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高宗賜婚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有點不甘心,高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走吧,陪朕去給仇夫人上柱香."

蒼璽應了一聲,扶著高宗往南院的靈堂走.蒼璽還想詢問高宗什麼,但一想到隔牆有耳,遂而還是打算暫時作罷.

來到靈堂門口,一屋子的仆婢給高宗請安,高宗讓這些人全都出去,唯獨留下了蒼璽.

高宗點了炷香,恭恭敬敬的給仇氏行了一禮.高宗有點傷情,這人于他而言亦師亦母,原本精神抖擻的老人一下子變成了個棺材中的尸體,高宗心里也不容易接受這個結果.

蒼璽也給仇夫人上了一炷香.先前,他只當這個人是傅瓷的祖母所以禮敬有加.現在,在蒼璽眼中她還是一位赤膽忠心的將士,蒼璽對她更是敬佩!

祭奠過後,高宗問道:"把這一路上你想問的,問出來吧."

蒼璽拱手一揖後,問道:"母後為何會突然同意兒臣與瓷兒的婚事?"

高宗歎了口氣,說道:"朕能來就是你母後派人傳遞的消息.昨天傍晚,你母後無意中知道了傅騫還在惦記那玉龍頭,思考再三後派人給朕傳遞了消息."高宗沒再說下去,他相信以蒼璽的理解能力,想明白這點是不難.

傅騫惦記著玉龍頭,有了禦林軍周則就不怕與周延,周信硬碰硬.這些人眼睛盯著皇位,但傅綽約卻更在意百姓安危.

在這一點上,傅鶯歌與仇夫人極像.因此,只有自己將傅瓷娶過門,這枚玉龍頭就會變成璽王府或者四皇子府的勢力,而並非傅氏或者太子的勢力.

"母後想讓兒臣與瓷兒來與那兩股勢力抗衡?"蒼璽問道.

"不錯",高宗點了點頭,說道:"你可願意?贏了就是這江山的主人,輸了就會橫尸荒野."

蒼璽一向認為:與人斗,其樂無窮.可如今,他已經不是那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蒼璽了.這等事情,蒼璽多少還是有些猶豫.

"朕不要你現在就給朕答複.你對外宣稱與太子聯手,老大,老三不會輕舉妄動."高宗又咳了好幾聲,蒼璽趕緊給高宗倒水,高宗喝了水後,說道:"不礙事.若是儲位之爭必定有一場硬仗,朕希望你來制衡這兩方力量."

蒼璽拱手說道:"兒臣會好好考慮這件事情."

高宗點了點頭,又咳了兩聲.胡易輝敲了敲門,說道:"聖上,傅三小姐求見."

高宗沒力氣再說話了,沖著蒼璽點了點頭.蒼璽領會了高宗的意思,沖著門外說道:"帶三小姐進來."

傅瓷進了南院的正殿後,趕緊給高宗行禮.一番寒暄後,傅瓷才說出來的目的.

"臣女想將這玉龍頭物歸原主",傅瓷說道.

"仇夫人不是個莽撞的人,她既然把這枚玉龍頭給你,就知你日後用得到,你收著吧."高宗說道.

傅瓷猶豫了一下,說道:"臣女聽祖母身邊的香羅姑姑說這枚玉龍頭用途極大,聖上真的放心讓臣女保管?"

高宗記得傅瓷.在選秀的時候,這個丫頭就打扮的出淤泥而不染,薄施粉黛,頗有芙蓉之姿.

"仇夫人都放心,朕還有什麼不放心的."高宗笑了笑,說道:"只是你與璽兒這樁婚事,委屈你了."

傅瓷搖了搖頭,"祖母尸骨未寒,瓷兒就穿上嫁衣已是不孝.聖上能成全就已經是恩典了,瓷兒別無他求."

高宗點了點頭.看樣子,蒼璽的眼光確實不錯.不過,高宗不讓蒼璽大擺婚宴並不是因為仇氏的死,而是為了想保護這對小夫妻.

傅騫一門心思盯在這枚玉龍頭上,若不將傅瓷盡快嫁給蒼璽,恐怕傅瓷就沒命出嫁了.而且,一旦大擺酒席,來的人必然也多.魚龍混雜,若是除了意外該如何是好?

高宗想了想,又對著傅瓷說道:"待你祖母下了葬,你就搬到璽王府住吧.朕欠你的一場體面賜婚,日後讓璽兒還給你."

"臣女多謝聖上",傅瓷再次屈膝行禮說道.

高宗點了點頭,出了南院.這間靈堂,此刻只有傅瓷與蒼璽兩人.

兩人沉默了良久後,蒼璽率先開口打破了這沉默.

"你莫怪父君,他也有難言之隱."

傅瓷搖搖頭,說道:"我明白,聖上是為了保護玉龍頭的安全,也是為了保護你我的安危."

蒼璽勉強笑了笑,說道:"你能這樣想最好."

靈堂給人的感覺多少都有些壓抑.就比如那對燃燒著的白蠟燭,房梁上懸著的白綢緞.傅瓷與蒼璽兩個人跪在了仇氏的棺材前,一起陪著這個老人的靈魂在陽間度過的最後幾個時辰.

在承周,有個古老的傳說.說人死後,會在陽間逛三天.三天後,魂魄就會去奈何橋,閻王殿.日行一善者,能位列仙班.有執念的人,重入輪回.十惡不赦者,下地獄.

傅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執念太深,才重新來到人世間走了一遭.

前世的執念,是她活的太窩囊,太壓抑.到最後,被人挖心拆骨,不得好死.

那麼這一世,她的無心之失害死了澱茶,還有因她殞命的杏散母子和陳氏夫人,孫大娘.倘若,再入輪回,她會不會下地獄呢?

傅瓷想著想著就呆坐在了原地,到最後,她的出了一個結論:哪怕自己下地獄,也要拽上害她,辱她之人!

"想什麼呢?"蒼璽問道.

傅瓷回過神來,微微扯了一下嘴角,說道:"我在想,祖母活的艱難,死後再風光又如何?"

蒼璽歎了口氣,說道:"這些都是做給活人看的."

厚養薄葬,本是承周的風俗.而今,仇氏這樣一位對朝廷,對社稷有功的女將軍卻落得病死無人問的下場.別說傅瓷一個女兒家看著這種情況心酸,蒼璽這個鐵血男兒看著都覺得難受.

"明日祖母就要下葬了,香羅說祖母愛吃城西的桂花糕,你明日晨起陪我去買些可好?"

蒼璽解下自己的外袍,披在了傅瓷身上,笑了笑說道:"聽王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