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假亂真(5)
g,更新快,無彈窗,!

傅騫一聽,嚇得一身冷汗.

仇氏病重,他毫不知情已經占了不孝這一條.玉龍頭此刻在傅瓷手上,倘若自己不知情也罷,偏偏自己剛知曉了這事情高宗就來了.

傅騫不敢吱聲,蒼璽起身拱手一揖,說道:"仇夫人已逝,卻在生前將玉龍頭交給傅三小姐,還留下了這一封遺書."說著,從懷里再次將那封書信呈了出來.

傅騫沒料想到蒼璽會這麼快就把玉龍頭的事情抖摟出來.看著蒼璽這副樣子,傅騫更是驚得一身冷汗.

"胡易輝",高宗喊了一聲,示意胡易輝將書信拿過來.

胡易輝將書信遞給高宗,高宗看完沉思了良久後將書信遞給了傅鶯歌.傅鶯歌看完,沖著高宗點了點頭.

恩愛如斯.

盡管傅鶯歌總是沖著高宗使小性子,但傅鶯歌是個明事理的.自己的老母親既然把玉龍頭傳給了三侄女傅瓷,就一定有她安排.更何況,逝者已逝,傅鶯歌想讓自己的老母親安心.

"臣妾並無異議",傅鶯歌起身行禮說道.

高宗點了點頭,示意傅鶯歌先坐下,接著對傅騫說道:"仇夫人想讓兩個孩子盡快完婚,不知道國公的意思是?"

"老臣聽從聖上安排."傅騫跪地說道.

"胡易輝,去把三小姐請過來."高宗吩咐道.

一盞茶功夫,傅瓷就由胡易輝帶著來到了高宗面前.一番寒暄過後,高宗直截了當的問道:"仇夫人留下遺書說希望朕能讓你與蒼璽盡快完婚,你可有異議?"

傅瓷屈膝說道:"臣女沒有異議."

"如此甚好",說著,高宗將信攥在手里,說道:"仇夫人三七過後,就讓兩個孩子成親."

蒼璽聽到高宗的話趕緊拉著傅瓷的手跪地謝恩,高宗卻擺了擺手,說道:"老夫人尸骨未寒,不宜大張旗鼓.朕的意思是,你的花轎將傅瓷抬到璽王府即可."

這是如何?

怎麼說傅瓷也是傅國公的女兒,像娶一個側妃一樣將傅瓷抬過去就作罷?可這連娶側妃的儀式都比不上啊!娶側妃好歹還要拜個天地呢!

不等蒼璽反駁,傅瓷說道:"臣女謝聖上."

蒼璽還想說什麼,高宗卻不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璽兒與朕去為仇夫人上柱香."

"兒臣遵命."說著,蒼璽就上去扶高宗.

出了大殿,高宗一個勁兒的咳嗽.這是高宗從前在沙場上征戰留下的老毛病了,這幾年隨著年齡見長,發作的格外厲害.

"父君?"蒼璽讓高宗將整個身體靠在自己身上,還不忘給高宗順氣.

高宗氣順了,才笑了笑說道:"別與你母後提起,朕怕她擔心."

蒼璽扶著高宗,笑了笑說道:"兒臣給父君保密,父君也得聽太醫囑咐才是."

高宗咳了兩聲,說道:"朕這是個老毛病了,一時半會也治不好了.能多陪你母後一天都是從老天爺哪兒偷來的."

蒼璽聽到這話,心中有點酸楚.這樣一位既能叱咤疆場還能安邦治國的皇帝,生平只有妻子這一根軟肋.饒是蒼璽一介鐵血男兒聽來,都有些感動.

"朕在你與傅瓷身上看到了朕與皇後年輕時的樣子",高宗看著太陽笑了笑,又說道:"所以,朕即便知道那封書信是假的也願意給你賜婚."

蒼璽一驚,剛要跪地請罪,就看到高宗擺了擺手,接著說道:"不必跪了."

蒼璽覺得自己已經將仇氏的筆跡仿照的有八九分像了,為何高宗還會認出來?遂而問道:"父君是如何知曉的?"

高宗笑了兩聲,說道:"仇夫人寫字本就少,從傅老將軍去世後就更不願提筆.五年前,有人為了玉龍頭的事情闖進了仇夫人的臥房,仇夫人的右手食指中箭後寫字十分扭曲,遠不如你模仿的這般好看."

蒼璽聽來眉頭緊皺.按理說,這些事情傅國公應該清楚,為何自己的書信還能騙過他?

高宗似是看透了蒼璽的想法一般,說道:"五年前的那撥人就是傅騫的暗衛."

蒼璽聽到高宗這話,如同給了他當頭一棒.高宗既然知道是傅騫下的手,還知道他私下里養暗衛,為何不革職查辦?

"兒臣有一事不明--",不等蒼璽問完.

高宗打斷說到:"你是想知道朕為何不查辦他?"

"是."蒼璽回答道.

"傅國公畢竟是皇後的兄長,更何況仇夫人也求朕給傅氏留一條活路.再者說,有傅騫在,外人才不敢惦記玉龍頭."

蒼璽豁然開朗.除卻人情的緣故,大概是因為傅騫對仇氏動手的事情已經被高宗知道,倘若高宗查辦了傅騫還會有什麼王騫,劉騫,趙騫.倒不如留他一條生路,讓他以後不敢輕易動手.更何況,日後仇氏與玉龍頭再出意外,傅騫自然難逃干系.

"兒臣記得,父君曾想把仇夫人接回宮里贍養.仇夫人為何不趁著這個由頭進宮呢?"蒼璽問道.

高宗苦笑了一聲,說道:"仇夫人是個俠肝義膽的人.她早就知道傅騫要保太子,一邊是社稷,一邊是兒子.仇夫人也很難決斷,所以她決定兩個都守護."

話說道這兒,蒼璽便明白了.仇夫人不能愧對江山社稷,更不能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走上斷頭台.

可蒼璽還有一事不明,遂而問道:"傅國公保太子有何不妥?"

提到太子,高宗歎了口氣,說道:"義兒才是仇夫人心中最得意的太子人選."

蒼璽點了點頭,若不是周義整日擺出一副花天酒地的樣子惹高宗生氣,這太子之位還有周則什麼事?

不待蒼璽說話,高宗又說道:"你若是朕的兒子就好了.你若是,朕就把這江山留給你."

蒼璽聽到這話趕緊跪下,還沒來的及說什麼,就聽到林子里後面傳出聲音.

"誰?"蒼璽眼疾手快就要追去.

"別追了",高宗攔下蒼璽,說道:"這院子里的人,哪個沒有自己的勢力?就連一個小奴仆背後都有背景雄厚的主子,更何況是這兒的貴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