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姜湯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沒理會香兒,自顧自的在廚房里忙活了起來.

他記得傅瓷出了喜歡吃魚之外還喜歡吃豆腐.說來也巧,廚房還有一塊豆腐,蒼璽剛想上去拿這塊豆腐,就被香兒攔下.

香兒跪在地上,說道:"回稟王爺,這豆腐是二小姐的每日清晨必吃的早膳之一."香兒說著,聲音越來越小,小到讓蒼璽有點聽不見.

蒼璽沖著香兒笑了笑,拿起了豆腐說道:"恰巧璽王妃也喜歡吃豆腐.今日這頓就當是二小姐讓給璽王妃的了."

說著,不等香兒反應就將這豆腐切成了丁.

香兒眼見著給傅綽約准備的早膳就這麼被蒼璽拿去,心里一陣委屈.若是傅綽約早晨吃不到這份豆腐,不知會不會牽連到自己.

香兒著急的有點想哭,剛才見到蒼璽的羞澀一掃而光,臉上露出更多的是焦灼.

蒼璽繼續給傅瓷准備早膳.原本想著,能讓傅瓷在今天晨起吃上他做的奶白葡萄,但誰讓自己手氣差,選了個下手還是傅綽約的人.看樣子,今日是吃不上了.,

五更天多一些,蒼璽做好了四菜一湯在爐子上溫著.知道桂雨跑來小廚房,說道:"王爺,主子醒了."

蒼璽讓桂雨端著餐盤先回南院,自己則不緊不慢的解下圍裙.

蒼璽很快就追上了桂雨,接著從桂雨手中接過了餐盤,問道:"今日晨起是誰在照顧王妃?"

"奴婢按照王爺的吩咐,小姐一醒就來稟報王爺.如今是香羅姑姑在小姐身邊伺候著."桂雨回答道.

蒼璽點了點頭,自顧自的加快了腳步,任由桂雨在後面如何追都追不上.

來到南院,香羅剛給傅瓷盤好頭發.從菱花鏡里看到蒼璽,傅瓷笑了笑,喊道:"小璽子."

蒼璽仍舊學著蒼洱平時給他作揖的樣子給傅瓷行了個禮,說道:"請王妃來嘗嘗小璽子的手藝."

香羅看著這對還未行周公之禮的小夫妻,笑了笑,從房間里退了出去.

"快嘗嘗,吃完本王帶你去給祖母買桂花糕."蒼璽牽起傅瓷的手來到餐桌旁.

傅瓷打了個噴嚏,蒼璽才想起昨天晚上傅瓷把披風給自己蓋在身上,而她就這麼在桌案前睡了一夜.

"昨天夜里,誰准許王妃把披風接下來的?"蒼璽假裝生氣的問道.

這還有沒有天理了,披風是蒼璽的,自己物歸原主還有錯了?

"我沒著涼",傅瓷小聲嘀咕了一句,接著看著蒼璽那雙多少有些慍色還帶著關心的眸子,趕緊調笑說道:"一起吃飯啦.王爺吃過我做的雞蛋羹,我還沒嘗過你的手藝呢!"

蒼璽拗不過傅瓷,跟著傅瓷來到餐桌前.

傅瓷揭開湯的蓋子,頓時有點傻眼,不等傅瓷過來,蒼璽就開口說道:"特地給你熬的姜湯,還請王妃笑納!"

說著,親自盛了一碗姜湯遞到傅瓷面前.

傅瓷生平最討厭的食物就是姜,沒有之一!

傅瓷接過蒼璽手中的碗,盯著姜湯看了幾秒,十分委屈的說道:"我保證我沒感冒!這姜湯我能不能不喝!"

蒼璽一點討價還價的余地也不給傅瓷,直截了當的說:"不能."

傅瓷將姜湯端到嘴邊,聞了聞,吸了一大口氣,准備強行給自己灌下去.然而,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蒼璽看傅瓷這猶猶豫豫的樣子,臉上頓時多了幾分慍色,傅瓷看著蒼璽這模樣有點害怕.鼓足了一口氣,正准備將姜湯一口氣灌下去時,蒼璽卻一把搶過了碗,一口飲盡了碗中的姜湯.然後,一只手按著傅瓷的腦袋,將姜湯送進傅瓷的口中.

傅瓷沒想到蒼璽會用這種方式讓自己喝下姜湯.一開始,傅瓷還在掙紮.但當姜湯真正流入她的口中時,傅瓷老老實實的將姜湯咽下.

並不是傅瓷怕這樣灌姜湯被嗆死.而是,蒼璽喂下來的姜湯竟然有點好喝.沒有往日里廚房里的嬤嬤熬的那麼沖鼻,甚至還有些香甜.

一吻結束,蒼璽口中的姜湯系數被灌進了傅瓷的口中,順著傅瓷的喉嚨直達胃里.喝下去後,身子上還覺得有些暖和.

蒼璽還打算再給傅瓷灌一碗,姜湯還沒倒進碗里,就被傅瓷攔下,"我自己喝!自己喝!"

蒼璽給傅瓷倒了一碗,看著傅瓷臉紅的咕嚕咕嚕的咽下去,嘴角向上揚了揚.

傅瓷喝完了,蒼璽才用小碟子給傅瓷夾了塊魚,還細心將魚刺給挑乾淨.

"下次璽王妃還敢這麼不好好照顧自己,本王就把姜湯熬的難喝些."蒼璽夾了一口魚,喂到傅瓷嘴邊.

這人簡直是不可理喻!

自己都受涼了,他還要這麼折磨自己.

但下一秒鍾傅瓷的重點就變成了這菜里竟然有豆腐!

"這豆腐哪里來的?"傅瓷問道.

蒼璽夾了一口菜,邊吃邊說:"廚房里的."

傅瓷的臉抽搐了一下,問道:"這豆腐是傅綽約每日必備的早膳之一?"

蒼璽點了點頭,說道:"那個叫香兒的婢女跟我說了.這什麼規矩,一點都不人性化!"蒼璽想了想又補充說道:"傅綽約是傅國公的小姐,你就不是了?何苦委屈自己讓著她?"

說罷,蒼璽還不忘夾一塊豆腐放在自己嘴里嚼了嚼,說道:"好吃!"

傅瓷拿蒼璽沒辦法,只好安安靜靜的吃早飯.不過,蒼璽說的也對.自己與傅綽約同為傅氏的小姐,為何每日晨起的那一塊豆腐總是她的?這規矩,一點都不人性化,該換換!

吃飽早飯後,蒼璽帶著傅瓷出了傅府大門.蒼璽與傅瓷前腳剛走,傅綽約就帶著人來興師問罪,卻不料面都沒見到!

傅瓷與蒼璽直奔城西二道牌樓門前那家買桂花糕的,香羅說:仇氏就喜歡吃這家的桂花糕,其余的人做不出這個味道來.

說是喜歡吃,不過是這家的桂花糕是傅銀赫最後一次出征前給仇云柔買的.

那一仗,傅銀赫殞命疆場.

在那之後,仇云柔直說這家的桂花糕有一股獨特的味道,仇云柔管這種味道叫做征人未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