皇後娘娘的人已經介入調查此事了."

蒼璽擺了擺手,示意岑玉退下.

待岑玉走後,季十七才一臉壞笑的沖著蒼璽說道:"咱們大名鼎鼎的璽王爺這是金屋藏嬌啊."

聞此一言,蒼璽故作微瞋季十七才不再拿他打趣兒.

金屋藏嬌是真的,不過藏得不是岑玉,而是傅瓷.

"你如何看這樁事情?"蒼璽問道.

季十七即刻收斂了方才打趣的神情,含含糊糊的說道:"說不清."

"我想知道這藥渣里有什麼事藥方里沒有的",蒼璽簡明扼要的問道.

"先不說藥渣里",季十七擺了擺手,抬起手來將袖子放在鼻口處嗅了嗅,說道:"我能確定司徒良娣的房間里焚的香中有依蘭花和蛇床子."

蒼璽對藥材不了解,遂而問道:"這東西有何作用?"

"男女歡好,以此迷情",季十七苦笑了一聲.

"你的意思是司徒妙境最近在焚這種香?"蒼璽問道.

季十七搖了搖頭,"不是最近,最起碼從三日前日日焚燒這種香."

"何以見得?"蒼璽將手撐著下巴問道.

"如今已是臘月,司徒氏剛剛小產完,房中很少通風散氣.若是只有一星半點,是萬萬不會沾到衣袖上的."

季十七說完後,兩人都陷入沉默.

諾大的釋放異常安靜,是不是還能聽到門外,窗外北風呼嘯的聲音.

蒼璽走到窗前打開窗戶,看著有些灰蒙蒙的天空.空中飄著的這種大雪,在金陵是很少見的.

蒼璽扯了扯嘴角.

這要是在六月會不會有鵝毛大雪呢?

送走季十七後,蒼璽與岑玉一同去了廚房取了蒼璽一早吩咐下去要做的奶白葡萄.隨後,岑玉端著食盒,兩人又一前一後的去了梧桐殿.

蒼璽進去時,傅瓷正在繡香包--藍色綢緞打底,上面繡著以琴一瑟,正寓意那句"琴瑟和鳴".

傅瓷看到蒼璽來後,沖著蒼璽笑了笑,手里的活絡沒停下.

蒼璽讓岑玉將食盒放下後,命蒼洱與岑玉一同出去.屋里只剩下蒼璽與傅瓷後,蒼璽站在傅瓷面前,指尖摸了摸香囊上的繡紋,溫柔笑道:"給本王的?"

傅瓷故作委屈的說道:"莫非王爺還巴望著我與他人琴瑟和鳴?"

蒼璽點了點傅瓷的額頭,笑道:"妮子愈發刁鑽."

傅瓷笑了笑,將線頭扯斷,拿起香包仔細看了看,說道:"好了,你看看合不合適."

蒼璽接過香囊,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番.傅瓷的手藝數一數二,蒼璽看的歡喜,好一頓誇贊.

誇完之後,還不忘刮了刮傅瓷的小臉蛋,說道:"這東西本王一定日日戴著."

兩人又相互戲謔了一番後,蒼璽說道:"本王有一樁正事要與你講."

"寄好公主的事情?"傅瓷問道.

"聰明",蒼璽笑道,"你是如何知曉的?"

"蒼洱的本事可一點兒都不必岑玉差",傅瓷酸里酸氣的說道.

"王妃吃醋了?"蒼璽擠在傅瓷身邊坐下.

傅瓷扭過頭去沒吱聲,蒼璽醋傅瓷,說道:"這岑玉呢,說來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兒--"蒼璽故意拖長音,說道:"這丫頭早已心有所屬了,本王只等著太平日子後給她指婚."

聽蒼璽這麼一說,傅瓷即刻轉過頭來,面朝蒼璽說道:"這人是誰?我得替岑玉好好參謀參謀."

蒼璽打趣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聽蒼璽這麼一說,傅瓷撅著小嘴,捶了蒼璽的胸口一拳.蒼璽笑了笑,將傅瓷摟在懷里說道:"想什麼呢,本王說的是蒼洱."

"蒼洱是該討個妻子好好過日子,不能再跟你刀口舔血了",傅瓷自言自語的說道.

岑玉的小心思蒼璽知道,但蒼洱在情事上一竅不通,蒼璽怕傅瓷說漏了嘴,囑咐道:"你暫且別跟蒼洱提這件事,他這人面子薄."

傅瓷還想問下去,蒼璽趕緊轉移話題,"言歸正傳,這件事你怎麼看?"

聞此一言,傅瓷收斂了方才的嬉皮笑臉,毫不猶豫的說道:"坦白說,司徒妙境不是個不會耍心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