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g,更新快,無彈窗,!

晌午從皇宮里來的轎子將傅瓷接進了宮.盡管心中百般不願,但這畢竟是皇後的懿旨,單憑著抗旨不尊這一條,就足夠傅綽約慫恿皇後來責罰自己了.

想到這兒,傅瓷乖乖的跟著宣旨太監進了宮.蒼璽約麼著時辰差不多了,也催促周義趕緊進宮.

周義拗不過蒼璽,還有那一地窖的桃花醉向他招手.周義一個沒忍住,就答應了蒼璽進宮做護花使者.

臨走之前,蒼璽千叮嚀萬囑咐,讓周義小心提防傅綽約.周義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蒼璽才肯放行.

好不容易進了宮,周義先去給高宗請了安,隨後朝著中宮的方向走去.

已經是深秋,樹葉已然落了一地.唯獨一處,還如春天一般生機勃勃.周義踱著步子,不知不覺就到了此處.

這兒是金陵城最暖和的一處,因為有個不大不小的溫泉在這兒,氣溫高,樹葉也就不容易枯敗.到了深冬,這里更是一處奇觀.

金陵本就在南方,相比于北方的嚴寒,這兒本就暖和些,再加上這兒地氣暖和,到了深冬也如同春天一般.諾大的金陵,也唯這一處,春意盎然!

在周義的記憶里,每到秋冬交際之地,這兒格外熱鬧.但這幾年,隨著皇子公主的逐漸長大,這兒也就鮮有人來玩耍.

周義不自覺的走到了這兒,每年秋冬他都喜歡來這兒看看.在此處,他認識了蒼璽,認識了傅綽約.盡管,腳下的這片地,在兒時常常被大皇子周延與三皇子周信霸占著.

"四弟好雅興",周義被這一句話打斷了回憶.

回頭望去,周義大吃一驚.

站在眼前的人身材魁梧,一身鎧甲護身,盡管皮膚曬得黝黑且粗粝,但一點兒也不影響此人的英姿颯爽.

這人,又多少年不見了?

周義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吃驚,但即刻就換上了平日里待人接物的那幅程式化的笑臉,說道:"三哥回來,怎麼也不跟兄弟幾個知會一聲."

其實周義不相信周信提前回來沒跟周延說過,恐怕不知道他已經回京的只有他跟蒼璽!

高宗給周義看過周信遞上來的奏折中,上面寫的清清楚楚,說周信在十月初八班師回朝.按照周信計算時間的能力,周義才不相信這誤差能有五天.

周信打量著周義,沒正面回答周義的問題,說道:"三弟聖賢之書讀得多,應該明白莫要覬覦不是你的東西."

周信這話說的含蓄,卻也十分明了.小時候,溫泉這方圓幾十米是周延與周信的.長大後,這皇位也不是他周義可以惦記的!

盡管周義對皇位沒意思,他這一生追求的不過是,一屋兩人,三餐四季.原本,他認為的那個能與他共度余生的人應該是傅綽約.雖說事與願違,但在與沈梓荷的逐漸接觸當中,周義覺得,這個人身上有值得他留戀的影子.

于他而言,皇位不過一座囚籠!

然而,卻又這麼多人擠破腦袋的為了一塊冷冰冰的金疙瘩爭斗.

盡管如此,但周義覺得在氣勢上不能輸給周信,遂而說到:"三皇兄可曾聽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周信原本就是想壓周義一頭,沒想到被周義反將了一軍.想著自己是個武將,說不過周義這樣的風流才子實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也就不再與他爭辯.但一想到,周義這話中含義,周信實在難以咽下這口惡氣,握了拳就向周義揮去.

還沒等周信的拳頭揮過來,周義主動往前走了一步.周信看著周義這反應,拳頭停在了半空.

"三皇兄心中若有氣,盡管動手."

周義這副唯恐周信不揍他的表情,讓周信看著心里窩火.

這是在皇宮,不是在邊塞.進了京畿,就得守規矩.這一點,周延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說過.

周信想著兄長的話,將拳頭收了回來,冷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周義在原地扯了扯嘴角,他這位三皇兄到底是長教訓了,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趕到邊關了.

周信走後,周義想著蒼璽交代下來的事情沒接著在溫泉逗留,趕緊去了中宮.

周義來到中宮,美曰其名說給皇後請安,遂由嬤嬤帶著去了正殿.正殿之中,傅鶯歌端在尊位上.

"兒臣給母後請安",周義跪地說道.

傅鶯歌笑了笑:"義兒難得來中宮,到母後身邊坐."

周義按照傅鶯歌的話坐到了傅鶯歌旁邊,時不時的往旁邊瞥幾眼.諾大的正殿,出了丫鬟,嬤嬤只有他跟皇後兩個人.

"義兒在找什麼?"傅鶯歌冷不丁的問道.

周義笑了笑,說道:"兒臣許久不見綽約,心里有些掛念."

"今日傅氏的三小姐傅瓷進了宮,綽約正陪著阿瓷在禦花園里賞景呢."傅鶯歌回應道.

皇後這話,在周義聽來有些勉強.已是深秋,禦花園百花凋謝,還有何景可賞?

見周義沒吭聲,傅鶯歌解釋道:"就是指給你璽王兄那位."

周義雖見過傅瓷,但傅鶯歌既然覺得自己與傅瓷沒有瓜葛,也就不必讓傅鶯歌知道他們原本認識.

"兒臣素問傅氏三小姐,有傾城傾國之姿,母後可否允許兒臣一睹芳容?"

傅鶯歌聽到這話,拉著周義的手笑著說,"阿瓷生的俊俏,卻也沒有外界傳的那麼神乎其神.再者說,選秀那日,義兒你與阿瓷見過面."

周義故作不知:"兒臣何時與三小姐見過?"

"那日被大殿下與璽兒同時看中的那位小姐就是本宮的三侄女傅瓷."

周義假意恍然大悟,撒嬌耍潑說道:"兒臣今日既然撞見了,母後總得讓兒臣見見新嫂才是!"

傅鶯歌心腸軟,被周義這麼一撒嬌也就只有點頭同意的份了.

"夭桃,讓公主帶著三小姐來中宮."傅鶯歌吩咐道.

見夭桃出了中宮,周義沖著傅鶯歌俏皮一笑,"兒臣謝母後成全."

傅鶯歌點了點周義,"你呀!"