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婚房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並不是害怕這些人,而是覺得惡心.

坐在大殿上的這幾位,男人英俊瀟灑,女人如花似玉,卻一個個兒的人面獸心.這樣的人,委實讓人覺得惡心.

傅瓷走上前去,跪在地上朝傅騫磕了三個頭,說道:"女兒傅瓷拜別父親."

傅騫急忙從座位上起身將傅瓷扶起,還不忘說道:"阿瓷嫁到璽王府後,要相夫教子,少與璽王爺惹麻煩……"

蒼璽知道,傅瓷並不想在這間壓抑的房間里久呆.不等傅騫說完,蒼璽就打斷,說道:"岳父大人放心,小婿定會將瓷兒照顧周到."

傅騫見蒼璽打斷了自己的話,也就不再自討沒趣,簡簡單單的叮囑了幾句就作罷.因為蒼璽在場的緣故,傅綽約與傅青滿也不好為難傅瓷,只好眼瞧著這對小夫妻離開國公府.

傅綽約面上沒說什麼,但回到房間好一頓發泄.先是把桌子上能摔得全都摔得粉碎,然後對著貼身丫鬟青茗好一頓數落.

知道傅青滿走進了傅綽約的閨房,傅綽約才多少有些收斂.

"二姐有時間動氣,倒不如想想法子."傅青滿撫著隆起的小腹說道.

傅綽約看著傅青滿隆起的肚子,火氣下去不少.

"你也看見了,璽王爺把她捧在手里跟個寶貝似的.你我還能拿她有什麼方法?"傅綽約噘嘴說道.

傅青滿微微一笑,拿著傅綽約的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撫摸了一會兒,問道:"二姐可知我這肚子里是什麼?"

"孩子",傅綽約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傅青滿肚子里的出來孩子還能是什麼?

傅青滿聞言卻笑了笑,說道:"這是梯子,是我登上太子妃之位的梯子."

聽到傅青滿這話,傅綽約臉上抽搐了兩下.眼前的這個人還是她的妹妹傅青滿嗎?

傅綽約在皇宮里長大,不是沒見過拿自己孩子邀寵的後妃.可是,把孩子視為登上高位階梯的,傅青滿還是頭一個.

傅綽約一時之間啞口無言.傅青滿笑了笑,說道:"待本宮兒子降生後,本宮就是太子妃,是未來的皇後.到時候將傅瓷拉下馬,讓長姐成為璽王府的主母絕不是難事.只是--"

傅青滿沒再說下去.傅綽約也沒接話,傅青滿想要什麼她心里清楚.

那日,高宗與蒼璽的談話被她聽見.彼時,僅有她與傅青滿在林中散步.傅青滿說口渴,自己去為她找水,無意之間聽到了高宗與蒼璽的談話.她大驚失色的跑回傅青滿身邊,盡管故作鎮定卻依舊被傅青滿拆穿.

傅綽約心里清楚,高宗想傳位蒼璽的話不能告訴周則夫婦.否則,下一個有危險的不是周延與周義,而是蒼璽.

周則的處事原則傅綽約還是了解的--甯肯錯殺一百,不肯放過一個.

想到這兒,傅綽約換了一張笑臉,說道:"四妹想多了.你我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若真的又是我何苦瞞著你?"

盡管傅青滿並不相信傅綽約的話,但面上還是不好發作.這次不成換下次,傅綽約只要還喜歡蒼璽,就不怕她不說實話.畢竟,傅綽約的對立面是傅瓷.

被點名的傅瓷,此時此刻已經與蒼璽來到了璽王府門前.蒼璽提前同綢子捂住了傅瓷的雙眼,傅瓷本能的抓著蒼璽的手不放,問道:"還要多久?"

蒼璽牽著傅瓷的手,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璽王府的路原本是平的,可傅瓷愣是走出了山路十八彎的感覺,蒼璽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本王抱你."

說著就將傅瓷橫抱起往,朝著梧桐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小侍婢,小太監都看呆了似的.

這些人,還沒見過傅瓷對哪個女人這般好.

自打向高宗表明心意後,蒼璽就一直命人悄悄的收拾梧桐殿.這間房子,也在等待著它的新主人.

到了梧桐殿,蒼璽將傅瓷放在床榻上,蒼璽伸手為傅瓷解開綁在眼睛上的綢子,問道:"看看是否喜歡?"

傅瓷睜開眼睛,看著房間里的一切.大紅色的鴛鴦棉被端端正正的放在床頭,床上還被撒了紅棗,花生,桂圓,蓮子.

房間里燃著一對鴛鴦紅燭,窗戶上還貼著大紅喜字,周圍的一切都被喜氣籠罩.傅瓷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如同夢幻.

真的有個男人肯為她如此用心?

"桂雨",蒼璽沖著門外拍了拍手,以桂雨為首的六名丫鬟各自端著東西走進了梧桐殿.

"伺候王妃洗漱更衣",說著蒼璽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傅瓷下意識的拉住了蒼璽的手.盡管蒼璽背對著傅瓷,但蒼璽嘴角的弧度還是不經意間上揚.他喜歡這種被依賴的感覺,准確說,是被傅瓷依賴的感覺.

蒼璽轉身沖著傅瓷笑了笑,說道:"本王也要去沐浴更衣,不然如何做你的新郎官?"

說罷,在傅瓷額頭上輕輕一吻,就出了梧桐殿.傅瓷看著蒼璽離開的背影,笑的燦爛.

這一世,有幸與蒼璽相識相知,她便是沒有白活.

"小姐",桂雨湊上去悄悄的喊了一聲,發覺到自己說錯話的桂雨趕緊改口,說道:"王妃,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

傅瓷看著桂雨手里捧著的鳳冠霞帔還有桂雨身後五名丫鬟手中端著的婚服,傅瓷真想問問桂雨自己此時此刻是不是在做夢.

"王妃?"桂雨又小聲喚了一聲,傅瓷方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得了傅瓷的命令,桂雨沖著門外喊了兩聲,即刻有幾個小奴才抬進來了幾桶熱水.

桂雨將手中的東西都放在了梳妝櫃上,也命其他五位小奴婢將東西放下後就出去.桂雨把水都倒進沐浴盆之後,開始伺候著傅瓷洗澡.

桂雨見四周無人,遂而開始對傅瓷喋喋不休,說道這幾日蒼璽是如何布置婚房的.總而言之,璽王爺做的這樁事讓桂雨看來十分盡心盡力.

洗到一半,桂雨突然問道:"小姐,日後是不是沒人能欺負咱們了?"

傅瓷被桂雨這話問的有點不知所措,強忍著眸中的眼淚吸了一口氣,說道:"有王爺在,再也沒人能欺負咱們了."

作者題外話:昨天忘記更新,今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