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禍引東宮(5)
g,更新快,無彈窗,!

周義與蒼璽再次談到深夜.掛著軟禁的名義,卻有這樣好的待遇,周義有點樂不思蜀了.

然而,蒼璽與周則的這一系類舉動讓周延,周信看著很是憋屈.先是被周義將了一軍,繼而被高宗削了兵權.眼下,探子來報,證實了蒼璽與周則已經抱成一團還軟禁了周義.這接二連三的壞消息讓人聽了委實窩火.

要不是周延做事穩重,攔著周信,恐怕他這三弟非得弄出什麼亂子來.今日退朝,沈貴妃能夠放心她家老三出來,多半也是因為有周延陪著.若非如此,沈貴妃真怕周信一個沖動之下,再次做了出閣的事情被高宗感到邊塞.

周延這一陪就陪到天黑.周義這一下午喝了不少悶酒,府里也沒個侍妾能伺候著,周延生怕周義酒後鬧事,干脆就住在了三皇子府.

周信對著批閱公文的周延十分無奈.他沒有周延那沉穩的性子,實在難以老老實實,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好好地看書寫字,批閱公文.

周信實在耐不住這房中的寂靜,將酒壇子朝桌子上一方,跳到周延面前,說道:"大哥你倒是說句話啊!"

周延將手里的毛筆放在硯台上,說道:"父君若非對你起了疑心,斷然不會收你兵權."

"這是我在沙場上拿命換來的,父君憑什麼說拿走就拿走!"周信雙手撐著桌子問道.

周延是知道自家兄弟做過什麼的,遂而毫不留情面的問道:"你的那些銀子,軍功如何來的,父君豈能不知道?"

周信的氣勢被周延的這一句話給壓了下去.他為了加官進爵的確謊報過軍功,也為了安撫將士,常常掠奪少數民族的財產.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還不是為了讓他們的母妃沈貴妃在後宮的路好走一些,還不是為了讓周延的仕途更加順暢一些?

周延察覺到了周信的反常,繼而語重心長的說道:"父君封我為王就證明這場立儲之爭,我已經出局.三弟若不想被那幾個人打的片甲不留,就忍耐些."

周信極其不喜歡"忍"這個字,因為忍字頭上一把刀!

"忍?難道看著周則與蒼璽聯手?"周信問道.

這句話倒是給周延提了個醒,周則與蒼璽聯手,那周義呢?

是真的被這兩個人擒獲,還是這一切都是一場苦肉計?

周延分不太清,但他想到了一個能夠幫他們的人--沈貴妃.

"我總覺得周義這件事情上有蹊蹺,必須得好好查查",周延說道.

周信聽來眼前一亮,即刻說道:"我現在就命人去查清楚."

其實,周信也知道蒼璽的話絕對不能全信,但事情有因才有果.畢竟無風不起浪,倘若周義真的被蒼璽軟禁在璽王府,只要能將他從璽王府里將周義解救出來,害怕周義認不清楚蒼璽的真面目?既然如此,何愁周義不會為他所用?

周信出了書房沒多久又回到了書房.周信自己也知道,自己時常做事無腦,倘若在這個節骨眼上再因為一時沖動而被高宗貶謫出金陵城就未免太得不償失了!

與其自己一個人到處亂跑惹出事端,還不如乖乖呆在周延身邊,讓他這位做大哥的約束著自己.

見周信推門而入,周延的目光沒從書卷上移開,但還是問道:"回來了?"

周信應了一聲,周延才將手中的書卷放下,問道:"事情安排下去了?"

周信點了點頭,"都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人,絕對信得過."

在周延眼中,信得過信不過倒還是其次.蒼璽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對付的人,他最怕的不是周信手下的人信不過而是蒼璽故意放出假消息.

"若是這消息是蒼璽故意放出來的,你的人能甄別嗎?"周延問道.

這一下將周信問的不知該如何回答,這一層他倒是沒有想到.沉默了許久,才問道:"那該如何?"

周延將桌子上的茶水端起來喝了一口,說道:"母妃有個侄女叫沈梓荷,你可記得?"

周信點了點頭,這個表妹他還是記憶深刻的.

能文能武,巾幗不讓須眉!

這是周信對她的第一印象.

"王兄為何突然提起這個丫頭?"周信問道.

周延歎了口氣,回複道:"梓荷現如今已經是四皇子妃了."

周信有點愣.沈梓荷這樣俠肝義膽的姑娘怎麼轉瞬就成為人婦了?

若是個能文善武的也就罷了,為何是周義?

但反過頭來一想,周信也就明白了.他與周延需要四皇子周義的支持,因此沈貴妃就將沈梓荷與周義撮合在了一起.至于真心這種東西,他的母妃素來不會過問!

"她婚後生活還好嗎?"周信沉默了良久,才將這句話問出了口.

盡管周延這段時間從未踏進四皇子府,但朝堂上,四爺周義寵妻是出了名的,想來沈梓荷不會過的太差,遂而說到:"梓荷與老四琴瑟和鳴."

周信聽到這話使勁兒扯了個微笑出來,努力的將原來的話題拉回來,"大哥有何打算?"

"以母妃的名義讓梓荷進宮,打探虛實."周延說道.

聞此一言,周信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沈梓荷的婚嫁就是一樁交易,結下的是沈氏與四皇子的情義,而這之間的犧牲品就是這個女孩兒和一段還未**的感情.

"聽大哥的",周信說道.

說這話,周信心中是存有私念的--他想再見一見沈梓荷,也想聽她親口說一聲她過得很好.

周延見周信如此反應,心頭也覺得一酸.沈梓荷與他們兄弟二人感情不錯,在周延看來,想沈梓荷性子這麼野的女孩甘願給他與周信墊腳石需要莫大的勇氣.

更何況,周信與沈梓荷的感情甚于自己與沈梓荷的感情.在周信看來,這個小丫頭,如同他的親生妹妹一般.為了儲位,將這樣一個小丫頭卷入一場是非爭斗,無論如何周信都是于心不忍.

"我去安排,明日讓梓荷在母妃宮里用午膳.屆時,我們下了早朝就去母妃宮里."周延說完後看著周信這副神情,還不忘叮囑一句:"切勿因小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