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盛世紅妝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與蒼璽將哪一家的桂花糕悉數買下後即刻回了國公府.

今日,是仇云柔仇夫人出殯的日子.

高宗,皇後,皇子公主,文臣武將……凡是有頭有臉的幾乎都去了傅氏的大院.

傅瓷回去時,許多人跪在仇氏棺材前哭.在傅瓷看來,這二百多號人之中真情實意著唯有二三,虛情假意者倒是不少.

傅瓷將桂花糕擺在了仇氏的棺材前,沒掉眼淚,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

直到仇氏下葬的哪一刻,傅瓷都沒掉過一滴眼淚.在外人看來,傅瓷這樣子一點都不像孝子賢孫,反倒傅青滿哭成了淚人,官宦大臣都在誇傅青滿重孝道.

什麼時候這個世上變成了會演戲的人才是最有感情的人了?

傅瓷不知道.聽著這些朝臣的議論,傅瓷有點晃神,蒼璽拍了拍傅瓷的肩膀,傅瓷勉強給蒼璽扯出了個微笑.

傅瓷看著在人前哭的梨花帶雨的傅青滿,又想起了自己與蒼璽初見那天.那天,傅青滿也是在眾人面前演了一出好戲.

幸虧蒼璽出手相救,否則自己哪里還有命站在這兒!

一行人散去後,傅瓷突然問道:"你當時為什麼會救我?"

蒼璽一愣,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傅瓷問的是哪一樁事情,遂而問道:"嗯?"

"傅青滿誆我去拿關著獵豹籠子的鑰匙的時候."

蒼璽想了想,是有這麼回事.彼時,蒼璽原本是不想多管閑事的.但看著周則對自己未婚妻的生死都視之不見,蒼璽就改了主意.沒想到這身手一救,竟為自己救來一位美嬌娘!

這大約就是緣分.

"若說對你一見鍾情,王妃可信?"蒼璽調笑道.

"不信!"傅瓷回答的干脆.

她才不相信那個冷漠的男人會對她一見鍾情,"如實交代."

蒼璽毫不隱瞞的說道:"彼時你與太子有婚約,但他卻視你的生死如無物.救便救了,哪還需要什麼理由."

傅瓷就喜歡蒼璽這種不講理的蠻橫.

話題被傅瓷挑出來,卻在蒼璽哪兒收不住了.

"當時周則沒出手相救,你是不是很難過?"蒼璽問道.

傅瓷若是知道蒼璽會吃這種飛醋,斷然不會提起這個疑問.在傅騫的那場壽辰之前,傅瓷都沒與周則見過面.即便周則經常到國公府,也是與傅騫暢談公務要不就是與傅青滿打情罵俏.

傅瓷看著蒼璽這股醋勁兒上來了,遂而調笑道:"本王妃若說是,王爺豈不是很難過?"

蒼璽白了傅瓷一眼,看著傅瓷正認真的盯著自己,于是雙手摟住傅瓷的肩膀,正兒八經的說道:"王妃聽好了,本王不管你曾經跟誰有過婚約,太子也好,阿貓阿狗也罷.從今往後,璽王妃能看的,能想的,只有本王一人!"

傅瓷就沒見過這麼霸道的人,但傅瓷就喜歡蒼璽這股子霸道勁兒!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吧.

見傅瓷久久不語,蒼璽捏著傅瓷的下巴問道:"怎麼,璽王妃有異議?"說著,蒼璽的唇瓣就要落在傅瓷的嘴唇上.

"別別別",傅瓷趕緊拿手擋住,還不忘討饒:"我記住了,記住了!"

蒼璽聽後微微揚了揚嘴角,單手摟著傅瓷往國公府里去.回到北院的時候,香羅與桂雨已經為傅瓷收拾好了行禮.

傅瓷看著這已經收拾好的大包袱小提留的有點詫異,問道:"為何收拾這些?"

不等香羅解釋,蒼璽就說到:"本王已經向父君請旨,待祖母一下葬就把你接到璽王府去住."

傅瓷有點發愣,高宗的旨意為何她不知曉.

見傅瓷不說話,蒼璽心中有點忐忑,接著說道:"本王知道這樣有些不妥.但為了保證你的安全,本王不得不出此下策."見傅瓷還不說話,蒼璽舉手保證道:"待一切如初後,本王許你盛世紅妝."

方才,傅瓷只是沒反應過來.但蒼璽既然這麼說了,傅瓷就當做撿了個大便宜,說道:"君子一言."

蒼璽拿手指刮了刮傅瓷的鼻梁,說道:"駟馬難追."

傅瓷笑了笑,蒼璽拉著傅瓷的手往傅瓷的臥房里走,問道:"看看還有什麼要帶著的東西.平日穿的,用的東西若是喜歡就帶著,若是不喜歡就留在這兒,到了璽王府本王給你置辦新的."

蒼璽邊說邊打開了傅瓷的衣櫃.瞧了一周後,蒼璽有點後悔自己方才說的話.傅瓷的衣櫃大是大,卻著實沒有什麼華貴的衣服.身為國公府的嫡女.眼下又是璽王府的王妃,穿戴這些衣服,多少清秀了些.

不過,蒼璽就喜歡傅瓷這清秀的芙蓉之姿.

傅瓷看了看衣櫃里的衣裳,說道:"幫我把那幾身橙色的衣裳包起來."

"愛妃喜歡橙色?"蒼璽問道.

傅瓷搖了搖頭,回答道:"那是我娘親的衣裳,我不想把它留在這個肮髒的地方."

眼下,對于傅瓷來說,國公府委實沒有什麼能讓她惦記的了.

這個地方,對于她來說,的的確確是肮髒的!

蒼璽沉默了兩秒,沖著傅瓷溫柔的說道:"抱歉,本王不知道."

聽蒼璽這麼一說,傅瓷換了一副笑臉,說道:"這兒已經不是我的家了,王爺可要收留我?"

"王妃若是把本王伺候舒服了,本王自然要收留王妃."蒼璽調笑道.

傅瓷被蒼璽這話噎的無話可說,幸虧冒冒失失的蒼洱闖了進來.

"爺,馬車都准備好了."蒼洱說道.

蒼璽應了一聲,對著傅瓷說道:"本王陪你去向國公道別."

傅瓷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若不是有規矩架著,傅瓷才不想與傅騫多半分交集.這些年,能在傅騫的手下討條活命,倒是真得感謝傅騫與傅青滿不殺之恩!

蒼璽看得出傅瓷的不情願,輕聲安慰道:"有本王在,沒人敢欺負你."

傅瓷應了一聲,與蒼璽一同來了大殿.此時此刻,高宗,皇後,文武百官皆已散去,留在國公府的也就數這些小輩.

傅瓷看到傅騫,周則,傅綽約,傅青滿坐在大殿里,吸了口氣.蒼璽看到傅瓷這反應,不由將傅瓷的手握的更緊了幾分,低聲安慰道:"別怕,本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