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犧牲品
g,更新快,無彈窗,!

異日,早朝過後周延與周信就來到了沈貴妃的宮中.

沈貴妃有點難以面對自己的小兒子.周信出征前叮囑過自己,切勿將自己兒女的姻緣也算計在這場儲位之爭里.現如今,沈梓荷成為周義的正妃,沈氏心中多少還是有點不舒服的.

周延看著自己母妃這副坐立難安的樣子,開口解圍說道:"老四對梓荷體貼的打緊,必定不會虧待了他."

周延這話說出口後,沈氏與周信一直都沒接話.這樣的局面在周延看來多少有點尷尬,沉思再三,最終還是如周信一樣悶頭喝茶.

日頭偏南,快到晌午沈梓荷才姍姍來遲.

看著坐在一旁的周信,沈梓荷心中有點五味俱全.先前,因為周信的緣故,沈將軍才允許女兒習武,讀書,允許自己做許多官宦之家的小姐們不能做的事情.于她而言,如今這個出色的沈梓荷是周信一手培養的.

沈梓荷一步一步靠近這三人,待屈膝行禮後,沈貴妃才讓沈梓荷入了座.

周延.周信對沈梓荷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自己的緣故才將這個姑娘推進了火坑.

沈貴妃見這兄弟倆不開口,率先問道:"近日,四殿下待你可好?"

這個問題讓沈梓荷無從回答.周義在璽王府小住的消息弄得滿城皆知.她不相信沈氏沒有得到消息.但轉念一想,周義與蒼璽手足情深,蒼璽斷然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害周義.

想到這兒,沈梓荷起身跪在了沈貴妃面前,說道:"四殿下已經在璽王府住了多日,一直未歸.荷兒若不是別無他計,也不敢進宮麻煩姑母."

沈貴妃沒讓沈梓荷起身,而是板著臉問道:"四殿下當真被璽王爺軟禁起來了?"

沈梓荷看了周延與周信一眼,回答道:"確實如此."

"荒謬!"沈貴妃拍了一下桌子.

沈梓荷嚇得趕緊低下頭,周信不由分說的上前將沈梓荷扶了起來,沖著沈貴妃行了個禮,說道:"兒臣有話跟四皇子妃說,先行一步."

說完,拉著沈梓荷的手就沖著門外走去.這一路上,沈梓荷如何掙紮周信就是不松手,直到到了溫泉,周信才松開了沈梓荷的手.

沈梓荷抬手就給了周信一個巴掌,"三殿下請您自重."

沈梓荷那個巴掌不重,卻打到了周信心里,周信冷笑了兩聲,吼道:"我勸舅父讓你同男兒一般習文學武,不是讓你做個犧牲品!"

沈梓荷也冷笑了聲,直勾勾的看著周信,"三殿下多慮了.妾身與四殿下情投意合,並不是三殿下口中的犧牲品."

周信對沈梓荷沒有非分之想,但從她口中聽她說與周義感情十分融洽時,心中還是咯噔一下.

這本就是他最想聽到的結果,然而真的聽到時,他卻甯願這是假的.

見周義不語.沈梓荷又說道:"三殿下,瞧瞧您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為了儲位殘害手足,為了名利草菅人命……"

沈梓荷接下來說了什麼,周信一句也聽不進去.自己這麼久的奮力掙紮,在沈梓荷看來竟然是殘害手足,草菅人命!

到底是自己做錯了,還是這個小女子被保護的太好,根本不曉得什麼叫弱肉強食?想到最後,周信堅信在世上向來都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他人過得好不好,與自己有何關系?

"你閉嘴!"周信吼道.

沈梓荷聽到這句話後,當真不再說話.

周信往沈梓荷跟前走了一步,雙手扶著她的肩膀,說道:"四皇妃謹記,他日我必讓周義在我腳下匍匐."

周信說完這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溫泉.沈梓荷站在原地,眼中打轉許久的淚最終還是掉了下來.

今日的話,沈梓荷故意說的絕情了些.在她看來,周延與周信絕對不是蒼璽的對手.她想保護周義不假,但他也想讓周信平安.

沈梓荷在溫泉呆了一會兒.盡管天氣已經轉涼,但這兒依舊暖和.曾經,這里是她,周延,周信玩耍的地方,然而此時此刻,這兒卻冷清的看不到人影.

沈梓荷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走出的宮闈.今日在貴妃宮里鬧上這一鬧,定是觸了沈貴妃的黴頭.日後若要在這些人的權勢下討生活,恐怕是更加艱難了.

想到這兒,沈梓荷倒是真的想與周義雙宿雙飛,再也不理這朝堂紛爭.

得罪了沈貴妃無疑是將沈氏的人得罪乾淨了.沈梓荷倒是不害怕沈貴妃找自己的麻煩,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擔心的是沈貴妃會將之前說的話變成現實.

要麼臣服,要麼去死.

這句話,沈梓荷記憶猶新.

沈梓荷將披風攏了攏,朝著璽王府的門口走去.周義已經在璽王府呆了四天了,她派去的人一個個兒回來都說連璽王府的門都沒進,更別提將周義請回來.這樣的結果,沈梓荷並不意外.要麼,蒼璽與周義信不過她,因此這兩人謀劃什麼都不肯告訴自己;要麼,周義想要保護她,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往往最安全.

但今時不同往日,有些話必須要跟周義說明.

想著,沈梓荷來到了璽王府門口.沈梓荷咬了咬牙,下定決心上前敲門,開門的是璽王府的管家.

沈梓荷微微頷首,說道:"麻煩管家進去通報一聲,就說沈梓荷求見璽王爺."

管家有些為難,但還是跟沈梓荷說了實情:"王爺一早就交代了,四皇妃若來,閉門不見."管家說完看了看沈梓荷的臉色,放低了聲音,說道:"夫人您請回吧."

沈梓荷一聽這話,頓時沒了理智.莫非蒼璽真的與周則聯手將周義害了?

想到此,沈梓荷臉上慍色多了幾分,單掌推開管家,"休得攔我!"

守門的侍衛看到管家被沈梓荷推倒在地,趕緊上去扶,但來人是四皇妃,侍衛們縱然想攔也不敢出手.

侍衛頭子看到這種情況,趕緊命人向璽王爺彙報,自己則上前賠笑與她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