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從此無心愛良夜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綽約先是一愣,而後回以傅青滿一個淡淡的微笑,並且開口問道:"可是有哪兒不適?我命人去找傅太醫",傅綽約說著,就要出門.

傅青滿一把拉住了傅綽約的手腕,笑著說道:"我沒事.這一會,多謝長姐出手相救."

看到傅青滿又變成了從前在傅府里那個小鳥依人的女孩後.一時之間,傅綽約心中有點五味陳雜.

傅綽約平了平情緒後,說道:"你我姐妹,不必客氣."

傅青滿點了點頭,問道:"姑母可有怪過長姐擅用令牌?"

聞此一言,傅綽約又是一愣.繼而結結巴巴的說道:"這令牌不用不就成了快冷冰冰的金疙瘩了嗎?再者說,姑母怎麼會怪罪我?"

傅青滿似乎是被傅綽約這一番話給糊弄住了,也沒再問.

兩姊妹就這麼干巴巴的坐著.傅綽約多多少少有些受不了這麼沉默的人.沒到一刻鍾的時間,傅綽約就率先打破了這凝重的氛圍,說道:"姑母已經派人去調查司徒氏的事情,你且安心."

傅青滿不甚在意的應了一聲,好似這件事情與她無關一樣.

"姑母會讓太子還你一個公道",傅綽約又補充了一句.

傅青滿笑了笑,"不必強迫,順其自然吧."

傅青滿這個回答在傅綽約的意料之外.這就好像一場還沒醒的夢,夢里她看見了跋扈的傅青滿,也看到了心如死灰的傅青滿.

一覺醒來,傅青滿似乎一夜之間就想明白了這些.

周則根本沒有真心喜歡過自己.什麼青梅竹馬的佳話,全是傳給外人聽的.

若非有所求,周則怎麼會放這一個嫡女不娶而執意迎自己一個庶女過門?

一會兒功夫,青茗端上來了些精致的小吃食.

青茗聽說孕婦喜歡吃辣吃酸,特地備下了兩份.

看到青茗後,傅青滿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璧鳶.

那還是個孩子,一個乳臭未干的孩子.

"我還有一樁事情求長姐安排",傅青滿幾乎有些要跪在地上一樣,說話的語氣里也摻雜著幾分凝噎.

"能幫的,不能幫的,本宮都幫了.你盡管將",傅綽約說道.

傅青滿扶著已經隆起的十分明顯的肚子,起身對傅綽約說道:"厚葬璧鳶."

傅綽約應了一聲,這些舉手之勞我還是能做得來的.

"你放心吧",傅綽約歎了口氣,對著身後那個長相年輕,行事相對穩重的的小婢女喚到身前來,說道:"這丫頭叫蘇果,跟在我身邊也有兩個年頭了.你且先使喚著,若是不喜歡盡管跟我說."

對于傅綽約將蘇果安排到自己身邊的決定,傅青滿沒有欣然接受也沒有提出反駁,反而是微微一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我累了",傅青滿下了逐客令.

傅青滿既然這麼說了,傅綽約也不好再留在這兒.

"你好好休息,我過會再來看你",傅綽約留下這句話就與一眾宮女一起出了寢殿.

待傅綽約走後,傅青滿遣散了所有的仆婢,一個人坐在臥榻上發呆.

璧鳶的死給傅青滿帶來了極大的創傷,理智漸漸恢複,也開始考慮這些事情的前因後果.

她委實不明白司徒妙境故意摔那一跤到底是為了什麼.一個孩子加上太子的寵愛,足夠司徒妙境這一生衣食無憂.這樣害死自己親兒的舉動,她也真的干得出來?

思前想後,傅青滿實在搞不懂其中玄機.

不過,這一回倒是真的所虧了傅綽約.若非傅綽約拼死相護,傅青滿可能早已經殞命在周則的劍下.

殺我何須三尺劍,一捧落花便已然.

傅青滿算是看透了周則這個人.他不是壞人,只是周則心里已經被司徒妙境與皇位填滿,連一條縫隙都不屬于她傅青滿.

傅青滿想著想著,眼淚沾濕了一大片枕頭.哭著哭著,傅青滿再次入夢.夢里她看見總角之年,周則帶著她放紙鳶.看著飛的老高的風箏,傅青滿笑的天真爛漫,周則溫潤如玉的面龐帶著暖暖的笑意.

印象里,周則在人前總是那麼溫文爾雅,仿佛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人.然而,當他還是謀劃皇位時,這位謫仙人就像掉入了凡塵俗世,惹得一身塵埃.

夢里,傅青滿跑著,笑著.繼而,夢境一轉.傅青滿看見周則提著劍,輕功飛到她面前.傅青滿使勁兒向前跑,但周則很快就又駕著輕功堵住了傅青滿前方的路.

最後,傅青滿實在沒了力氣再跑下去,捂著肚子跌坐在地上.

周則毫不留情的揮劍刺向自己,還故意捅在了自己的腹部.腹部傳來的劇痛,好似讓傅青滿都能聽到腹中一雙兒女的啼哭.

傅青滿這個夢做的很是驚恐,很是傷情.

此時此刻,與她相同的還有司徒妙境.

司徒妙境還沉浸在失子之痛之中.周則在一旁作伴,悉心照顧.

如今的司徒妙境,雙眼腫的跟核桃仁一樣.兩日米水未進,讓司徒氏看起來當真是人比黃花瘦.

周則端著一碗肉糜羹在司徒氏床前,輕聲細語的哄著.司徒妙境側身朝里,背對著周則,眼淚一個勁兒往下掉.

周則將碗放到了桌子上,給司徒氏的貼身婢女遞了個眼神就出了藏嬌樓.

周則回到書房後,一拳打在了鏤花的書架上.架子上的書本掉落了一地,周秉聞聲進來,卻被周則呵斥了出去.

古人常說"因果報應"這個詞.看樣子,報應來了.

自己授意周秉對宋清月下手,而今,上天這是在懲罰他嗎?

周則一個人悶在屋里呆了許久,周秉不敢進去打擾.

好在,季十七給他創造了這個機會.

三日前,兩人約定今日再來太子府為宋良媛開新藥方.盡管傅瓷那邊已經得知了宋氏已經殞命的消息,但卻沒有向季十七透露半分.

"爺,季十七來了",周秉拱手一揖怯怯的稟報.

看到周秉進來,周則原本想將火氣撒到周秉身上.但以聽到季十七來了,周則還是強忍著將火氣咽下.

"你帶他去給良娣診治診治,開幾副好藥給她調調身子",周則說道.

周秉聽後沒接著離開.周則瞥了周秉一眼,說道:"宋氏的事情該怎麼說還要本王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