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宮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將汪小小的事情交代好之後又處理起了公文.

高宗允許他十日不上朝,卻沒說讓他把手里的公務也放下.

傅瓷洗漱完後,讓桂雨把早膳在小廚房里又熱了一遍才端去了書房.

傅瓷進了書房,將餐盤放在桌子上,"大忙人,吃飯啦!"

有美人相伴,蒼璽自然喜不自勝.看著傅瓷帶來的餐盤,蒼璽有點害怕,問道:"你去廚房了?"

"沒有,我讓桂雨去拿的,又在梧桐殿的小廚房溫了溫."傅瓷回答道.

蒼璽舒了口氣,但還是有幾分不放心,沖著站在一旁的蒼洱使了個眼色.蒼洱會意後,拿起了銀針驗了驗,沖著蒼璽搖了搖頭.

傅瓷看著這兩人打啞謎似的,問道:"這飯菜莫不是有什麼問題?"

蒼璽借勢將傅瓷拽到懷里,傅瓷坐在蒼璽的膝頭.

"這幾日,王妃盡量別去廚房",蒼璽說道.

"為何?"傅瓷問他.

蒼璽原本不打算告訴傅瓷汪小小的事情,但傅瓷刨根問底起來,蒼璽還真是招架不住.更何況,他也舍不得拒絕傅瓷.

"兩年前,本王救了個小婢女.今日,蒼洱說這個小婢女是太子的人."蒼璽輕描淡寫的說道.

傅瓷聽到這話猛然想起了蘇滿霜--前世里蒼璽寵到骨子里的那個人!

"那個小婢女叫什麼?"傅瓷問道.

"汪小小",蒼璽回答道.

傅瓷聽後松了一口氣似的,蒼璽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問道:"王妃這麼害怕與其他人平分春色?"

害怕?

她能不害怕嗎?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肯將她放在手心里的人,自己為何要將他分給其他人?

想到這兒,傅瓷回答道:"怕."

說著,傅瓷將頭往蒼璽的肩膀上靠了靠,蒼璽看到自己惹得這個小女子有些傷感頓時有點不知所措,遂而趕緊拍了拍傅瓷的後背,說道:"本王在."

傅瓷在蒼璽的肩頭埋了好一會,才起身給蒼璽擠了個微笑,"吃飯啦."

上一秒,傅瓷還難過的如同折翼的家雀,這一刻,傅瓷就又重新精神煥發.盡管蒼璽舍不得對傅瓷潑冷水,但還是不得不說道:"本王有件事情必須要跟你說明白."

傅瓷見蒼璽這麼認真,遂而停下了正在擺放碗筷的手,問道:"何事啊?"

蒼璽一本正經的說道:"日後,本王會因為政治利益娶側妃,侍妾,本王希望王妃做個端莊賢淑,深明大義的人."

傅瓷聽到這話時,手里的動作一僵.

這種端莊賢淑,深明大義,她倒是甯肯不要.

但轉念一想,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的蒼璽都是要與太子爭皇權的人.政治聯姻是拉攏朝臣最簡單,最牢固的方式.

看樣子,即便是他異姓王蒼璽也不能免俗.

傅瓷背對著蒼璽,手里的活絡也沒停下,輕輕應了一聲:"好."

蒼璽看著傅瓷這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這話必須要與傅瓷提前講清楚,尤其是高宗在傅家與他說了那樁事情後.

傅瓷盛了一碗粥遞到蒼璽面前,"這是我讓桂雨熬的,你嘗嘗."

蒼璽接過碗,笑眯眯的傅瓷說道:"比起桂雨的粥,本王更想念王妃做的雞蛋羹."

傅瓷白了蒼璽一眼,"今日中午就讓你吃到!"

"今日中午怕是不能吃到了,按照禮數今日你我該進宮給父君,母後請安."蒼璽說道.

進宮請安?

這種禮數,傅瓷怎麼沒聽說過?

見傅瓷不說話,蒼璽以為傅瓷是不想見到傅綽約,遂而說道:"本王保證,寄好公主不會再傷害到你."

傅瓷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對于皇宮她本是不排斥的,但對于皇宮里的人,傅瓷本能的想躲遠.

早膳用罷,蒼璽讓蒼洱備下馬車,准備進宮去給高宗,皇後請安.

傅瓷讓桂雨重新給她梳了個端莊的宮廷發髻,換了一身王妃該有的宮裝.蒼璽站在梧桐殿門前等著傅瓷,看著打扮好的傅瓷,蒼璽看著有點呆.

從前,他只看過芙蓉之姿的傅瓷,這樣淡妝濃抹的傅瓷他倒還是第一回見.

"走吧",傅瓷笑了笑,說道.

蒼璽挽著傅瓷的手,朝璽王府大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蒼洱沖著蒼璽點了點頭,蒼璽回了一個眼神,對著身後的桂雨與香羅說道:"本王與王妃前去即可."

桂雨與香羅行了一禮,沒再跟著.

蒼璽將傅瓷扶上馬車後,自己才上去.蒼洱趕著馬車,身後跟著些許侍衛.

蒼璽特地讓幾個身手好的侍衛跟著.

他在引蛇出洞,但也怕蛇毒傷人.

在蒼璽看來,可以抓不住蛇,但絕對不能傷到傅瓷!

蒼璽正想著,馬車突然停下.

看樣子,蛇出洞了.

"為何停下?"傅瓷問道.

蒼璽趕緊上前捂住了傅瓷的嘴,並將她護在了懷里,"別出聲,外面是周則的人."

傅瓷驚恐的眨了眨眼睛,周則的人?難道說是為了玉龍頭來?

蒼璽看著傅瓷面上流露出的驚恐,說道:"莫怕,有本王在,定不讓歹人傷你分毫."說著,將傅瓷安置在馬車中,自己提著劍就出了馬車.

蒼洱看見蒼璽手里提著承影劍就知道這是一場惡仗.

在承周,有句傳聞叫:承影一出,血流千里.

這把劍有很長久的曆史,傳到蒼璽手里已經不知道這把劍沾了多少血腥了.這把劍從到蒼璽手里以來,很少嘗過血的滋味.這一次,蒼璽怕是要大開殺戒了.

"保護好王妃",說完,蒼璽拎著劍就沖到最前面與為首的黑衣人對峙.

"何人指使?"蒼璽問道.

黑衣人看了看蒼璽手中的劍,仍舊故作鎮定說道:"交出玉龍頭,留你們活命."

蒼璽冷笑了一聲.

果然是為了玉龍頭來的!

說實話,這塊玉石蒼璽一點兒也不想要.若不是高宗要順應仇夫人的心意,蒼璽早就將這塊玉石物歸原主了.

這玉龍頭,是權利的象征不錯,但也是催命的符咒.

"這要看你有沒有本事從本王手里拿走了."蒼璽說著,提著劍就向為首的那個黑衣人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