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演戲(2)
g,更新快,無彈窗,!

眼下這動蕩不安的局勢,難保以後登上皇位的不是四殿下.

就當是跟老天爺賭一把了!

許文清這麼想著,拱手作揖回答道:"微臣唯王爺馬首是瞻."

蒼璽笑了笑,給許文清倒了一杯茶,問道:"許太醫每日什麼時辰給傅良媛把脈?"

許文清接過蒼璽的茶水,賠著笑臉說道:"傅良媛這一胎是雙生子,太子殿下重視的很.所以,每日請脈都是太子身邊的人來傳喚微臣."

蒼璽皺了皺眉,又問道:"本王記得太子府上有位司徒夫人也身懷有孕?"

許文清點了點頭,說道:"是,這位司徒夫人是由微臣的弟弟許文閑在照顧."許文清說完,看到蒼璽面無表情,又主動說道:"都說太子殿下對司徒良娣寵愛非常,微臣看來卻遠不及對傅良媛的寵愛."

蒼璽一聽來了興趣,問道:"怎麼說?"

"微臣與弟弟每日一同去太子府,太子殿下都留在傅良媛處陪著.平日里,微臣拿的賞錢也比弟弟多."

聞此一言,蒼璽勾了勾唇.

周則哪里是要寵愛傅青滿?

這一招,不過是聲東擊西罷了.在傅青滿未進太子府前,周則對司徒妙境可以稱得上是專寵.如今,司徒妙境與傅青滿一同有孕,周則若是對司徒妙境關懷備至,傅青滿如何能不恃寵而驕?

這看似的冷淡實則在保護.就是不知道,司徒妙境能不能領會到周則的用心良苦了.

"今日許太醫就在本王這璽王府里呆著,等太子的人來請你."蒼璽說道.

許文清一聽,有點愣神.

璽王爺這是要給太子一個下馬威?

那日後自己還能給傅良媛診脈嗎?

想著,許文清有點打退堂鼓.

睿智如他!

蒼璽豈能看不出許文清心中的那點小算盤?

"本王保你平安",蒼璽說道.

盡管許文清對蒼璽不甚了解,但有他這麼一句話許文清心里多少還是踏實許多的.

"微臣多謝王爺!"許文清拱手謝道.

"那接下來--",蒼璽故意沒說下去.

許文清也不是那種不識抬舉的,蒼璽把話說到這份上,他自然明白.

"王爺放心,王爺放心!"

見許文清應下,蒼璽還是有點不放心,又囑咐道:"藥方做兩份.一份報在太醫院,要治疑難雜症的.一份留在璽王府上,要補藥."

許文清趕緊應下.蒼璽走到傅瓷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傅瓷的肩膀,傅瓷睜開眼沖著蒼璽笑了笑,蒼璽也笑了笑,說道:"本王有事情要處理,一回來陪你."

傅瓷點了點頭,蒼璽在傅瓷的臉頰上落下一吻,說道:"本王必定不會讓你白白受苦."

傅瓷笑了笑,看著蒼璽遠去的背影.

對于傅瓷這好動的性子來說,躺在床上的確是受苦.但一想到這樣便可以幫助蒼璽扳倒周則一局,傅瓷心里還是願意的.

她何嘗不知道,遇刺這件事情是周則的謀劃,但又何嘗沒有蒼璽的謀劃?對于抓住周則把柄這件事情上,蒼璽志在必得.

有那麼一刻,傅瓷真想問問蒼璽,倘若今日事不在蒼璽的謀劃中,他會不會也為了抓住周則的把柄而將自己推入危險之地?

此時此刻,蒼璽帶著蒼洱回到了星月閣.

"汪小小那邊情況如何?"蒼璽問道.

"屬下派人盯著,並且把王妃遇害受驚,昏迷不醒的消息已經傳了出去.想必不久,汪小小就會有所行動了."

蒼璽笑笑,"這還得讓許文清把消息也傳出去."

蒼洱一直不明白,他家王爺為何點名要許文清來為王妃醫治.

盡管許文清是太醫院之首,卻不是一個好商量話的.更何況,眼下許文清在給傅青滿保胎,怎麼會站在他們這一邊?

不過,話說到這兒,蒼洱就明白了蒼璽為何非要許文清來了.

一來,許文清在太醫院的資曆最老,也解過不少疑難雜症,請他來方能突出王妃的傷情之重.

二來,單憑汪小小一面之詞很難以讓周則信服.倘若再有許文清墊上那麼一兩句話,這件事情便是板上釘釘的能抓住太子為了玉龍頭行刺璽王爺與璽王妃.

"本王聽說太子身邊的傅良媛與司徒夫人不睦,必要時你記得提醒許文清墊上一兩句話."蒼璽說道.

蒼洱自然能明白蒼璽的意思,但讓蒼洱作難的是,給司徒夫人保胎的是許文清的弟弟許文閑.縱使許文清再急功近利,總不至于害自己的親弟弟吧?

不等蒼洱開口問,蒼璽又說道:"本王知道為司徒夫人保胎的是許文清的弟弟許文閑.本王打聽過,許文清是庶出,從小就被許文閑壓著,許文清的生母也總被許文閑的母親呼來喝去.他們倆之間,有怨."

話說到這兒,蒼洱就知道該怎麼做了,遂而拱手說道:"屬下明白."

蒼璽點了點頭,看了看日頭,說道:"太子的人也該來了,本王去梧桐殿守著."

蒼璽的預算果然准!

蒼璽前腳剛進梧桐殿,太子府的奴才周秉就到了璽王府的門口.

周秉由蒼洱帶著來到了梧桐殿,正看見在發脾氣的蒼璽.

"連這點病都醫治不了,太醫院養你們這些太醫有何用處!"說著,蒼璽將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茶杯剛好落在周秉腳邊.

周秉拱手一揖,說道:"王爺,屬下奉太子之命來請許太醫為良媛娘娘把脈."

"璽王妃醒來之前,許太醫哪兒都不許去!"蒼璽說道.

周秉一聽,趕緊好言相勸說道:"屬下知道王爺心疼王妃,但許太醫是皇後娘娘親自派給傅良媛把脈的,實在是不湊巧啊."

蒼璽並不是真的想把許文清留下.畢竟,只有許文清去了太子府,自己想要傳達的消息才能讓周則聽到.然而,若是輕易將許文清放過去,又顯得太隨意了些.

想到這兒,蒼璽將剛端起的茶杯朝地上一扔,順勢抽出了承影劍抵在周秉的脖子上,說道:"王妃若是有恙,本王先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