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以假亂真(3)
g,更新快,無彈窗,!

該如何回答,昨天晚上蒼璽教過她.

"是祖母留給女兒的",傅瓷回答的不亢不卑.

傅騫與傅綽約聽到這話都愣在當場.仇云柔怎麼會把玉龍頭傳給傅瓷?

此時此刻,若不是蒼璽在場,傅騫真想上前掐死傅瓷奪過玉龍頭.當然,有這種想法的不止傅騫一個人--還有傅綽約!

傅綽約十分懊惱,方才自己與傅瓷拌嘴怎麼就沒注意她手上戴著玉龍頭.倘若注意到了,她定會奪下來,就算奪不下來也定要毀了她!

她傅綽約得不到的,其他人也休想得到.

"你祖母可還留下了什麼話給你?"傅騫問道.

不等傅瓷開口,蒼璽就從懷里掏出一封書信,說道:"這個是本王從香羅哪兒得到的.國公看看吧."

傅騫接過信,狐疑的打開.方才,自己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還真有遺書這麼回事.想到這兒,傅騫頭皮發麻.

仇氏到底有多麼不信任他這個兒子?遺書這種事情,甯肯讓香羅交給外人,也不讓自己事先知道?

倘若剛才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給了傅騫當頭一棒,那麼接下來傅騫看完這段文字後,簡直就是將她一棍子打到了十八層地獄.

仇氏在書信上請求高宗盡快讓蒼璽娶傅瓷過門,這不是擺明了以傅瓷的婚事為由,站在四殿下周義的陣營嗎?

傅騫沉默了會兒,蒼璽問道:"岳父大人看完了嗎?"

傅騫點了點頭,依舊不語.傅綽約看見傅騫沉默,遂而問道:"父親,祖母到底在信上說了何事?"

傅騫歎了一口氣,說道:"你祖母向聖上請旨讓阿瓷與王爺盡快完婚."

傅騫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在傅綽約聽到卻如同晴天霹靂.她知道蒼璽一心追求傅瓷,也清楚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可是,一向疼愛她的祖母,在這一樁事情上為何偏袒著傅瓷?

玉龍頭留給傅瓷也就留了,畢竟傅綽約一個女兒家要這個東西也沒有什麼用處.可是,祖母臨終留下的書信里竟然沒有半分筆墨說的是除了傅瓷以外的人!

想到這兒,傅綽約有點崩潰,哭喊道:"我不信!祖母才不會承認傅瓷跟王爺的婚事!"

傅騫從未見過女兒這樣歇斯底里過,但也無可奈何.

"別鬧了.這就是你祖母的筆跡",傅騫低聲說道.

見傅騫不再懷疑,蒼璽火上澆油的問道:"岳父大人意下如何?"

傅騫換了副笑臉,拱手一揖說道:"本應該聽從老母親的遺言,可眼下老母親尸骨未寒.阿瓷也喚她一聲祖母,委實不好喜事,喪事一同辦."

傅騫說這話時,偷偷打量了一眼蒼璽的臉色.看著蒼璽臉色多少有些不悅,遂而又說道:"老臣認為,婚姻這樁大事不如讓聖上來決斷?"

蒼璽就知道傅騫是個會耍滑頭的,但好在自己已經將仇氏的筆跡模仿到有八九分相像了.傅騫這個親生兒子都認不出來,高宗斷然也不會認出來.

如此一想,蒼璽也就放心了許多,遂而說道:"聽岳父大人的."

傅綽約看到父親對祖母留下來的遺書有所松口,徑直跑出了房門.

傅騫看著傅綽約跑遠,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問道:"王爺是聰明人,該看得出老臣的二女兒傅綽約對您也有意.不知王爺,意下如何?"

傅瓷聽到傅騫詢問蒼璽這種話,氣頓時不打一處來.傅騫這意思是想讓她們姐妹共侍一夫了?

"父親此話是想讓綽約姐姐與我平起平坐,還是想讓姐姐做王爺的一個小侍妾?"傅瓷問道.

傅騫沒想到往日里如同小白兔一樣唯唯諾諾的女兒竟然敢當眾駁了自己的面子.但轉念一想,眼下這個丫頭是璽王爺捧在手里寵著的人,又有玉龍頭在手.莫說自己,就算是皇後傅鶯歌也該讓著傅瓷三分.

"這--"傅騫這了半天都沒這出什麼來.蒼璽看著傅騫這副難為情的表情,問道:"璽王妃這話問對了.父君,母後還有岳父大人您一直都在將二小姐往本王身邊推,不知您是打算讓二小姐在本王府中得個什麼位分?"

不等傅騫回答,蒼璽接著說道:"璽王府里打掃的仆婢不多.若是國公舍得,本王大可將二小姐收做侍妾,日後讓她與眾仆婢一起打掃庭院."

傅騫聽到這話心里十分窩火,他沒想到蒼璽能這樣折辱自己與傅綽約.

"綽約好賴是個公主,王爺若是不喜歡也不必出言侮辱."傅騫說道.

"侮辱?"蒼璽笑笑,接著說道:"對璽王妃下藥,雇人暗殺.國公覺得二小姐有公主的做派?"

傅騫聽到傅綽約做的壞事被揭到明面上,心里頓時有點惶恐.即便這兩樁事情被按下,但傅綽約給高宗,蒼璽的印象已然不好.

"方才老臣與王爺玩笑幾句,王爺莫放在心上,莫放在心上."傅騫賠笑說道.

蒼璽一聽,也絲毫不讓的說道:"這種玩笑國公日後還是不必開了."

見蒼璽將慍色擺上了臉面,傅騫趕緊再次賠笑,說道:"是.老臣這就下去命人為王爺,王妃准備吃食."

蒼璽也不客氣,說道:"有勞."

傅騫識趣的退出了菡萏院.這一仗,傅瓷在旁邊看著都爽.這種和善的待遇,傅騫先前只給過傅綽約與傅青滿."慈父"這個詞彙,向來與傅瓷無關.

蒼璽拿起一本書與傅瓷面對面的坐著.

"他剛才若是真的同意了傅綽約給你做個打掃的仆婢,你娶還是不娶?"傅瓷問道.

"娶--"蒼璽說道.

看到傅瓷掘起了嘴,蒼璽笑了笑,接著說道:"娶你,你可願給本王打掃庭院?"

"王爺若是肯與瓷兒在山水之間找個茅草屋住著,瓷兒自然願意給王爺打掃庭院."傅瓷俏皮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璽王妃不許抵賴."

傅瓷點了點頭,說道:"就看王爺舍不舍得放下這一身名利了."

"本王若舍得,王妃明日可願意與本王住在山間,過一過平凡百姓的生活?"蒼璽放下手中的書卷,問道.

傅瓷沒想到蒼璽能說出這番話來,倘若自己說願意,名聲赫赫的蒼璽王爺是否真的肯放下一身名利與她流連山水?

琢磨了一番,傅瓷說道:"不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