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熱茶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一連幾日被蒼璽拽著早起晨練.

說是晨練,其實舞刀弄劍鍛煉身體的只有蒼璽.

每日四更天,蒼璽准時喊傅瓷起床,就是下雨陰天也不例外.但通常來說,多半是蒼璽在舞劍,傅瓷在一旁端著水果,點心在一旁叫好.

今日,一如既往.

蒼璽將傅瓷拽到院子里,傅瓷與往日一般坐在藤椅上,看著蒼璽手握承影,英姿颯爽的模樣.傅瓷正看著出身,卻被滾燙的熱流強行將思緒拉回.

"啊--",傅瓷叫到.

蒼璽問詢騰空飛來,問道:"可有傷著?"

傅瓷搖了搖頭,自顧自的擦著衣服上的水漬.這是一壺上好的熱茶,只是如今悉數灑在了她身上倒是可惜了.

見傅瓷無事後,蒼璽才注意到跪在地上的人一個勁兒的討饒.

"叫什麼?在哪當差?"蒼璽問道.

那小女婢將頭埋得更低,怯怯說道:"奴婢汪小小,在廚房里.方才蒼護衛派人去廚房說王妃想喝熱茶,奴婢這才煮了茶端過來.卻不想……",那丫鬟把頭又埋了幾分,話也沒再說下去.

前幾日下雨,蒼璽怕傅瓷凍著,遂而日日命廚房煮了熱茶端上來給傅瓷喝.然而,今日天暖,自己吩咐下去為傅瓷准備的是花茶並非熱茶.

"這話說的不老實",蒼璽將劍扣入劍鞘,說道.

汪小小聞言,身子顯然一僵.繼而抬起頭來,低聲說道:"奴婢聽聞王爺日日在此練劍,一時迷了心竅才想著來看……"

後面的話,蒼璽不用聽也知道.無非是,看到自己練劍一時愣神,無意將茶水灑到了王妃身上.這樣爛俗的借口,從前在宮中有人用過,沒想到他璽王府的人也慣用這樣爛俗的理由.

蒼璽沒打斷,聽汪小小說完,果然跟他猜想的如出一轍.

聽汪小小說完,最先作出反應的不是蒼璽而是傅瓷,只見傅瓷站起身,挑起汪小小的下巴,輕聲說道:"長得倒是不錯."

汪小小聽傅瓷這麼一說,趕緊底下頭,求饒道:"奴婢並沒有非分之想,請王妃明鑒啊!"

傅瓷冷笑了一聲.自己還沒說什麼呢,這個小丫頭就急著澄清,心中定是有鬼!

"本王妃可沒說你對王爺有什麼非分之想,你這也忒不打自招了些."

汪小小見說錯了話,趕緊討饒說道:"奴婢一時著急說錯了話,請王妃恕罪."

傅瓷沒再說話,等著蒼璽發落.

蒼璽看得出來,他這位夫人,如今是泡在了醋壇子里,遂而說道:"去雜役庫領罰吧."

汪小小聽後,眼淚一個勁兒掉卻也不敢求饒.在這璽王府里誰人不知,璽王妃的蛇蠍心腸?汪小小即使是再委屈也不敢違逆蒼璽,違逆傅瓷.

看著汪小小離開的背影,傅瓷問道:"你認識這個小丫鬟?"

蒼璽點了點頭,說道:"她是兩年前老四在路邊救下的一個丫鬟."

"原來是王爺的舊相識",傅瓷自顧自的倒了一杯茶水,說道:"雖說是奴籍,卻是個美人坯子.王爺不如收她做個側妃?"

見傅瓷泡在醋壇子里,蒼璽頓時起了捉弄之心,就著傅瓷的話說下去,"王妃美意.只是,她一個奴仆,本王若是以側妃相待,未免抬舉了她."

"你--",傅瓷抬手就要打蒼璽,卻不料被蒼璽一把拽入懷里.

傅瓷羞紅了臉,還欲掙紮,蒼璽低頭在傅瓷耳邊呢喃:"王妃吃醋的樣子真可愛."

聽到蒼璽這話,傅瓷沖著蒼璽的胸膛就只一胳膊肘子.

見傅瓷真生了氣,蒼璽低頭吻在了傅瓷的唇瓣上.傅瓷原本還在掙紮,蒼璽的這個吻卻讓傅瓷安靜不少.蒼璽撬開傅瓷的牙齒,將這一吻加深.傅瓷則略帶懲罰的咬了兩下蒼璽的唇瓣.

直到傅瓷有些喘不上氣來,蒼璽才松開傅瓷,笑的如同貪了天大的便宜一半,問道:"這樣夠嗎?"

傅瓷本想說不夠,但一想到昨夜蒼璽將她折騰了許久,眼下腰還是酸的,遂而轉身就進了臥室.

蒼璽跟了過去,看著傅瓷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品茶,蒼璽松了口氣,輕聲說道:"剛才那個奴婢是周則的眼線."

傅瓷一懵,手里的動作也頓了頓.但依舊以她最快的速度調整好了心態,將一盞功夫茶遞到蒼璽手邊,輕聲說道:"何以見得?"

"廚房有面牆直通外界,那面牆上,有塊磚是活動的."蒼璽說道.

傅瓷不以為然的說道:"單憑一塊磚就定了這美人的罪,王爺未免太過草率了些."

蒼璽看傅瓷還冒著醋勁兒,委實有些頭疼.並不是厭煩傅瓷這些女兒家的小脾氣,而是蒼璽著實不會哄.

以前,他只曉得傅瓷是個足智多謀的女子,卻不曉得她也有吃味的一面.

這樣的傅瓷,著實可愛!

"瓷兒",蒼璽蹲在傅瓷面前,手里拽著傅瓷的衣角.

傅瓷忍不住笑出了聲,沒想到堂堂璽王爺也有這樣撒嬌的時候.

見傅瓷笑了,蒼璽趕緊趁熱打鐵說道:"你笑了就是不生本王的氣了."

這呆子.

自己何時生過他的氣?

"王爺既然知道她是太子殿下的人,殺了即可."傅瓷說道.

蒼璽搖了搖頭,說道:"她不是奴籍,本王若是殺她便是犯了承周律令."

剩下的蒼璽不說,傅瓷也明白了.

汪小小,蒼璽是殺不得的.

在承周有條律令,說的是主人若是濫殺非奴籍的仆人,按律當償命.

非奴籍的仆人在承周與自由民一樣,享受所有法律上的保護.

看樣子,周則早就料到了會有蒼璽發現的一天.故意選了一個不是奴籍的人來璽王府.如此一來,蒼璽留不得更殺不得.

周則這一步,走的真是妙.

"王爺一會兒就有理由殺她",說著傅瓷從頭上取下一支發簪,沖著自己的胳膊就要下手,蒼璽眼疾手快的攔了下來,驚呼道:"你要干什麼?"

"汪小小害主",說著,傅瓷掙脫了蒼璽的手.

"王妃的肌膚是用來給本王看的,斷不能傷."說著,蒼璽就要從傅瓷手里搶過發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