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演戲(1)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依偎在蒼璽的懷里,問道:"什麼戲?"

"裝病."

蒼璽微微一笑,嘴角上揚的弧度似是在宣告什麼不可言語的秘密.蒼璽不解釋,並不是有意要瞞著傅瓷,而是他相信以傅瓷的聰明能想明白如何做.

離璽王府還有百十米遠的地方,蒼洱停下馬車,推開門問道:"爺,快到了."

蒼璽朝蒼洱點了點頭,沖著傅瓷說道:"王妃坐穩了."

說著蒼洱下了馬車,蒼璽坐到駕車的地方,揮起馬鞭即刻往璽王府趕去.

到了璽王府門口,蒼璽將傅瓷抱下馬車,即刻沖進梧桐殿,嘴里還一個勁兒的吼道:"讓開!"

傅瓷在蒼璽懷里假意昏迷,竟讓外人看不出一點兒破綻.

來到梧桐殿,香羅和桂雨看到自己的主子雙目緊閉的被璽王爺抱在懷里,心里頓時一驚.趕緊問道:"怎麼了?王妃這是怎麼了?"

蒼璽將傅瓷放在床上,言簡意賅的說道:"本王與王妃在外遇刺,王妃受驚暈過去了."

蒼璽這話,桂雨聽來十分擔心,香羅卻不是十分相信.蒼璽何嘗不知道,香羅是自小跟在仇氏身邊的.無論是看人的眼里,還是處事的本領,都是一等一的好,說句好聽的這叫足智多謀,說句難聽的這叫老奸巨猾.

不過,蒼璽並沒有打算瞞著香羅和桂雨,遣散了房間里的其他婢女,關上房門之後,蒼璽才說道:"瓷兒沒事,但王府里有周則的人,所以才讓瓷兒裝病."

桂雨一聽這話才舒了口氣,說道:"王爺,王妃,您二位是嫌桂雨活得長,誠心嚇奴婢呢!"

傅瓷聽到桂雨的這句話,睜開眼睛俏皮的笑了笑.蒼璽接著說道:"還勞煩兩位多多配合."

桂雨聽後一個勁兒的點頭,香羅有點遲疑的問道:"那太醫那邊怎麼辦?"

"本王已經命蒼洱去宮里請太醫,並且讓他大肆宣揚,姑姑不用擔心."

香羅想問的不是這個,而是太醫與璽王爺從無瓜葛怎麼會冒著殺頭的威脅來幫助他呢?更何況,蒼璽與周則對外是聯盟關系,幫了蒼璽相當于一下子得罪了大殿下,三殿下,四殿下.

日後,若是這其中的哪一位登基,太醫們也都吃罪不起啊!

想到這兒,香羅繼續問道:"太醫為何一定要助王爺?"

"本王自有辦法,姑姑不用擔心."蒼璽回答道.

香羅相信蒼璽的能力.仇氏肯將玉龍頭交給傅瓷,一來是看中了傅瓷,二來是看中了傅瓷的夫君--異姓王蒼璽.

一會兒功夫,蒼洱就將宮里最好的太醫許文清帶到了梧桐殿門口.

"王爺,許太醫來了."蒼洱在門口喊道.

蒼璽聞聲後沖著眾人點了點頭,說道:"還不趕緊將許太醫帶進來!"

許文清一進梧桐殿,還沒來得及行禮,蒼璽就迎了上去,說道:"許太醫趕緊救救王妃,需要什麼藥材盡管提!本王要王妃好好地站在本王面前!"

許文清與蒼璽有過幾次交集,但他卻從未見過蒼璽這樣著急的模樣.看樣子,這位璽王妃是病的不輕.

想到這兒,許文清也不耽誤時間,拱手一揖說道:"臣這就給王妃把脈."

說著,走到了傅瓷的床榻前,從藥箱里取出一塊手帕搭在傅瓷的手腕上,開始替傅瓷把脈.

許文清把了一會兒脈,額頭上就開始冒汗了.依照脈象來看,這位躺在榻上的璽王妃就如同睡著一般,一點兒病症也看不出來.許文清想起剛才璽王爺著急的模樣,遂而又將手指搭在傅瓷的脈搏上,重新好好把一把脈.

一會兒功夫,許文清頭上的汗珠更加密集了.蒼璽見許文清久久不語,問道:"許太醫,王妃的病如何?你倒是說句話啊!"

許文清擦了擦頭上的汗,正要開口,卻看見蒼璽目光凌厲的看著他.許文清看到這局勢,委實不好當面說,遂而說道:"請王爺借一步說話."

蒼璽看了看周圍的人,對著蒼洱使了個眼色.蒼洱領會,將這些人一並帶出了房間.

許文清看著眾人走後,拱手一揖對蒼璽說道:"回稟王爺,王妃無病."

蒼璽看著許文清這麼坦誠,自己也不繞彎子,說道:"本王知道."

許文清聽蒼璽這話又是一驚.

璽王爺這到底是要鬧那一出?

"璽王妃病重,危及性命.本王希望在明日的朝堂上能聽到這樣的消息."蒼璽說道.

蒼璽這話有些強人所難,但卻不是故意刁難.許太醫是太子那邊常常召喚給傅青滿保胎的太醫,這一點蒼璽早有耳聞.朝堂那邊有蒼洱造勢,他只想讓許文清將這件事透露給傅青滿.

"微臣惶恐!微臣惶恐啊!"說著,許文清就跪在了蒼璽腳邊上.

蒼璽沒說讓他起身,反而威脅說道:"許太醫膝下無子,如今正妻黃氏有孕七月,許太醫該不想老來無人送終吧?"

蒼璽說出這話是在許文清意料之外的.都說璽王爺溫潤如玉,這樣的狠辣遠在他意料之外.

但就眼下的形式來看,若是不按照蒼璽的要求來辦,黃氏母子性命堪憂.可是,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太醫,如何能驚動朝堂上的大官呢?

"微臣官小言微,實在是有心無力啊!"許文清叩了一首說道.

見許文清妥協,蒼璽抿唇一笑,說道:"許太醫請起."

許文清聽見蒼璽這句話,也知道則是有緩和的余地,便起了身.

"本王也不需要許太醫把聲勢造到朝堂上去,本王至于要你講此事透露給傅良媛."

聞此一言,許文清心中一驚.

傅良媛?

莫非是太子府邸的哪位主子?

那自己豈不是也參與到了這儲位之爭中?

許文清嚇得打了個哆嗦,張口就想拒絕,便看見蒼璽又沖著他投來一道凌厲的目光.許文清疼愛黃氏,舍不得讓自己的妻兒為自己送命.更何況,他早聞風聲說璽王爺挾持四殿下,誰知道他會不會學一學齊桓公打出"尊王攘夷"的名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