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愧疚
g,更新快,無彈窗,!

"請傅良媛進來吧."蒼璽抬眸對著管家說道.

管家拱手一揖,出門去請傅青滿.

傅瓷看著蒼璽這古怪的神情,將手搭在蒼璽的手背上,低聲說道:"沒事兒."

蒼璽點了點頭,沖著傅瓷勉強扯出來了一個微笑.

一會兒功夫,傅青滿被帶到了書房.方才大風刮過,又落了幾個雨點.從傅青滿這被打濕的衣衫來看,這樁苦肉計演的還是恰如其分的.

"妾身見過璽王爺",傅青滿沖著蒼璽行禮說道,見蒼璽沒有反應,傅青滿又沖著傅瓷,屈膝行禮,說道:"璽王妃姐姐萬安."

蒼璽要做惡人,傅瓷沒法攔著他.但眼前的人畢竟是太子殿下明媒正娶的良媛,盡管自己對這個人憎恨不已,但面子上還得讓她過得去.

"桂雨,給良媛娘娘搬個凳子來",傅瓷說道.

傅青滿笑了笑,向傅瓷道了謝.隨後又問了傅瓷的近況,聊了一刻鍾的功夫,蒼璽不耐煩說道:"傅良媛若是無事,就請回吧."

聞此一言,傅青滿面子上有點掛不住,笑容也有點僵,即刻又換了要哭的一副表情:"璽王爺有所不知,太子爺的新寵宋良媛如今已經病入膏肓,妾身看著殿下難受心里也不舒服,所以自作主張來求一求王爺,青滿也知這病難醫,但還是想來求求王爺能否找來季神醫讓宋妹妹多活些時日."

傅青滿說著,拿手帕揩了揩眼淚,又補充道:"這位宋良媛是宋丞相的千金."

傅青滿此行的目的蒼璽是知道的.自己也下了決心救一救這位苦命的宋良媛,只是,傅青滿拿宋丞相的身份來壓蒼璽,這讓他厭惡的很.

"本王不明白,既然請安宋良媛是太子的新寵,傅良媛又怎麼會幫宋良媛呢?"蒼璽一語道破.

傅青滿歎了口氣,以十分憐惜的口吻說道:"妾身羨慕宋良媛這份恩寵,但也知道她這病是治不好的.既然如此,妾身還有何好爭搶的?"話說著,傅青滿就要抹淚.

"既然宋良媛命短,讓太子殿下趁此對宋良媛了卻情緣豈不是更好?"蒼璽問道.

話說到這兒,傅青滿眼淚直往下掉,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讓人看著心疼.

"王爺有所不知,這位宋良媛已經有近一個月的身孕了,既然保不住大人,能為太子留下個孩子也是宋良媛的福分了.為了這個小生命,妾身還請王爺施一份恩澤."傅青滿說著說著,又跪在了蒼璽面前.

盡管蒼璽心中早有打算,但還是沖著傅瓷問道:"這件事,王妃怎麼看?"

不等傅瓷開口說話,傅青滿搶先說道:"還請姐姐念在昔日的姐妹之情,替妹妹勸一勸王爺."

傅青滿這話說出了口,再拒絕就是傅瓷不人道.

這出戲,傅青滿演的還真是好.在周則哪兒賺了個賢惠的名聲,讓外人又誤以為這位良媛娘娘大度.倘若蒼璽與傅瓷不答應,便是他們無情無義.

盡管蒼璽與傅瓷與這樁事情無關,但只要拒絕了傅青滿這惡名自然也就有了.

有這一箭三雕的好本事,也就數傅青滿了.

"傅良媛既然都跪了臣妾了,讓臣妾這個做姐姐的跪回去也是拉不下這張臉來的.倘若王爺方便,不如就行了這個舉手之勞."傅瓷說道.

話是這麼說.但這個舉手之勞不方便,蒼璽與傅瓷也沒有拒絕的余地.

聽傅瓷這麼一說,蒼璽沉思了片刻,說道:"既然王妃發話了,本王也就不推辭了.只是,季公子是隱居之人,肯不肯幫這個忙還是另一回事."

傅青滿聽到後趕緊給蒼璽道謝.這樣的結果總是好的,至少能讓周則欠她一個人情.自己日後也就多了一層保障.

"還是謝謝你三姐吧",蒼璽沒領傅青滿的情,說道.

傅青滿向傅瓷道過謝後蒼璽就下了逐客令.畢竟,傅瓷心里不願意見這個人,蒼璽對她也著實沒有什麼好感.這樣一個讓他們夫妻倆都討厭的人總在眼前晃悠,終歸是看著不舒服的.

送走了傅青滿之後,傅瓷將削好的蘋果遞到了蒼璽手邊.

"王爺不想見十七?"傅瓷問道.

"也不是不想,本王覺得在這樁事情上總是虧欠著他的",蒼璽說道.

蒼璽這種心情,傅瓷能感受的到.她還記得那個夕陽西下的傍晚,季十七一本正經的對她說:"瓷兒,季十七喜歡你."

但這份感情,傅瓷是要注定辜負了.

她對季十七有喜歡的情愫,但是也僅限于喜歡.季十七如一陣暖和的春風,打在臉上一直都是溫暖的感覺.

蒼璽不同.若說季十七是一陣春風,那蒼璽便是不知道何時何處就會刮起的風.時而溫暖,時而凜冽.感受一遭,有春之溫暖,夏之涼爽,秋之豐碩,冬之凜冽.

這種,大概就是想與這人從青絲走到白首的感覺吧.

更何況,傅瓷想要的東西,季十七給不了,但蒼璽可以.

她要查明母親與澱茶的死因,要查明為何母親是國公府不能提及的忌諱,還要為澱茶與前世的自己報仇!

這些東西,季十七沒辦法給她,但是蒼璽卻可以.

捫心自問,傅瓷也沒准備好見季十七,畢竟這個人她也辜負良多.無論是先前為她解毒還是後來在國公府守著她,這個男人兩次救自己于水火之中.撇開情愛不談,就是這份恩情也讓她傅瓷承受不起,更何況任何東西一旦摻雜情愛,便是說也說不清了.

"王爺若是不想見十七,就讓他自己主動去太子府給宋良媛診治",傅瓷說道.

蒼璽微微抬頭,正對上傅瓷那似笑非笑的眸子,"十七這人是萬萬不會為錢所驅使,讓他主動去太子府,難如登天."

這一點傅瓷也想到了.季十七不是個為五斗米折腰的人,否則如此人才早就入了宮闈給皇帝看病去了.

"王爺不妨引蛇出洞?"傅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