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眼線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夜,傅瓷被折騰的筋疲力盡,蒼璽卻依舊生龍活虎.

若不是看著天快亮了,蒼璽豈肯就這樣放過傅瓷.

公雞叫了幾遍,蒼璽起了身穿好衣裳.此時,蒼洱已經在門前候著了.

"去提幾桶水來",蒼璽沖著門外喊道.

一會兒功夫蒼洱就提來了七八桶水來,蒼璽接著吩咐道:"你去廚房盯著,特別要王妃愛吃的那一道西湖醋魚."

蒼洱領了命,暗罵了一聲出了門.

蒼璽就是典型的見色忘友!先前,傅瓷還未出現時,蒼璽一直是將自己視作心腹級別的人物,有重大事情才讓自己去解決.

如今可倒好!自己成了給璽王妃端茶倒水盯膳食的家仆了!

蒼洱心里有些不爽,但轉念一想,眼下,對于他家王爺來說,王妃的事情豈不就是大事情?

蒼璽一個人在浴盆里泡了許久.浴盆擺放的位置剛好對著床榻,如今蒼璽既可以泡著舒舒服服的熱水澡,還能看著榻上正在熟睡的美人.

當真是一舉兩得!

約麼過了一炷香的功夫,傅瓷先手向床榻周圍摸了摸,摸不好蒼璽才倏的一下睜開眼睛,卻看見一個男人赤裸著泡在浴缸里正在笑眼盈盈的看著自己.

傅瓷忍不住尖叫了出來,蒼璽看著傅瓷這驚慌害羞的模樣更是得意.

"你快把衣服穿上啊!"傅瓷喊道.

蒼璽聽這話,怎麼聽怎麼別扭.如今在床榻上的傅瓷若不是蓋著便被不也是衣衫褪盡嗎?這種時候,怎麼傅瓷卻要他先穿衣服?

"本王還指望著跟王妃洗個鴛鴦浴呢!"蒼璽死皮賴臉的說道.

傅瓷想:厚顏無恥,大約說的就是蒼璽這種人.

"誰要跟你洗鴛鴦浴,趕緊穿上衣裳,本王妃要起床!"傅瓷說道.

這兩者有什麼必然聯系嗎?蒼璽想了想,多少還是有的.就比如,他穿好衣裳後就能服侍傅瓷更衣,這樣一來自己還能揩幾把油.

"聽王妃的",蒼璽揚起嘴角笑了笑,即刻跳出浴盆,三下五除二就將衣服穿在了身上.

蒼璽動作連貫,這讓傅瓷不得不驚歎,甚至看的有點癡呆.

"王妃若是沒看清楚,本王大可以慢動作的來一遍."蒼璽湊到傅瓷臉邊說道.

沒看清楚?

慢動作?

她要看什麼?

傅瓷被蒼璽這話說的臉有些紅.看著蒼璽這樣盯著自己,傅瓷才意識到自己衣裳還沒穿.想到這兒,傅瓷的臉更紅了些,遂而輕聲說道:"你轉過身去,我穿衣服."

蒼璽不以為然的伸手就要拽被子,邊拽還邊說:"昨夜本王不僅看遍了還摸遍了,王妃害羞什麼?"

傅瓷真不知道蒼璽這股子不要臉的勁兒是從哪兒偷師學藝來的,竟然到了天下無人能敵的地步.

蒼璽還想幫傅瓷更衣,就聽到門外傳來蒼洱的聲音.

"王爺,屬下有要是相稟."

蒼璽停下了手頭的動作,對傅瓷說道:"洗澡水本王已命香羅准備好了,洗好了就讓桂雨去廚房里取早膳.本王有事要處理,想我了就去書房找我."

蒼璽安排妥當後,將衣裳遞到傅瓷面前,就出了門.

傅瓷看著蒼璽的背影,溫柔的笑了笑.

蒼璽出了梧桐殿的門,看到蒼洱筆直的站在哪兒,低聲問道:"何事?"

蒼洱確定四下無人後,才小聲說道:"府里有太子的眼線."

蒼璽聽後眉頭一皺.璽王府的人他該是能放心用的,怎麼就有了周則的眼線呢?

"去書房說",蒼璽說著,朝書房的方向走了過去.

來到書房,小婢女將茶水端到蒼璽手邊,蒼璽喝了一口,問道:"何以見得有太子的人?"

"今日屬下去廚房叮囑廚子要王妃愛吃的西湖醋魚時,發現廚房與外界相通的一塊牆磚是能活動的."

蒼璽喝了口茶,說道:"老把戲了."

蒼洱接著說道:"屬下猜測,太子是為玉龍頭而來."

這話提醒了蒼璽.差點兒就忘了,傅瓷手上有眾人眼紅的玉龍頭.

知道的人絕對不會將消息散布出去.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道理大家都懂.所以,這名被安插在璽王府做眼線的人絕對不可能是周延,周信的人,周則不會蠢到告訴他們二位,傅瓷手上有大家都想得到的玉龍頭.

"可查到是誰了?"蒼璽問道.

"汪小小",蒼洱回答道.

單說名字,蒼璽一向是對不上臉的.璽王府里這麼多仆婢,蒼璽能記住的也就幾個.但汪小小這個名字,蒼璽還是有點印象的.

見蒼璽不語,蒼洱提醒道:"就是兩年前,您在街上救下的那個小姑娘."

兩年前,在街上救下的那個小姑娘?

蒼璽多少有點印象了.

兩年前,他與周義一道出宮,看到一群壯漢圍著一位老人毆打,老人身後護著一位小姑娘.那名小姑娘就是汪小小.

彼時,周義路見不平,上去將壯漢就是一頓好打.沒想到那群壯漢一個個兒都是欺凌弱小慣了的,上去就捅了那些老人一刀.

盡管最後周義將這樁事情擺平,但老人卻一命嗚呼了.周義看著這位小姑娘可憐,求著蒼璽將她帶回璽王府做個婢女.

彼時,周義還沒有府邸.將一個小姑娘帶進皇宮的確不人道,蒼璽受不住周義的死纏爛打.最終,還是將汪小小帶進了璽王府.

蒼璽本想著待周義有了府邸之後就將這個小丫鬟送到四皇子府.然而,汪小小在璽王府里十分安穩,蒼璽也就逐漸將她給淡忘了.

如今,若不是蒼洱提起這個人來,蒼璽倒是真的不記得還有這號人.

這些年,蒼洱將整個璽王府安置的很好.絕對不可能有其他人的眼線,唯有汪小小是他從街上撿回來的.

莫非,從救下汪小小開始,就已經是周則鋪好的一盤棋了?

蒼璽歎了一口氣,這個時候將汪小小掃地出門定會打草驚蛇.眼下,看來也只能見觀其變了.

"好好盯著她,尤其是不許讓她對王妃的飲食動手腳."蒼璽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