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保大保小
g,更新快,無彈窗,!

月馨帶著傅瓷來到了後殿,蒼璽主動來到門前來迎.

蒼璽笑的有些尷尬.季十七沒有他們這些人自帶的敏感,遂而也就看不出來蒼璽這微微的不自在.

"方才那個婢女是新來的?"季十七問道.

"不是",蒼璽說完後,畫蛇添足的解釋了一句,"我吩咐她辦些事,咱們去湖心亭說."

季十七應了一聲,隨著蒼璽去了湖心亭.

季十七是個話嘮,這一路上將坊間的傳聞向蒼璽說了個遍,說到激動處還拍了幾下手.蒼璽有一套對外人喜怒不與色的本事,但對季十七這樣的兄弟揣著明白裝糊塗與尋常就有些不同了.

所幸,季十七不在觀察人這方面是個細致入微的人,看蒼璽的表現只覺得他是公務纏身,便也沒有細問.

到了湖心亭,季十七將太子府的這些事說的差不多了.

"你想讓我如何幫你?"蒼璽問道.

"將我引薦給太子",季十七說的直接干脆.

"這不是什麼難事",蒼璽說的輕巧.先前,周則雖然張貼告示說為宋清月尋神醫,但是卻遲遲沒有人敢接這張告示.

一是因為城中許多百姓受過季十七的恩惠,不願意輕易將神醫推上風口浪尖;二是因為這告示是太子命人貼的,哪個百姓敢擅自揭?

見季十七信心滿滿的樣子,蒼璽忍不住提醒道:"本王聽說,那位宋氏夫人的癆病是娘胎里帶出來的,你可有把握?"

"你何時見過有我季十七醫不好的病?"季十七歪頭笑道.

除了上回的性藥季十七無解,至今倒還真的沒見過有季十七治不好的病.

見季十七這麼自信,蒼璽點了點頭.

"一會兒,我與你同去太子府",蒼璽交代道.

季十七聽到這話急了,"即刻去,我倒是想看看除了我何人敢加冕神醫名號."

蒼璽應了一聲,與季十七一同出了門.

蒼璽並不奇怪季十七為何極為看重這神醫的名號.早年相識時,季十七就三令五申的說自己一定要成為名滿承周的神醫,來了一了師父未完成的心願.

這一路上,蒼璽與季十七說了宋清月身懷有孕的情況,並且告知了他周則對此事並不知曉,讓季十七酌情說話.

"到了",蒼璽站住了腳步沖著季十七說道.

蒼璽沒讓下人跟著,遂而自己上前叩了叩門,"跟你們太子爺通報去,就說璽王爺帶著神醫造訪."

門口的小斯聽到這話一刻都不敢耽擱的去了宋良媛的臥房尋找太子.

周則一聽說蒼璽帶著季十七來了,趕緊讓人迎接.

蒼璽與季十七被帶到宋清月的花月樓.

周則看到蒼璽很規矩的向他行了個拱手禮,蒼璽微微一笑,頷首回了個禮.

"多謝王兄肯出手相救",周則拱手說道.

"殿下客氣,這還得看十七",蒼璽說著瞥了季十七一眼.

聞此一言,周則趕緊沖著季十七說道:"有勞先生."

言罷,便引著季十七朝宋清月的臥房走去,蒼璽則留在了大廳.

周則走在前面,邊指路便沖著季十七說道:"一會兒良媛病情如何,還請先生只管明言."

季十七拱手一禮,"殿下放心,這是自然."

來到了宋清月的臥房,秋蟬在一旁照顧榻上人.

盡管宋清月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但依舊不減她半分美色,反而讓人生出一副同情心來.

"這位就是宋良媛",周則介紹道.

宋清月聽周則這麼一說,強撐著睜開了眼,周則看到,,就要去扶.

"這位是神醫季十七,有他為你治病,保管藥到病除",周則說道.

宋清月還是病怏怏的沖著周則笑了笑.

這幾日,來往的太醫不計其數,每一個都是笑著進門哭喪著臉出去.宋清月不願意打破周則心中那份幻象,來的人只要是醫師,宋清月便通通笑臉相迎.

"請容草民為夫人診脈".

周則應了一聲,季十七從藥箱里掏出一塊帕子,搭在宋清月的手腕處.

從脈象來看,宋清月有喜脈的跡象,只是脈象略虛,還談不上有什麼大礙.但是,宋清月的身體就難說了.

從脈象來看,宋清月的病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治療階段.

想要病愈,委實困難.

季十七診罷了脈,沖著周則使了個眼色後拱手說道,"夫人的病,能治,只是需要些時日.待草民給夫人配一副藥讓夫人吃吃看."

周則點了點頭,讓周秉帶著季十七先行去寫藥方.待周則安慰好宋清月後,才追出了門去.

此時此刻,周秉已經把季十七帶到了偏殿.看到周則前來,季十七趕忙起身行了一禮.

周則擺了擺手,"不必多禮",接著又沖著身邊的侍婢說道:"都退下."

人走乾淨後,周則才問道:"宋良媛的病情如何?",不等季十七開口,周則又補充了一句:"孤想聽實話."

季十七與這些達官顯貴打交道本就不是很自在,遂而謙卑的拱手一揖,說道:"殿下該知道,夫人的病是打娘胎里帶出來的,想要根治並不容易."

周則歎了口氣,"這些孤知道.太醫院的人說,宋良媛的病情撐不過這一年,不是神醫可有良方?"

周則說完後,季十七沒搭腔.周則以為季十七對宋清月的病症束手無策,接著說道:"孤不求別的,能多活一日是一日."

季十七清了清嗓子,特地壓低了聲音,問道:"殿下是想保大還是想保小?"

保大還是保小?

周則有點反應不過來.

季十七這話的意思是說宋清月也身懷有孕了嗎?

"季先生這話的意思是說,宋良媛懷孕了?"

季十七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只能保一個?"周則問道,

"是",見周則沉默,季十七又解釋道:"倘若保大,草民能保夫人三年之內性命無憂",季十七說到這兒沒再說下去.

保大成功的機率相對較大.更何況,周則既然貼告示尋自己來為宋氏治病,自然是想保住懷中美人.

見季十七遲遲不語,周則問道:"保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