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禍引東宮(1)
g,更新快,無彈窗,!

傅鶯歌應允了周義的要求,任傅綽約如何阻攔,傅鶯歌還是將傅瓷送回了傅家,還留下了兩個教習禮儀的嬤嬤.

周義也沒敢耽擱,一路直奔璽王府.

蒼洱看見周義如此之快就回來了,以為傅瓷在宮里出了什麼意外,一刻都不敢耽誤的將周義帶到星月閣.

蒼璽看到周義,趕緊快步上前詢問傅瓷的情況.

先前,聲名赫赫的璽王爺,終日里一副天地萬物與我無干的樣子.眼下,卻為了一個小女子這般著急.

所謂軟肋,大抵如此是了.

周義看蒼璽這般著急的模樣,委實不敢與他再玩笑,說道:"王嫂無事,已經送回傅府."周義頓了頓,又說道:"周信回京了."

蒼璽聽到這話,面上不動聲色,手上捏著茶杯的力道頓時多了幾分,"母後肯讓瓷兒回來,是想讓你我保太子?"

聰明如他.

傅鶯歌的心思,在蒼璽眼中委實是雕蟲小技.不過放眼望去,周延有才卻小肚雞腸,實在沒有帝王風范.周信有勇,卻有勇無謀.若不是周義不慕廟堂,這儲位恐怕也輪不到周則.

"是",周義應道,繼而解釋道:"這不是一樁虧本的買賣.有母後在,太子不會輕易對你我動手.反倒是,太子一旦失勢,周延,周信定會對你我除之而後快."

周義這話不錯,但真正與周則聯手之前,蒼璽還打算再做一樁事情.

"蒼洱過來",蒼璽對著那邊的蒼洱喚道.

得了命令的蒼洱即刻走到蒼璽身邊,拱手一揖等待蒼璽的吩咐.

"把本王與太子聯手的事情在朝堂上散播出去."蒼璽說道,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就說四皇子已經被本王軟禁."

周義不解.這場不知勝負的戰爭還沒開始,蒼璽為何這麼草率的就站定了陣營.

眼瞧著蒼洱就要走出去,周義趕緊說道:"此事不妥."

蒼洱停下了腳步,看著蒼璽.蒼璽笑了笑,點點頭示意蒼洱繼續按照他的命令行事.

"周延與周信的敵人是太子不是我們.禍引東宮,再好不過."蒼璽解釋道.

周義此刻才明白了蒼璽意思.異姓王蒼璽無權爭儲,即便站定了位置,周延,周信兩兄弟面對勁敵,知道哪個該留哪個該殺.

但周義與他不同.周義身上流著的是周氏的血,有競爭儲位的資格,倘若周義同蒼璽一起站在周則這邊,那個周延與周信定會先拿周義開刀.

蒼璽這麼做,堪稱高明.

周義明白了蒼璽的意思後,問道:"王兄打算何時去見太子?"

蒼璽抿了口茶,淡淡的吐出兩個字:"不急."

周信回京,第一個坐不住的應該是周則.只要蒼洱一將消息散播出去,周則定會抓住時機主動向蒼璽示好.眼下,他們要做的就是靜心等待.

房間里安靜了片刻之後,蒼璽又忍不住問道:"瓷兒如何?"

周義就知道這人是個見色忘義的,幾句話都離不開傅瓷!

"你的心上人回了傅府,想來傅國公不會過分為難未來的王妃.畢竟,傅家的女兒都是他的賭注."周義回答道.

提到傅府,蒼璽面上一冷.傅騫對傅瓷下毒那樁事情,蒼璽在心里可是記得清楚.若不是這人對他還有用處,真想一刀給他個痛快.

"看樣子,本王還需拜訪一下傅國公."蒼璽說道.

說罷,蒼璽從櫃子里取出一件披風,朝身上一攏,說道:"這幾日你且留在璽王府,沈夫人那邊本王會派人通知."說完,不等周義回應,蒼璽就出了星月閣.

一盞茶的功夫,蒼璽的轎子來到了國公府門前.若不是不好違逆了承周王爺出行該有的儀仗,蒼璽真想輕功翻牆學一學戲本中男子越牆會心上人的橋段.

蒼璽被管家帶著來到了國公府的大堂.彼時,傅騫已經在門口恭候下了.不知為何,蒼璽看到傅騫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厭倦.

或是因為這人對朝堂本就沒什麼大貢獻還添居高位,或是因為這人對傅瓷的態度太過冷漠惹他厭煩.總之,在他看來,傅騫就是個人面獸心的昏官.若說這人最大的功勞,于他而言恐怕也就只有這些年將傅瓷養的還不錯,沒有過分虧待.

"璽王爺大將光臨,怎麼不讓人提前通報一聲,老臣也好有個准備."傅騫行禮說道.

蒼璽看了傅騫一眼,問道:"岳父大人要准備什麼?"

傅騫見來著不善,臉上又堆積了幾分笑意,說道:"自然是酒菜.王爺與阿瓷的婚事定下,整個國公府都跟著沾光啊!"

聽此一言,蒼璽輕蔑得到看了一眼傅騫:"哦?是嗎?"

傅騫趕緊點頭,繼而一個勁兒捧蒼璽.傅騫這種把戲為官的哪個不會?看慣了之後,這種雕蟲小技在蒼璽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見蒼璽不說話,傅騫趕緊說道:"王爺請上座,王爺請上座!"

蒼璽坐到正位上,傅騫趕緊命人上茶.管家端上來的是番邦進宮的雪頂寒翠.這樣好的茶,在四皇子府都少見,如今在國公府品道,可見傅騫是克扣了不少.

"本王如果沒記錯,這茶是邊塞才有的雪頂寒翠,國公果然得聖上賞識,本王在四皇子府里也沒品道這麼香醇的茶葉."蒼璽說道.

聽蒼璽這麼一說,傅騫有些不好意思了.這不是擺明了說他克扣番邦進貢嗎?

盡管如此,但傅騫面上依舊不動聲色,說道:"王爺說笑了,老臣不過是將這茶葉埋在地底下.因此喝著格外香醇罷了."

傅騫干笑了兩聲,蒼璽也附和著笑了兩聲.傅騫抿了口茶,問道:"王爺可知道三皇子回京了?"

蒼璽點了點頭,"知道."

聞此一言,傅騫問道:"那外界的傳言是真的?"

蒼璽笑了笑,"岳父大人是指哪一樁傳言?"

傅騫將聲音壓低了幾分,說道:"外界都說您將四殿下軟禁了,打算追隨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