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主動請纓
g,更新快,無彈窗,!

薛誠保就知道傅青滿會問道這件事!

"你不用擔心.你來海棠樓這樁事情,本宮不會告訴太子殿下."傅青滿優雅說道.

薛誠保不知是聽信了傅青滿的話,還是迷了心竅,竟然將宋清月的病情如實告訴了傅青滿.

傅青滿聽完後,皺了皺眉,說道:"此話當真?宋良媛身懷有孕且難以拖到足月生產?"

"微臣所言,句句不假."薛誠保說道.

傅青滿盡快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說道:"這樁事情你做的不錯.且先瞞著太子吧,本宮怕他受不住."

薛誠保連連點頭,傅青滿給璧鳶遞了個眼神.璧鳶很懂規矩的拿了個小箱子,在薛誠保面前打開.

傅青滿說道:"這里面是一百兩銀子.日後勞煩薛太醫給宋良媛看過病後,也來本宮的海棠樓給本宮診診脈."

薛誠保不想收下那燙手的銀子.但是,倘若不收,便是不給傅青滿面子.到最後,薛誠保還是收下了這一百兩,畢竟也沒人嫌自己錢多不是?

傅青滿沒再留薛誠保,而是讓璧鳶將他送了出去.

璧鳶送人回來後,看見窩著榻上的傅青滿,問道:"方才那位薛太醫的話,娘娘覺得可靠嗎?"

傅青滿沒有再端起茶水,而是讓下面人倒了一杯蜂蜜水來喝.

"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傅青滿說道.

璧鳶給傅青滿端上來了一盤葡萄,問道:"這種關乎子嗣的大事,他一個小小太醫怎麼干瞞著太子殿下?"

傅青滿剝了顆晶瑩剔透的紫葡萄塞進口中,沒說話.這件事情關乎子嗣,也關乎薛誠保的身家性命啊!

若是將這樁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太子,薛誠保和他的家人還有命活嗎?

"各自謀生路罷了",咽下葡萄後,傅青滿才說道.

璧鳶點了點頭,又問道:"那我們要不要送一送這位無福薄命的宋良媛?"

"我們再動手便顯得多此一舉了.你沒聽見方才薛太醫說,宋清月最多活不過一年了嗎?"傅青滿說道.

聽到傅青滿這話,璧鳶才覺得自己剛才問的問題簡直愚蠢至極.

由著宋清月得寵,左不過是一年的光陰.這個女人,就算懷孕也不可能平平安安的產下皇子.由著她折騰,也折騰不出什麼幺蛾子來.

"娘娘英明",璧鳶說道.

傅青滿冷笑了一聲,說道:"這件事情叫人透露給姜承徽,她知道該怎麼做."

璧鳶答應了一聲,接著為傅青滿捶著腿,說道:"奴婢方才聽說太子殿下派人貼出告示尋找神醫季十七,說是能找到季十七的人賞銀千兩."

傅青滿捏著水杯,笑道:"為了宋清月,太子倒是大度的很."

璧鳶的力道不輕不重的落在傅青滿腿上,說道:"再大度也不急太子殿下對娘娘大度,您瞧瞧咱們這牆壁便知道."

傅青滿被璧鳶哄得高興.這牆面,的確是太子府的頭一份寵愛.周則知道傅青滿怕冷,遂而讓人精心塗了這牆.到了冬季,這牆不僅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還保溫.傅青滿住的這海棠樓,恐怕整個太子府也找不出第二處比這兒豪華的地方來了.

"太子既然垂憐宋氏,我便也得送她個人情."傅青滿說著,從軟塌上起了身,走到菱花鏡跟前整理了一下發髻與簪子,說道:"走,去花月樓瞧瞧."

璧鳶原本想攔著傅青滿,許文清曾囑咐傅青滿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走動,但看著傅青滿已經整理好了儀容,璧鳶攔著的話也就說不出口了,只好順著傅青滿,從衣架上取下一件橘紅色的披風.

還沒等璧鳶將披風遞到傅青滿手里,傅青滿就蹙眉說道:"不要這件",傅青滿的目光打在衣架上看了會兒,說道:"把那件藏藍色的披風給本宮取來."

主子既然吩咐了,璧鳶也只好聽命.

一會兒功夫,傅青滿與璧鳶就到了花月樓.

此時此刻,宋清月又睡下了,周則在偏殿里處理文公.傅青滿輕輕的走進偏殿,周則剛好抬頭,看到傅青滿後,問道:"你怎麼來了?"

傅青滿笑了笑,說道:"臣妾聽說清月妹妹情況不太好,過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襯的."

周則示意璧鳶給傅青滿搬了個椅子後,說道:"府里的丫鬟仆婢這麼多,哪輪得到你操勞,趕緊回去歇著."

盡管周則這逐客令下的委婉,但傅青滿卻還是沒有走的意思.

"臣妾聽聞殿下讓周秉張貼告示尋找神醫季十七?"傅青滿問道.

周則握著筆的手頓了一頓,說道:"是.宋氏這病,太醫們都束手無策."

傅青滿歎了一聲氣,感歎了兩句宋清月著實命苦後,對周則說道:"臣妾在娘家時曾與季先生有過一面之緣.臣妾覺得,能請季先生出山的也就只有璽王爺了."

聞此一言,周則眉頭皺了一皺.

傅青滿這話是讓他去求蒼璽請來季十七救一救宋清月嗎?

見周則沒說話,傅青滿接著說道:"臣妾願意前往璽王府去求一求王爺,讓王爺派人去尋找季先生."

傅青滿這句話讓周則有些吃驚.

先前讓宋清月發病的百合花不是傅青滿送去的嗎?

這個女人到底安了什麼心思?

但是,眼下宋清月的情況著實不太好.在花月樓的奴婢面前,周則不好有太多的表示,但在傅青滿面前,周則覺得自己沒什麼好掩飾的.

宋清月越可憐,傅青滿才會越少把心思放在對付宋清月上.

"璽王爺恐怕不會給這個面子,你當真想好了?"周則說道.

傅青滿既然會主動請纓,就一定有應對的措施.他蒼璽再不近人情,也不會對一個孕婦做什麼.否則,便會留下一個不好的名聲.

孰輕孰重,蒼璽該是掂量的清楚的.

想到這兒,傅青滿沖著周則笑了笑,說道:"只要能讓殿下寬心,青滿願意去試試."

聽到這句話,周則放下了手中的筆,看傅青滿的眼神也溫柔許多.

"殿下放心,璽王爺與太子府再不睦,也不會為難我一個孕婦.更何況,我是殿下的人,璽王爺也不敢過分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