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子妃之位
g,更新快,無彈窗,!

自打傅瓷傷著手臂之後,蒼璽便將什麼魚湯,雞湯,人參湯往梧桐殿里端.傅瓷拗不過蒼璽,只能將這些湯悉數灌下.

蒼璽依舊每日四更天喊著傅瓷起來晨練.盡管大多數時候都是傅瓷窩在藤椅上看著蒼璽在練劍,但這幾日傅瓷被蒼璽拽著也開始了簡簡單單的運動.

堅持了這麼兩三天,傅瓷的臉上也看著紅潤了不少.

自打傅瓷過門,璽王府的事情接二連三.蒼璽干脆向高宗告了假,說著一個月早朝就先不上了.盡管高宗應允了蒼璽的請求,但活絡卻依舊不少的派下來.

蒼璽看著這堆公文,很是頭疼,尤其是看到有公文提到周延與周信二兄弟的狼子野心.

蒼璽正在揉著太陽穴,傅瓷端著一杯清茶來到書房,還命桂雨點上了檀香.

"檀香凝神,王爺聞聞這香或許會好得多",說著,傅瓷把茶水放在蒼璽的桌案旁.

"你的胳膊恢複的如何了?"蒼璽拉過傅瓷的手問道.

這一月過去,傅瓷手上的繃帶已經拆了.雖然留下了一道疤,但在香羅的精心醫治下,疤痕淡了很多.香羅說,這疤痕到明年六月後就能消下很多去,屆時再塗些粉,保管看不出來.

蒼璽知道傅瓷還是比較在意這副皮囊的,遂而將傅瓷的袖子往上擼了一擼,看了看傅瓷胳膊上那道不深不淺的疤痕,"委屈你了."

傅瓷搖了搖頭,伸手為傅瓷揉了揉太陽穴.

"王爺在為何事煩心?"傅瓷問道.

蒼璽順手遞上公文,說道:"你看看",傅瓷接過公文,蒼璽接著說道:"這樣的公文,本王收到了不下十封,都是在說周延與周信不安生的."

傅瓷大致的瀏覽了一遍公文,又放在一旁的桌案上,"這件事情最該憂心的是太子而非王爺."

傅瓷這話不假.遇到這種事情,蒼璽可以做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設身其中的周則不行.

"王爺猜猜太子會怎麼做?"傅瓷問道.

蒼璽沉思了片刻說道:"倘若我是周則,我會拉攏老四."

傅瓷點了點頭,蒼璽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對,周則沒理由拉攏老四,畢竟老四身上也留著周氏的血."

"王爺別忘了,四殿下的妻子是沈氏的女兒,大殿下與三殿下背後站著的也是沈氏一族."

傅瓷這話倒是提醒蒼璽了.

總是周則對周義戒心再重,眼下他的敵人是沈氏的這一雙兒子而非周義.只要扳倒了周延與周信,再來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天下除了周則誰人還能穩坐?

"我猜,傅青滿定會借著傅綽約的口讓皇後娘娘搬到沈貴妃.這樣一來,沈氏的根基便動搖了."傅瓷說道.

這一點是蒼璽沒有想到的--借後宮之爭扳倒沈氏貴妃,這樣一來沈家就不得不緊緊靠著周義這棵大樹,靠著周義就相當于靠著周則.

這樣的好算盤,周則當真是謀劃的太好.

蒼璽知道,傅青滿一向是不太受皇後恩寵的,但皇後對傅綽約卻是特立獨行.倘若就像傅瓷剛才所說,是傅綽約受了委屈,皇後必然會為了傅綽約出頭而去找沈貴妃的麻煩.只要將沈氏的這位貴妃娘娘拉下馬,不愁沈氏一族另覓良主.

看著傅瓷得意的神情,蒼璽問道:"你就這麼肯定?"

肯定談不上.但傅瓷相信,這一層傅青滿能想到,也會攛掇周則這麼做.

"臣妾不是肯定,而是知彼知己百戰不殆",說著,傅瓷將已經涼好的清茶遞到蒼璽手邊上.

蒼璽抿了一口,問道:"怎麼個知彼知己法兒?"

傅瓷微微一笑,反問道:"王爺可曾見過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傅青滿?"蒼璽點了點那頭,傅瓷接著說道:"王爺說過,太子殿下不是個能沉得住氣的.上一回您對外宣稱我纏綿病榻,太子卻為了避人耳目始終不與汪小小聯系,王爺不覺得蹊蹺嗎?"

蒼璽點了點頭,這事情確實蹊蹺.先前,蒼璽還覺得定是有什麼名人俠士在背後輔佐著周則亦或給周則做軍師,莫非這個足智多謀的人就是傅瓷要說的這位同父異母的妹妹傅青滿?

很快,這一想法就被證實.

"傅青滿很耐得住性子,更何況,我的太子妃之位就是她從我手上算計走的,我相信我這個妹妹有這個本事."傅瓷補充道.

這話,蒼璽一句也沒聽進去,只聽到了傅瓷說她的太子妃之位是被傅青滿算計了去.

傅瓷還在喋喋不休,蒼璽打斷說道:"你當真覺得太子妃之位很重要?"

傅瓷一頭霧水,自己什麼時候稀罕過這個太子妃之位了?

蒼璽仍舊不打算收回這個話題,問道:"倘若你今日嫁給的是太子,你是否也會為他出謀劃策?"

傅瓷總算是聽明白了,這位璽王爺如今是泡在醋壇子里了.

"王爺,有些話我只對您說一次,請您聽清楚,記牢了."傅瓷說著,雙手攀上蒼璽的脖頸,在蒼璽的嘴唇上如小雞啄米一般親了一下後劃向蒼璽的耳邊,輕聲呢喃說道:"我只喜歡王爺一個,也只幫王爺一個人出謀劃策."

蒼璽順勢將傅瓷拐到自己身前,"是本王小氣了",傅瓷笑了笑,剛想安慰蒼璽卻被他打斷.

"本王不是對你不信任,而是不相信自己.本王怕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蒼璽說道.

能讓蒼璽說怕的傅瓷還是第一個.傅瓷對蒼璽的過去不甚了解,不知道從這個璽王爺嘴里說出"怕"這個字眼有多難,但傅瓷聽到這話時心中多少有些欣慰,也十分茫然.

欣慰的是,這個將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在窮其一生在呵護自己.

茫然的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蒼璽又該如何給她?

傅瓷是想要一份安逸的生活,可是母親與澱茶的事情還沒查清楚,傅瓷如何能撒手不管呢?

傅瓷也想在這個你爭我斗的年代,如同男兒一般做出些成績來.可是,承周這個國家向來對女人不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