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桂雨受辱
g,更新快,無彈窗,!

"瓷兒心氣高,若是她知曉,定會與本王做出一樣的選擇."蒼璽說道.

此時此刻,被點名的這位主兒,正忙著縫制自己的嫁衣.正紅色的綢緞配上這一雙巧手繡出來的花樣,讓人看來心頭一甜.

在承周,家里窮的百姓自然得新嫁娘自己動手繡嫁衣,但凡稍微有點錢財的,都會請人繡.官家的小姐更不用說,這種活絡哪輪得到她們來干?盡管如此,但是身為國公府三小姐的傅瓷這種活絡還得自己動手.傅騫的不待見讓整個國公府都對傅瓷不友善,這繡嫁衣的命令就是得了父親的授意.

然而,傅瓷卻不將這種事放在心上.這正紅色的婚服,一生只穿一次,傅瓷情願自己繡.

就這樣,一連幾天傅瓷都在為這件衣裳忙活.以至于府里有什麼消息,她都不甚在意.

傅瓷做到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但桂雨那張小嘴卻不讓傅瓷安生.這幾日,桂雨一直遭人白眼,無論做什麼都讓人奚落,亦或是被人冷嘲熱諷.

一兩次還行,但時間一長,桂雨就忍不住了.這不,此時此刻,桂雨捂著臉紅著眼眶進了傅瓷的閨房.

傅瓷仍舊一門心思撲在刺繡上,聽到推門聲,問道:"桂雨,怎麼讓你拿個茶點拿了這麼久?"

桂雨聽這話更是委屈,哽咽說道:"整個國公府的仆婢都欺負我們,哪兒還有茶點吃."

傅瓷聽出桂雨聲音有些不對勁兒,抬頭看向桂雨.不抬頭不要緊,一抬頭剛好看到桂雨那被人打腫了的臉,傅瓷趕緊起身問道:"你這臉怎麼了?"

桂雨的眼淚開始簌簌落下,說道:"方才,奴婢去廚房取茶點.正好遇上了先前伺候過二小姐的兩個丫鬟在廚房幫忙,奴婢說三小姐您想吃奶白葡糖,那兩個小婢女竟然說您不配吃."

傅瓷聽了半天還是不知道這跟桂雨被打腫的臉有何關系,遂而直奔主題的問道:"這與她們打你有何關系?"

"氣就氣在這兒",桂雨說道:"那兩個婢子說,廚房只有千葉酥,奴婢想著小姐也愛吃就應允了.沒想到,她們遞上來的是變餿了的千葉酥.奴婢氣不過就與她們理論了幾句,沒想到她們開始與奴婢推搡,奴婢失手打碎了這一小碟千葉酥.那兩個婢子竟說,那碟餿了的千葉酥是給老夫人的吃食,然後就開始打奴婢."

傅瓷聽桂雨講完,臉色變得很是難看,問道:"你可記得誰打你?"

桂雨點點頭,眼淚還往下掉著,說道:"奴婢記得!就是先前伺候二小姐的香兒,諾兒."

"帶我去找她們",傅瓷說這話時,言語之間感受不到一點兒溫度.自打跟蒼璽接觸以來,這對人冷漠的本事,傅瓷倒是越來越擅長.

桂雨帶著傅瓷來到廚房,傅瓷站在門外聽見里面在議論,"方才應該多扇那個賤丫頭幾下,這麼放她走當真是便宜她了."

"你我打了桂雨,三小姐能善罷甘休?"

"善罷甘休?國公都不待見她,她還能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還是謹慎些好,畢竟人家眼瞅著就是璽王妃了."

"璽王妃?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里面的人接下來說了什麼,傅瓷沒心情聽下去,直接破門而入.

門被打開,兩個婢子也有些驚慌.看著怒氣沖沖的傅瓷,兩個婢子趕緊跪下,說道:"奴婢叩見三小姐."

傅瓷沒讓這兩個人起身,而是問道:"你們兩個就是香兒,諾兒?"

兩個小婢女萬萬沒想到傅瓷能找上門來,本就十分害怕.又不知道傅瓷在門口站了多久,剛才兩人的對話,這位三小姐聽了多久.跪在地上的這兩人委實是做賊心虛.

"是,奴婢諾兒",一個婢女先回答道,另一個婢女也顫抖著說道:"奴婢,奴婢香兒."

傅瓷掃了這兩人一眼,兩個小婢女趕緊低下了頭.

聽聲音,這個名叫諾兒的婢女該是剛才的那個和事佬,方才伶牙俐齒說自己不得寵,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的那個該是此刻瑟瑟發抖的香兒.

看著兩人臉上露出的驚慌,傅瓷笑了笑.這一笑讓兩個小婢女看著更慌,哪怕跪在地上都顯得有些癱軟.

香兒,諾兒並不是懼怕傅瓷.一個連嫁衣都要自己動手縫制的失寵小姐,有什麼好懼怕的?讓這兩個人害怕的是傅瓷的威名.

澱茶的死因到現在還是個謎團,到底是不是傅三小姐害死的還未可知.還有陳氏夫人,到底為何會向杏散姨娘伸出魔爪,外界傳聞都是傅三小姐蠱惑其而為之.不僅如此,還有孫大娘的命,也被人算在了傅瓷的頭上.

至于這之中傅瓷受了多少委屈,倒是沒有幾人在意.

"本小姐想吃奶白葡萄,不知這廚房有沒有?"傅瓷問道.

"有有有",香兒趕緊回答道,"奴婢這就給三小姐您去拿!"

說著趕緊去盛了一大碗奶白葡萄,遞給傅瓷身後的桂雨.

"不忙,我許久不來這廚房,想在這兒吃."說到這兒,諾兒趕緊跪著給傅瓷將小桌子收拾了出來,說道:"三小姐,您請."

傅瓷坐在了桌子前,說道:"方才本小姐身邊的桂雨被人打了,你們二位可知道是誰干的?"

香兒,諾兒一聽嚇得趕緊磕頭,一個勁兒的說自己是無心之失.傅瓷豈肯就這樣作罷,在這個府邸因為傅騫的厭惡,整個國公府的人都敢對她擺臉色.在許多人的認知里,她還是從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傅瓷.然而,兩世為人,傅瓷不想再如前世一般窩囊下去.

此番,她定要殺雞儆猴!

"桂雨受的辱,我定時要討回來的.不知道二位是想與我面見國公呢?還是讓本小姐與桂雨出了這口惡氣呢?"

香兒,諾兒沒料到傅瓷此番會替桂雨出頭.再不濟,眼前這人也是國公府的嫡出小姐,若真的論起嫡庶尊卑,她們的主子也得讓傅瓷三分,更何況是她們這些小丫鬟?

想到這兒,香兒,諾兒接著給傅瓷磕頭說道:"求三小姐網開一面,奴婢願意讓桂雨姑娘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